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美术馆 > 专访︱张宝全、高鹏、张然,谈今日美术馆“换帅”

专访︱张宝全、高鹏、张然,谈今日美术馆“换帅”

2020-03-20 11:18:55.977 来源: 今日美术馆、ArtAlpha艺术阿尔法、凤凰艺术 作者:


 ▲ 今日美术馆外景

张然新任今日美术馆馆长,前馆长高鹏受聘“荣誉馆长”

2020年3月20日,今日美术馆理事会发布馆长任命公告,任命张然担任馆长一职,前馆长高鹏先生卸任后,受聘为今日美术馆“荣誉馆长”。作为中国第一家民营非企业公益性当代美术馆,由知名企业家、今日美术馆理事长张宝全先生创办的今日美术馆,建馆十八年来历经几任馆长,稳健经营,不断发展。这次新老馆长交替,是今日美术馆承前启后、持续发展的重要里程碑之一。理事会认为,张然的国际化视野和经验、与中国和国际艺术界的广泛联系和网络资源,以及工作热情和创新能力,将给这家传奇的民营美术馆注入新的活力。 

▲今日美术馆新任馆长张然

张然女士此前曾任全球最大的艺术品线上平台artnet亚洲区总监兼artnet新闻中文网出版人。在artnet任职期间,张然组建并带领团队开辟了大中华区及亚洲市场,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尤其在提供数据服务、提高市场透明度的公平性以及搭建中国与国际艺术行业沟通桥梁等方面做出了贡献。近十年来,张然致力于推动市场的交流与分享,参与组织策划了数个重要国际论坛和艺术大奖,并作为嘉宾和主持活跃在各种峰会和学术论坛。张然出生于北京,在美国塔夫茨大学(Tufts University)取得艺术史和经济学学士学位后,于美国杜克大学商学院(Duke University, Fuqua School of Business)获得管理学硕士学位。张然也是纽约艺术基金会(NYFA)亚洲专家组成员和Recharge基金会的顾问委员会成员、保时捷“青年艺术家年度评选”、三影堂十周年摄影青年奖和Power 100艺术权利榜的评委,还担任中央美术学院的客座讲师。

3333_1.jpg

▲今日美术馆前馆长高鹏

今日美术馆理事会为感谢高鹏十年来为美术馆做出的杰出贡献,特意首次颁发“今日美术馆杰出馆长”奖。理事会表示:“高鹏先生任内为今日美术馆的发展做出的卓越贡献有目共睹,今日美术馆理事会及全体成员非常敬佩他近十年来的专业精神及责任感。高鹏于2011年加入今日美术馆后,先后担任副馆长,执行馆长,馆长,今典艺术产业集团总裁等相关职务。近十年来,他带领团队不断创新发展,取得各方面的高度认可和赞誉。理事会尊重高鹏的个人选择,并祝福高鹏在之后个人事业的发展中取得更大的成绩。”

高鹏表示:“2020是我步入今日美术馆的第十年,希望暂停一下日常繁忙的脚步,开启人生的下一段旅程。在任期带领今日美术馆及相关文化公司不断创新发展,和今日美术馆的团队一同为美术馆事业努力,我倍感荣幸和骄傲。感谢理事会一直以来的信任与支持,感谢赞助商、合作方、艺术家、业内同仁对我的支持与帮助,感谢今日美术馆全体同仁。我会怀念和美术馆同事们相处的日子,真心的祝福你们每一个人。相信今日美术馆的团队在新任馆长张然的领导下,未来一定会取得更大的成绩。”

640.webp.jpg

▲2017年7月15日,“.zip未来的狂想︱小米∙今日未来馆”在今日美术馆1号馆隆重开幕。“今日未来馆”概念由今日美术馆于2015年推出,旨在探讨美术馆最具先锋、最具未来性的空间概念,是对实体美术馆、虚拟现实以及对未来艺术形式的实验性讨论。高鹏在现场为来宾讲解。 

▲2019年12月12日,高鹏为《第四届今日文献展——缝合》导览,这是高鹏任今日美术馆馆长期间负责的最后一个展览

关于未来的发展方向,高鹏对媒体表示这次疫情的爆发让他思考了很多,他选择休息一段时间,将来的具体安排,待有确切消息后会通知大家。

新任馆长张然表示,“经营美术馆向来都是一个艰巨的挑战——在当前的经济形势和市场环境下更是如此。今日美术馆近二十年积累的运营经验、团队能力和组织文化为进一步发展提升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无论外部环境如何变化,文化的进步、艺术的发展、生活方式的改变是永恒的。中国民营美术馆的历史很短,要做且能做的事很多,未来发展的空间很大。坚信这些,扎扎实实地去做就一定有意义。”

