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展览档案 > 策展档案 > 现场︱汉斯·哈克:万物互联

现场︱汉斯·哈克:万物互联

2020-01-19 11:56:44.805 来源: 术art 作者:程婷婷


▲“汉斯·哈克(Hans Haacke):万物互联”现场,2019年,纽约新博物馆

视频︱现场1

视频︱现场2

2.webp.jpg

▲“汉斯·哈克(Hans Haacke):万物互联”现场,2019年,纽约新博物馆

视频︱现场3

当电扇的风吹进轻盈的质料,白色的巨浪在气流的冲击下跳动的像细胞膜的表面。远处小山⼀样的草堆,在风源的操纵和悬浮织物的衬托下凸显着自然法则。材料的呼吸,柔性面的料,在敏感的空间里有机且和谐的演奏着,带有玻璃管和电极的变压器由风扇推动的小火焰形成⼀股强大的气流引起其他在场动作的共振, 整个面貌就像⼀个活的有机生命体不断地相互影响。

以上是新美术馆当前展示的汉斯·哈克(Hans Haacke)30年来首个美国大型博物馆展览。这次展览对艺术家整个职业生涯中的三十多件作品进行了深度探讨,包括从20世纪60年代的涉及到物理和生物系统的动能作品,环境雕塑作品,以及后来对社会和艺术机制的审问或反种族隔离主义,呼吁关注法西斯主义和民族主义的作品。所有都是艺术家围绕艺术系统美学进行的反思和讨论,体现了他在“艺术系统”理论方面的实践和概念上的连续性。

01 摇摆的风水电雕塑

在谈论艺术与自然时,我们通常会想到极少主义或大地艺术.它们通常关注于媒材的“物质” 或概念本身与环境的关系。汉斯哈克则考虑材质(或现成品)潜在的力量和系统模式。哈克提到 “雕塑应该具备物理上的反应,其环境不能再被视为⼀个对象。它的外部因素的范围,以及它自身的作用半径,都超出了它实际占有的空间。因此,它与环境融合在⼀种关系中,这种关系被更好地理解为相互依赖过程的系统” 。哈克试图让物质经历其对其环境的反应,制造⼀些不确定的,变化的,不稳定的,或形式上无法精确的东西。他试图做⼀些时空里的东西.让旁观者体验时间。正如我们似乎习惯于观察自然现象的格式塔,以至于忽略了形成格式塔的规律。

6.webp.jpg

▲“汉斯·哈克(Hans Haacke):万物互联”现场,2019年,纽约新博物馆

▲1970年,浮冰环,丙烯酸塑料、制冷机组、水和电气

9.webp.jpg

▲短暂的作品,1967-1972,摄影复制文件的选定短暂的项目

由于对物理系统,生物生长和随机运动的兴趣,艺术家把风、水、冰,电等能量理解为⼀个具有隐喻意义的交互物理系统,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哈克就采用了⼀种方法,从分散的物体的结构到建筑和环境系统。评论家经常将其归类在“国际运动艺术”中。然而,哈克发现了“系统美学”理论是⼀种与更大的世界相互联系的动态概念,这⼀理论由杰克·伯纳姆(Jack Burnham)在视觉艺术中首先提出,这个概念是受控制论和系统理论影响的艺术,它反映了艺术世界本身的自然系统,社会系统和社会标志。这个概念在自然科学中的最初使用并对于理解物理上相互依赖的过程是有价值的。它解释了不断变化、循环和平衡的现象。因此,有充分的理由将“系统”⼀词保留给某些非静态的“雕塑”,因为只有在这类雕塑中才会发生能量、材料或信息的转移。

▲“汉斯·哈克(Hans Haacke):万物互联”现场,2019年,纽约新博物馆

▲阔白流,1967/2008,电扇和白色丝绸

▲“汉斯·哈克(Hans Haacke):万物互联”现场,2019年,纽约新博物馆

“草生长”是由⼀个锥形的土壤草堆组成的作品,“草”这⼀媒介从户外被转移到展厅内,随着草丛的不断生长,生物体被高度概念化了。不难联想起罗伯特·史密森(Robert Smithson)螺旋形防护堤和理查德·朗(Richard Long)关于泥土的作品。草生长作品的早期版本是为1967年麻省理工学院的个展制作的。此次展出的圆锥形的版本最早是在康奈尔大学安德鲁·迪克森·怀特艺术博物馆的“地球艺术”展览中展出的,这⼀作品对于哈克于2000年在柏林国会大厦中的DerBevölkerung (人口)的作品起着重要作用,这证明他从未放弃用同⼀种分析方法来进行另⼀种制度的批评。事物之间的物理规律,是艺术,财富或权力生产等所固有共性。

