杨小彦︱重建艺术家对社会的关怀

1 今天,如果有谁认为艺术家具有一种精神教化的特权,可能会让人笑话,艺术家自己也不太愿意承认。可人们大概没有忘记,当年一个“灵魂工程师”的叫法,着实让太多从事知识生产的人感到了兴奋。他们当中..
气动打标机 金属打标机 便携式打标机 网站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