关于今日美术馆

北京今日美术馆——中国第一家民营非企业公益性当代美术馆,成立于2002年, 于2006年7月,成功转型为真正意义上的非盈利机构。北京今日美术馆积极探索中国民营美术馆的可持续发展之路,尝试建立融资结构合理、系统完备的美术馆体系。在务实的运作态度下,逐步形成一种持续稳定的融资机制和学术体制。作为一家按照国际美术馆规范建设和运营的民营美术馆,北京今日美术馆一直致力于积极参与并推动中国当代艺术的前进和发展,以其现代性视野、国际化平台、规范化运营,力求探索一条适合中国民营美术馆的生存发展之路。


以上图文信息来源于今日美术馆,由ArtAlpha编辑整理。


▲ 今日美术馆理事长张宝全


独家专访︱张宝全、高鹏、张然,谈今日美术馆“换帅”

2020年3月20日,今日美术馆理事会发布通告,任命张然接任馆长一职。前馆长高鹏卸任后仍担任今日美术馆“荣誉馆长”。由今典集团董事长张宝全亲自创立的今日美术馆,至今已经走过十八年。今日美术馆作为中国第一家民营美术馆,同时也是中国最老牌的民营美术馆,这次“换帅”将给这家传奇的民营美术馆注入怎样的新鲜血液?以下是“凤凰艺术”的独家报道。

“凤凰艺术”邀请到今日美术馆理事长张宝全,现任馆长张然馆长和前任馆长高鹏,为大家详细呈现这次新老馆长交替的背后的考虑。回望今日美术馆建馆至今的不同阶段,详细解读今日美术馆在未来发展中可能发生的重要转变。

对话︱凤凰艺术 x 张宝全

(为方便阅读,以下“凤凰艺术”简称"Q")

Q:今日美术馆自建馆以来,经历过哪几个阶段?
张宝全:今日美术馆从成立到现在的十八年间,我认为共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属于创始阶段,当时是我担任馆长。

第一阶段的重心主要坚持从艺术及艺术史出发去看待中国当下的展览、事件、艺术家和作品。今日创始之时,恰逢中国艺术蓬勃兴盛之机,艺术市场也悄然兴起,各种情况都非常混乱。因此从最开始,我们除了对当代艺术的坚持,也同时非常关注中国本土经典传统艺术的继承与创新。在这个阶段,有几个重要展览可以代表今日初始的意志和主张。

第一个展览是2002年开馆展“流行书风”。当时王镛先生是我们美术馆的艺术总监,今日美术馆的执行馆长是现在书法界的曾翔。“流行书风”可以说它是中国书法史上非常重要的一次展览,“流行书风”在植根传统的同时,将现代视觉艺术以及抽象、构成等引入中国书法,给中国书法带来全新的面貌和时风。“流行书风”和“流行印风”两个展览,对于中国书法、画印的创新影响很大。

第二个重要展览即2002年的“彩墨江山”,这是中国第一个以“彩墨”冠名的展览。当时中国画创新已经在学术界、民间形成一股大趋势。“彩墨江山”展览之后中国画这个概念即被“新水墨”和“彩墨”代替。第三个重要的展览是范迪安先生策展的“画妆”,将关良等艺术家的戏剧人物通过一种全新的呈现方式,融入了当代语境。 
另一个重要的展览是“二手现实”,它也是目前位于百子湾的今日美术馆空间第一次投入使用。今日美术馆老馆位于海淀区的小西天,也就是现在今典集团今典花园三层。2003年第一届“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时,对当代艺术是排斥的态度,因此,我们在今日美术馆做了一个“二手现实”展。展馆除了使用小西天的老馆,还对现在位于百子湾,原本是今典售楼处的空间正式进行了美术馆改造。应当说,“二手现实”把当时北京双年展排斥的一些当代艺术家和作品集中起来,通过“外围展”的方式完善了北京双年展,因而引起了一些反响与关注。今日在当时多元混乱的艺术生态中,将自己凸显了出来。 