▲“汉斯·哈克(Hans Haacke):万物互联”现场,2019年,纽约新博物馆

《冷凝立方体》是⼀个透明的丙烯酸盒子,里面装有几英寸的水,通过密封容器内部的水而使其蒸发,⼀层薄薄的水滴开始在内壁上形成。液滴以小时为单位生长。水滴的生长速度取决于入射光的强度。尽管哈克的立方体会让人联想起贾得或莫里斯等的极简主义作品。行为艺术家克里斯·伯登也曾把自己长时间地关在⼀个像盒子⼀样的空间里。就此而言,哈克利用了水循环这⼀原理,将静态的物体赋予了动态的能量。以恒定的蒸发,沉淀和冷凝变化等概念说明了在形式上存在⼀种语境,在这个语境中“盒子”可以被视为艺术。艺术家指出:“这些条件可与活体有机体相媲美,活体有机体对其周围环境具有灵活的反应。凝结无法精确预测。它的变化是自由的。我喜欢这种自由”。将汉斯哈克相比于某些极简主义而言,两者都把自然作为动力的来源,极简主义更倾向于媒介的物质性而哈克则是倾向事物变化过程,“变化”这个概念是他的思想核心,这更倾向于某种实证主义科学,但又是诗意的,体现了零集团艺术的美学特征。

19.webp.jpg

▲a8 - 61, 1961. a7 - 61, 1961硬纸板上的反光箔

作品a8 - 61, a7 - 61, 是弧面的硬纸板上的反光箔,尽管形式上仍有极少主义的影子,但极少主义更关注材质的物质性或者概念的简洁性,哈克的作品则是展现了变化这⼀概念的镜像性。对于这⼀点他说到:“从⼀开始,变化的概念就⼀直是我工作的理论基础······绝对没有静止的东西……没有什么不会改变或不会引发真正的改变。事物是无生气的,静止的,不可移动的,但状态是⼀种幻觉,⼀种政治上危险的幻觉。”

到20世纪60年代末,Haacke已经扩大了他在博物馆或画廊之外的框架。他开始收集各种的人口信息和政治观点,并用展览, 地图, 图表可视化这些数据。这也标志着哈克从自然现象分析到描述复杂的社会系统的转变。

02 揭露权利价值体系:作为政治武器的雕塑

汉斯哈克最初作为⼀名雕刻家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用绘画,装置和摄影为主要媒介探索了社会,政治,权力,金钱,商业等体系,以及涉及艺术本身的复杂而有争议的制度批判,从他早期的生态实验开始到创造了⼀些涉及博物馆和画廊之间的流通体系的作品,60年代,他探索了艺术系统的结构以及艺术与生产,流通之间的关系揭示了⼀些尴尬的经济事实,他不断的挑战艺术家、机构和观众,并从政治和社会学角度对其进行了分析。他认为艺术是与更大的世间万物相互联系的动态概念。

▲常逛画廊的人群简介,第二部分,1969- 1967,732张黑白照片和190张打字卡片

25.webp1.jpg

▲画廊常客的出生地和住所简介,第⼀部分,1969,

画廊常客的住所简介,第二部分,1969-71

732张黑白照片和190张打字卡片

哈克在过去50年中进行的激进且超现实甚至令人极度尴尬的调查。他毫不犹豫的触及敏感话题并用摄影建立档案来实践和证明。例如 “格勒里的居民简介”这些照片反映了附近画廊的艺术生态各阶层的经济和社会结构。——艺术界显然被社会中高收入阶层所主导。比起风水电的雕塑,这些作品则体现了布尔迪厄式的社会学文本如何帮助他在文化社会学的大背景下理解事物。在过去,雕塑或绘画只有在观赏者的审美共鸣下才有意义。但哈克则为观看者释放出⼀个主观投射的鸿沟。

▲“汉斯·哈克(Hans Haacke):万物互联”现场,2019年,纽约新博物馆


“经验告诉我们,永远不应该把政治交给政治家。除了这会给我们带来麻烦之外,这种退位也会与人们普遍持有的民主观念相冲突。但这也会对艺术造成危险。为了艺术而将社会世界拒之门外,会使之沦为⼀种自我消费的艺术。” 

