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美术馆 > 用5年时光,打造一片隐于都市的艺术湿地

用5年时光,打造一片隐于都市的艺术湿地

2019-09-22 18:22:09 来源: 艺术商业 作者:凡琳


在白立方之外,还有多少可能?红砖美术馆用五年的时间进行了一场自然与艺术共融的实践。在这里,具有东方当代美学意象的建筑,与自然生态和艺术一起,形成一片隐于国际大都市的艺术湿地。 

 ▲ 夜晚的红砖院子

曾在一次活动中夜游红砖美术馆,傍晚的红砖院子显得十分的静谧与惬意。红色砖墙与攀爬的绿色植物形成鲜明的对比,光影丰富的园林空间隔断出空灵的东方意境,相比外界的纷纷扰扰,此处就像是一个自在而纯粹的精神空间。

如果你是忠实的艺术爱好者,还可以在红砖院子中寻觅当代艺术的踪迹,譬如美国著名艺术家丹·格雷厄姆用金属、镜子和双向镜创作的户外“馆”。双向镜所产生的映射作用使我们可以看到红色砖墙的院子是如何随着行动的转移而移步换景的。

   

 ▲ 丹·格雷厄姆《冲孔钢板分隔的双向镜圆柱》

红砖美术馆馆藏

2011-2012

步入到红砖院子的园林区域,会发现一个巨型的涂鸦石雕。它是日本艺术家加藤泉在红砖驻地期间创作的两件石雕。加藤泉因地取材,拾取北京郊区的石材不经雕琢改造,直接以颜料进行绘制,既保留了物料的天然美感,又与东方美学的“现成品(Found Object)”概念相呼应。

 ▲ 加藤泉位于红砖园林中的作品

如果不加以细致的探索,则有可能忽略红砖院子中最重要的一件藏品——《盲亭》,《盲亭》由两个钢铁同心框架构造,镶嵌有棱角的透明玻璃和黑色玻璃。

作品周边的环境都由艺术家埃利亚松亲自挑选,每个季节的颜色与作品中所蕴含的时间概念形成有机的对话。

 

 

 ▲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盲亭》

红砖美术馆馆藏

2003

也许,红砖美术馆最初让人知道是因为它“网红美术馆”的名气,是它风格鲜明的建筑外观,但是走进它,会发现它更是一个自然、建筑与艺术融合的共同体。

▲ 红砖美术馆一景

而这也与红砖美术馆馆长闫士杰所提出的“艺术湿地”理念相契合。

在他看来,目前国际大都市更多呈现的是白盒子式的展览,很难有大型的艺术装置,但是红砖美术馆却一直在尝试打破白立方的界限,并引导大众在生态环境中与艺术作品产生对话。

▲ 红砖美术馆

“我们身处在一个网络时代,面对着过剩的信息,大众都希望在城市中找到一块能够放松自我、经验历史的自然环境,这里有风,有雨,有阳光,还有植物生态和艺术,我们在不断探索如何构建出一片隐于国际大都市的艺术湿地。”闫士杰说道。

面向未来的美术馆馆藏

 

2012年,由中国建筑师董豫赣设计的红砖美术馆建成;2014年,红砖美术馆正式开馆;2019年,也是红砖美术馆落成的第五年。在这五年中,红砖美术馆推出了多场重要的大型展览:

 

譬如世界知名艺术家埃利亚松的个展,在他精心营造的光轮下,观众可以进行一次冥想和放空;

▲ 红砖美术馆与北京现代舞团推出的舞蹈项目

 《形隐·不离》于埃利亚松的作品前

“仪礼·兆与易”观照亚洲的文化、哲学、政治与社会现实;