今日美术馆前馆长张子康(现任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

第二阶段是自张子康任馆长开始。这一阶段定位非常明确,中国当代艺术的专业美术馆。子康来了以后,第一件事是将原来在工商局注册的今日美术馆改到了在民政局注册,使今日美术馆成为中国第一个民营公益性美术馆。同时,把当代艺术从学术,到出版,再到展览进行了完善。今日在当代艺术方面的影响力与品牌建立,正是在这一阶段形成,即“张子康时代”。当时中国艺术家像方力钧、岳敏君、王广义等所呈现的“玩世现实主义”“政治波普”以及“中国符号”在国际上逐渐受到关注。这种热潮也和尤伦斯在中国当代艺术发展前期的作品收藏和展览推动有关。“张子康时代”是今日在专业性、学术性日趋完善的时期,同时也在展览以外的业务,如出版方面取得重要发展。今日艺术书店当时也是中国最大的艺术书店。 
今日美术馆发展的第三个阶段,即“高鹏时代”。高鹏对今日最大的贡献,就在于他建立了美术馆正规化运营秩序。高鹏接手馆长,实际上正处于今日十分艰难的阶段。中国美术馆发展到一定阶段,制度建设方面的毛病开始凸显,制度与美术馆运营之间的冲突已经非常强烈。比如,美术馆甚至存在馆藏目录不清,账务不明等问题,甚至还出现过馆藏作品被人换掉的情况。除了美术馆运营管理上的混乱,高鹏还要面对中国当代艺术在国内外市场的下行期,面对品牌赞助商支持力度的下降甚至是撤退。市场形势好,作品价格高,就会有更多人愿意支持当代艺术展览,展览也很容易获得赞助等方方面面的支持。除了市场走下坡路,中国政府支持文化产业,各地出现了很多美术馆和画廊。为了建立影响力,不惜花重金吸引有影响力的艺术家和展览,也给今日美术馆带来环境压力。在这三方面压力下,高鹏接手今日美术馆。他要面对的是与前两个阶段完全不同的状况。他一边保持着今日美术馆的正常运营,一边完善各种制度。比如今日美术馆年报,就是从高鹏时代开始的。一家民营美术馆能够公开它一整年的展览、运营、财务等等信息,目前在中国好像就今日美术馆可以做到。 
Q:今日美术馆最大的优势是什么?
张宝全:初心很重要。我们成立今日的目的,就是认为艺术的趋势不应该由政府和行政机构来决定,应该由专业艺术机构站在艺术史的角度和艺术本体的角度来看待当下的艺术。

今日美术馆成立之前,中国的美术馆体系主要以官方为主,官方美术馆在国外相当于公立美术馆,主要职能是美术普及和美术教育。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经历经济改革和文化改革,但在艺术方面,社会上的力量却显得很薄弱。中国尚未出现一家能站在艺术史或艺术本体立场看待中国当下的艺术家、作品、展览、事件的机构。中国需要这样一种有自己态度和主张的独立艺术机构。

今日不会像现在一些美术馆,为了钱或者为了其它东西就放弃标准。当然作为艺术品牌支持商业品牌活动是可以的,但不能把美术馆也搞成一种商业活动。这是今日美术馆的传统,是我们优势建立的基础。到今天,今日美术馆在同行间,在中国艺术界还有点影响力,不仅是因为我们走过十八年,不仅是今日在中国民营美术馆里年龄最大、资历最深。最重要的在于今日对艺术初心的坚持,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放弃过,也没有改变过。这是今日最大的价值,也是我们最大的优势。

Q:特殊时期的“换帅”,将对今日美术馆的发展有何影响?
张宝全:张然的接任很显然将带领今日进入“张然时代”。张然到来之后,我相信美术馆可能会在现在的基础上,在国际化方面有所改变。张然还没有上任,但我有预感她有很多优势。国际化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既包括学术也包括运营管理,可以涵盖美术馆运营链条上的方方面面。类似MoMA这样的美术馆,无论是在学术还是艺术的收藏、赞助、展览、衍生品、新技术运用等等方面,作为国际同行都具有可借鉴性,今日尚有很大的国际化发展空间。

现在更多是一种期许,理事会对历任馆长都比较支持。我们希望馆长能有想法,理事会也会支持他们实现他们的想法。就像我们希望每位馆长都能在今日留下自己鲜明的个人痕迹一样。

Q:由张然接任今日美术馆馆长,理事会出于哪几个方面的考虑?期待她为美术馆带来哪些新的改变?
张宝全:一个人的经历很重要,经历往往是他日后做事经验的来源。从张然的经历来看,她在国外学习艺术和商科的经历,她长期在美国、欧洲等地方生活工作,包括她后来作为artnet亚洲区负责人。可以看到,张然既了解中国,也很熟悉国际艺术动向。在高鹏已经建立的专业化、规范化的基础上,推动今日进一步国际化,我想可能也是适逢其时。另外,张然在纽约艺术基金会(NYFA)的顾问委员会工作经历,或许会让她在推动基金会模式支持的艺术方面有一些更多更好的可能性。张然很年轻,年轻可能就会有自己的想法。有想法才可能有做法,当然目前,张然最重要的工作还是熟悉和了解今日美术馆,然后才是创新和创造。