——汉斯哈克

“汉斯·哈克(Hans Haacke):万物互联”现场,2019年,纽约新博物馆

“汉斯·哈克(Hans Haacke):万物互联”现场,2019年,纽约新博物馆

《 A Breed Apart(1978)》,该系列以广告的形式复制了当时英国汽车品牌路虎的豪华杂志图片(路虎的分公司伊兰得(Leyland)是南非的汽车供应商)以及南非国家暴力的黑白照片。重点介绍了该公司协助政府种族隔离的政策。残酷的“现实”与充满魅力的广告的对比,勾勒出英国列伊兰德(Leyland)参与南非种族隔离制度的双重标准,哈克指控该公司通过向南非出售警察和军用车辆来支持种族隔离政权。自1960年代中期以来,哈克坚定不移的创作了有争议的著作,揭示了权力系统的矛盾。艺术家通过打破壁垒与主流意识形态背道而驰,为艺术的这个僻静而神圣的领域注入了来自世界各地肮脏力量。

1112.jpg


▲向Marcel Broodthaers致敬,1982年布面油画,镀金画框,青铜牌匾,立柱,红丝绒绳,照明灯,红地毯

到1970年代末,哈克的作品变得更具侵略性寓意性。在第7届卡塞尔文献展上展出的作品《油画,向马塞尔·布鲁德萨尔斯致敬》(Olgemalde ,Hommage a Marcel Broodthaers )中艺术家仅仅是将绘画作为⼀种历史性的官方表现媒介。在美国总统里根的油画肖像的对面是在波恩抗议里根游说部署美国导弹的人群的大规模图像。开幕前⼀周(第7届卡塞尔文献展1982年6⽉),里根总统出席了北约波恩会议, 他的访问遭遇了反对核武器的大规模示威活动,这是自二战以来德国规模最大的示威活动。艺术家拍了⼀张集会的照片。波恩集会两天后,⼀场破纪录的反核游行,50多万人参加,蜿蜒穿过纽约的街道到达中央公园。由于缓和了美苏之间的紧张关系,两国于1987年签署了⼀项协议,消除了两国在欧洲领土上部署的所有中程核导弹。

▲“汉斯·哈克(Hans Haacke):万物互联”现场,2019年,纽约新博物馆

1998年春季,经过德国联邦议院委托了作品“ DerBevölkerung”(致人口),汉斯·哈克于2000年在德国议会大楼的北翼种植的花园。为抵制1916年德国国会大厦外墙铭文-“ Dem Deutschen Volke”或“ To the German People”。尽管两个德语表达通常用相同的“人民”⼀词翻译,但德语单词Volk的含义与Bevölkerung 单词的含义截然不同。纳粹以多种形式赞成Volk⼀词,以强调其公开的民族主义和排他性的德国身份概念。作品由⼀个装满砾石和泥土的容器组成,白色的霓虹灯从中心向外发出“ DerBevölkerung”的铭⽂。艺术家提出了人与人口之间意义上的差异,人口⼀词包括居住在⼀个国家中的所有人口。该作品收到布莱希特等启发,暗示法律应服务于该国的每个人。关于哈克草案中还包括⼀项提议,即要求每个德国联邦议院议员从他们的选举区引进⼟壤并将其散布在霓虹灯的周围。这些植物随机着陆自然生长。到2006年夏天,大约有250名议员参与,所有的贡献土壤的议员的信息和土壤照片都被记录并展出,这也是⼀场对平等的概念的仪式。

▲Seurat的《Les Poseuses》(小本),1888-1975年,1975年

哈克最吸引人的作品之⼀是Seurat的“ Les Poseuses”。该作品使用几张印刷纸和⼀张翻拍的修拉的作品和修拉传记概述了艺术品所有权的变化数据。揭示了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末的艺术搜藏和经济变化的历史及其间存在的暴力问题,哈克⼀直致力于探讨艺术与它的生产、流通和展示系统之间的关系。他仿照艺术史学家追踪或鉴定艺术作品的习惯,微妙的模仿,巧妙的使用引语,颇具苦涩的讽刺意味,这也许是他对概念艺术的⼀种戏仿。