 ▲ “仪礼·兆与易”展览开幕现场

2019年,红砖美术馆还将享有国际盛誉的法国“杜尚奖”通过展览的形式全面介绍给中国观众。

▲ 乌拉·冯·勃兰登堡《二乘七 之二》,2018  

  “沿着本没有的路前行-14位杜尚奖艺术家展”展览现场

这些大型国际巡展,不仅丰富了大众对于艺术的认知,也从不同视角建构起观众对当代艺术多维度的思考。

为了纪念红砖美术馆走过的五年历程,美术馆近期推出了五周年馆藏展“千手观音”,展览题目《千手观音》意指红砖美术馆首件馆藏。

     

▲ 《千手观音》黄永砯,1997-2012

  红砖美术馆“千手观音”展览现场

这件高达十八米的作品来自艺术家黄永砅,他将观音的1000只手臂嫁接在马塞尔·杜尚作品《瓶架》的意象之上,佛手或拿或托着各种法器、动物、植物、日用品、废弃物,可谓包罗万象,呈现出对当代世界多元、复杂文化语境的审视及思辨,记录着当代艺术的时空坐标。

 ▲ 《千手观音》黄永砅,1997-2012

红砖美术馆“千手观音”展览现场

除了这件代表性的馆藏,观众亦可以通过埃利亚松、丹·格雷厄姆、何子彦、黄孙权、黄永砅、加藤泉、安德里亚斯·穆埃、劳拉·普罗沃斯特、邱志杰、安德烈斯·塞拉诺、沈远、里克力·提拉瓦尼、吴山专&英格-斯瓦拉·托斯朵蒂尔、温普林、肖鲁、邢丹文17位艺术家的作品重温美术馆五年以来的收藏历程。

▲ 《无题2010(北京国贸三期;上海环球金融中心)》里克力·提拉瓦尼,2010

红砖美术馆“千手观音”展览现场

 

  ▲ 《梁》吴山专 & 英格-斯瓦拉·托斯朵蒂尔,2017

  红砖美术馆“千手观音”展览现场

需要特别强调的是,美术馆的收藏展并非寻常意义上的私人收藏展,它在收藏的倾向和目的上都会有所不同。

红砖美术馆的馆长闫士杰指出,美术馆的馆藏不应该考虑它的增值、价值,交易与变现,而是应该侧重于学术研究,关注收藏的长久性。“美术馆的馆藏是给未来工作的,这才是一个美术馆未来的生命力。”

 

▲ 《基督受难之二》(“沉浸”系列)安德烈斯·塞拉诺,1987

 红砖美术馆“千手观音”展览现场

 

▲ 《尽其所有》劳拉·普罗沃斯特,2015

  红砖美术馆“千手观音”展览现场

除了一层展厅鲜活而生动的馆藏作品外,此次展览在展厅二楼特别设立馆藏文献图书区、公众借阅体验区及丹·格雷厄姆作品《精选辑》试听区。

▲ 文献图书区

▲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手稿,2018

红砖美术馆文献图书区

五年的时间对于一个美术馆的历史来说,可能尚浅,但是对于发展本身就薄弱的中国民营美术馆来说,可谓是浓墨重彩的一笔。在这五年中,红砖美术馆对实践进行总结,并形成了“收藏即传承、共享即教育”的价值理念。

▲红砖美术馆馆长闫士杰先生与夫人曹梅女士

 摄影:邢宇

在闫士杰看来,一个美术馆承担着最重要的使命就是教育,即如何把收藏与大众进行分享,未来的红砖美术馆所要做的不光是如何呈现艺术,还面临如何梳理中国当代艺术的线索。而这也是红砖美术馆成立艺术文献中心,并加强档案研究的初衷。

 

 ▲《声音银河》奥拉维尔·埃利亚松,2012

 

红砖美术馆“千手观音”展览现场

▲ 《明日共鸣器》奥拉维尔·埃利亚松,2018

 

 红砖美术馆“千手观音”展览现场

“5G时代会到来,也许还会有6G时代,未来当代艺术作品的形态、馆藏的形态,包括向公众展示的形态,我们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如何去适应未来这是红砖美术馆目前关键的话题”闫士杰说道。

 

 

千手观音 

展览时间:2019年7月19日-10月13日

展览地点:北京红砖美术馆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立场和价值判断。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