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个案+新青年 > 个案 > 陈宇飞︱从美术馆到剧场

陈宇飞︱从美术馆到剧场

2020-08-13 08:06:24.83 来源: 方盒剧社 作者:陈宇飞



▲陈宇飞和作品2013年在55届威尼斯双年展平行展“未曾呈现的声音”

文/陈宇飞

我原先的工作线索基本上是沿着这样的一条轨迹运行:

在工作室里生产作品,被某些画廊主或策展人选中在画廊或美术馆展示。

随后,工作方式延展到公共环境下进行身体表达或现场创作。

▲ 行为作品《我的2013年》在2012年广州现场

参加了国内和国际的一些行为艺术节

▲ 陈宇飞作品《不可消化》现场行为艺术8-国际行为艺术节, 哥德堡,瑞典 2013年

▲ 陈宇飞作品《闻香路》 Infr’行为艺术威尼斯2013年


又于2016年和2017年分别在合肥大地美术馆和重庆原美术馆,借用戏剧构架在美术馆实现了剧场行为。

5.webp (1).jpg

▲ 《陈宇飞—跨媒介艺术行为装置实验剧场》,合肥大地美术馆,2016年,摄影师王辉

6.webp (1).jpg

▲ 陈宇飞《到底发生了什么》,重庆原美术馆,2017年,摄影师王华伟

2020年7月计划在合肥的狭剧场呈现我的新作品“临时演员”。

对剧场的向往源自我少年的成长环境,得益于父亲是省艺校老师,我的家就住在学校,在那里,我从小就生活在艺术的土壤里,隔壁邻居不是导演;就是歌唱家;要么就是表演艺术家或画家。

7.webp (1).jpg

▲ 省艺校老校区照片,图片来源于网络

8.webp (1).jpg

▲ 著名表演艺术家,徽剧传人:李龙斌老师

虽然我父亲引导我走向了造型艺术领域,但孩时留下烙印无法抹去,练功房和小剧场成为了艺校里最瞩目的景观,剧场里的舞台成为我儿时最喜欢玩耍的地方之一,那些舞台道具和戏剧服装很吸引我,可以把我带入对远古或异国的想象。

9.webp (1).jpg

9.webp (2).jpg

▲ 陈宇飞作品《Lost》济州国际实验艺术节, 济州岛,韩国 2014年

而在剧场表演的演员更使我羡慕,他们像神一般异于日常,不管他们平时多么平淡艰辛,一旦在舞台上作为主角亮相的那一刻,仿佛就被人捧上了天。当然,这种对剧场的认知是在电视和互联网还未普及之前产生的。

 10.webp (1).jpg

▲ 陈宇飞作品《见于未见》 “滚动中的雪球·南京—国际当代艺术展”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  2018年

2017年在重庆原美术馆表演我的作品《到底发生了什么?》,期间,有一日,我和戏剧人龙准访问了303艺术剧场,感慨良多,很希望我们生活的城市也能有类似这样的空间来支持在地的原创剧场作品,也可以邀请外来的优秀剧目。没有料想到,经过鲍亮和龙准的努力,2019年5月,狭剧场奇迹般地在合肥诞生了,一年来,不间断地推出着新的剧场作品。

11.webp (1).jpg

▲ 重庆303艺术中心,龙准拍摄

12.webp (1).jpg

▲ 狭剧场,摄影师磐石

13.webp (1).jpg

▲ 狭剧场,摄影师朱雨浓

14.webp (1).jpg

▲ 狭剧场排练厅,摄影师朱雨浓


剧场实践改变了我原有的思维模式和工作模式,剧场有着自身的规定性。

当你企图把剧场作品之外的工作经验和想象力带入到这里面来时,既是一种冒险;也有可能给这个系统带来新的改变;这种状态好像是我的几个不同的工作方向的汇合处,它要求你必须控制和分配好你的能量,切勿在某个部分用力过猛,而在另一个部分苍白乏味,涉及到总体意识和艺术管理。 

15.jpg

▲ 2016年《陈宇飞——跨媒介艺术行为装置实验剧场》大地美术馆,拍摄:龙准 

16.webp.jpg

▲ 陈宇飞作品《不可靠数据》UP-ON向上艺术节 -44 2017

迄今为止,我仍然喜欢剧场里特有的气息,表演者与观看者之间的关系,在特定的剧场时间里,黑匣子剧场短暂中断了与外部真实世界的链接。如果形容说在美术馆观展犹如在公园漫步的话,那么来到剧场便是一种约定,一次人与人的相遇,一段共同度过的时间……

17.jpg

▲ 《陈宇飞—跨媒介艺术行为装置实验剧场》大地美术馆,2016年,摄影师王辉


注:文中部分照片来源于艺术节摄影师团队,具体名字不详,如有错误之处,请后台联系。

18.jpg

▲ 陈宇飞在狹剧场的自拍照

陈宇飞,1962年8月生于合肥

任教于合肥工业大学建筑与艺术学院

就读于安徽师范大学和德国布伦瑞克造型艺术学院 

实践领域涉及绘画、装置、影像、现场创作、剧场表演、写作、艺术项目

在中国、美国、德国、加拿大、意大利、瑞典、英国、澳大利亚、日本、韩国等地区举办过个展或参加过群展 

作品和事迹被《中国当代美术史》、《中国现代艺术史》、《85美术运动》等学术著作记载 

作品被壹art 艺术机构、上海美术馆、今日美术馆、南京南视美术馆、西班牙国际文化艺术基金会、香港中国当代艺术博物馆、河南省美术馆、苏州本色美术馆、希腊Copelouzos家族美术馆等公共收藏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立场和价值判断。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