▲“汉斯·哈克(Hans Haacke):万物互联”现场,2019年,纽约新博物馆

哈克气势宏伟的青铜雕塑“礼物马”(Gift Horse)(2014年)是为伦敦第四基座计划制作的马骨架雕塑,蝴蝶结中嵌入的LED灯实时播放股票代码。该项目是邀请艺术家填补特拉法加广场(Trafalgar Square)的空置空间,该空间最初是为威廉四世国王(1865-1837年)的马术纪念碑而设计的。由于缺乏资金,这座纪念碑的基地被空了。自1999年以来,它⼀直以当代艺术家的临时装置为特色。哈克从英国马画家乔治·斯塔布斯(George Stubbs,1724-1806年)的雕刻作品中汲取了灵感,创造了⼀座巨大的青铜马骨架,嫁接了过去的军事力量和现在的财务状况。不可避免地将艺术与金融联系在⼀起并揭示了全球资本主义,从而显示了其概念的批判性和复杂性。

▲“汉斯·哈克(Hans Haacke):万物互联”现场,2019年,纽约新博物馆

汉斯·哈克不仅提出了“艺术系统”作为概念的政治策略。同时也在政策和制度上挑战博物馆或美术馆的系统,揭示了机构的侵略性和保守主义资本家赞助的虚伪。在以上谈到的《Gallery-Goers的出生地和居住地概况》(1969-70年)深化的基础上,在作品Shapolsky(1971)中进⼀步采用了这种方法,他绘制出多产的房地产投资者哈里·沙波尔斯基(Harry J. Shapolsky)的房地产资产,包括140多幅建筑物的照片和影印文件。以及建筑物的地址,区块和批号和建筑物类型。所有这些都被并排显示,类似于汉娜·达博芬的作品。当哈克拒绝自我审查时,博物馆馆长托马斯·梅塞尔(Thomas Messer)解雇了该展览的策展⼈爱德华·弗莱,并取消了展览。尽管谣言表明,Shapolsky与古根海姆的⼀位董事会成员有关。梅塞尔在⼀次报纸采访中同样为自己辩护:“我全都是为了揭露贫民窟,但我不认为博物馆是适当的地方。” 哈克在接下来的12年中没有在美国博物馆出售或展示他的作品,但如此结果却巩固了哈克作为挑衅者艺术家的地位。哈克提到“对我们来说,很明显,博物馆和其他机构,在所谓的艺术世界中,实际上,是由经常玩游戏的⼈统治的,在城市乃至整个国家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他仍然对售出的艺术品保持部分所有权,从而⼀定程度地控制艺术市场对他的抗议的接受度。作为⼀名教师和作家,哈克的影响力不仅在于他创作的作品,而且在于其对于后代艺术家的影响。哈克无所畏惧和拒绝因机构压力而屈服的精神,⼀直持续到今天。虽然上级对艺术机构的重视使他们颇具进步色彩;这也意味着使机构倾向于中和,如今像哈克这样的艺术家也使他们对艺术批评持开放态度;应该尝试更多的制造这种矛盾,以便推动艺术机制向着良性的方向上前进。

▲“汉斯·哈克(Hans Haacke):万物互联”现场,2019年,纽约新博物馆


▲“汉斯·哈克(Hans Haacke):万物互联”现场,2019年,纽约新博物馆

HANS HAACKE: ALL CONNECTED 

汉斯·哈克:万物互联

时间:2019年10月24日-2020年1月26日

地址:美国纽约新美术馆(New Museum )


关于艺术家

汉斯·哈克(Hans Haacke)于1936年出生于德国科隆,⾃1965年以来⼀直在纽约生活和工作。麻省理工学院麻省理工学院视觉艺术中心名单(2011,1967); X倡议,纽约(2009年);维也纳Generali基金会(2001);蛇形画廊,伦敦(2001年);鹿特丹Boijmans Van Beuningen博物馆(1996年);巴塞罗那基金会安东尼奥·塔佩斯(1995);巴黎蓬皮杜中心(1989);泰特·伦敦(1984);芝加哥复兴协会(1979);Steindijk Van Abbemuseum,埃因霍温(1979);英国牛津现代艺术(1978);以及法兰克福艺术学院(Frankfurter Kunstverein),法兰克福(1976)等。他最后⼀次在美国的大型测量展览是在1986年在新博物馆举行的。他参加了国际展览,包括卡塞尔文献展(2017,1997,1987,1982,1972);里昂双年展(2017);威尼斯双年展(2015,2009,1993,1976);利物浦双年展(2014); 《国际商业双年展》(2013年);沙迦双年展(2011);光州双年展(2008);纽约惠特尼双年展(2000); Skulptur ProjekteMünster(1997,1987);约翰内斯堡双年展(1997);悉尼双年展(1990,1984);圣保罗双年展(1985);和东京双年展(1970)。1993年,他在威尼斯双年展上赢得了著名的金狮奖(与白南准合照)。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立场和价值判断。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