Q:这次理事会授予高鹏“今日美术馆杰出馆长”是出于什么考虑?
张宝全:理事会非常感谢高鹏这十年来的付出,我个人认为,他大概是之前所有馆长里付出最多的一位。高鹏之前也跟我提过很多次,他想休息一下。我也表示,在没有很好的人接任前肯定是不行的,直到张然出现,这才成为现实。如之前提及那样,高鹏时代正处于今日美术馆发展最困难的阶段,混乱的管理导致高鹏接任时美术馆很多东西都已经不复存在,他完善管理的过程十分艰难。高鹏耗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建立美术馆的运营秩序,同时还要在美术馆的学术性上取得进步,比如今日文献展成为今日在学术上的标志性展览,还有王式廓艺术基金对年轻艺术家的关注,也包括今日未来馆的创立和推广,通过艺术和技术的介入改变了美术馆的生存形态,打破了展览的边界,面向数字化、互联网化等领域进行新的拓展。 
所以我们希望通过授予高鹏“今日美术馆杰出馆长”来感谢高鹏的努力。他原本不想接受,我劝他一定要接受,因为今日美术馆不是哪一个人的,也不是哪一个企业的,今日美术馆是中国的。每一位馆长对美术馆做出的贡献就是对中国当代艺术和中国美术馆发展的贡献。 
“今日美术馆杰出馆长”既是对高鹏多年付出的尊敬,也是中国艺术界对高鹏的一种肯定。

Q:今日美术馆的成功运营,对您个人以及对社会的意义是什么?
张宝全:我从来没有把今日美术馆看成是我的,她是大家的,是中国所有艺术家和真正热爱艺术的人的。在高鹏时代我就反复跟高鹏说,要“去张宝全化”。今日美术馆实行的是理事会领导下的馆长负责制,并没有放在企业下管理。今日美术馆十八年走过来,它在中国艺术史上建立的东西早已超越个人的想象,也超越了一个企业的可能性。它是由中国整个社会通过艺术定义出来的。也就是说,今日既不是哪个个人的,也不是哪个企业的,今日是中国的。

今日美术馆对社会的意义和价值我觉得很大。从今日美术馆十八年的发展历程,可以看到它至今对艺术、对学术的坚持,从专业化,正规化和现在国际化的整个发展脉络。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慢慢也将发展出像MoMA那样的美术馆。当然在今天的中国,美术馆体系跟MoMA一模一样也是不对的。今天我们所处的信息文明时代和MoMA当初的工业文明时代完全不同,面对当下,我们的馆长需要具有更强的创造性思维。思考如何把中国的美术馆做的更好。


凤凰艺术 x 高鹏

Q:您如何回望自己在今日美术馆走过的十年?
高鹏:我是2011年3月2日入职的今日美术馆,2020年3月刚好迈入美术馆的第十年。美术馆工作繁复而庞杂,每年展览20个以上,教育活动300场以上,回望十年的工作,需要一点时间。反而是一些片段让我记忆深刻。记得当时美术馆墙体和设备老化,一下雨就要拉着工程队和保安去抢险,最怕北京夏天的暴雨,感觉随时会被叫醒去抢险。

未来十年无论我去了哪里,都绕不开这段工作经历。我真心的希望这个馆越来越好,感谢理事长,理事会,历任馆长对我的信任与支持,感谢赞助商、合作方、艺术家、业内同仁对我的支持与帮助,感谢今日美术馆全体同仁。我会怀念和美术馆同事们相处的日子,真心的祝福他们每一个人。无论将来在哪里工作,都可以骄傲的告诉别人,我曾在今日美术馆工作过。

Q:从今日美术馆离开,对您个人意味着什么?又是出于怎样的考虑,决定离开今日美术馆?
高鹏:离任完全是个人原因,就是希望暂停一下日常繁忙的脚步,休息一下,再次开启人生的另一段旅程。之前已经请辞,后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和新任馆长未选定等原因,继续主持工作至今。目前新任馆长尘埃落定,国内疫情状况也相对好转,便正式交接工作卸任。相信今日美术馆在新任馆长张然的领导下,未来一定会取得更大的成绩。

Q:能否透露您接下来的发展方向?会有怎样的动作?
高鹏:目前还是想先休息一段时间。这次疫情的爆发,让我思考很多。至于具体安排,等未来有明确的信息后,一定第一时间通知大家。


凤凰艺术 x 张然

Q:您之前和今日美术馆有过合作吗?什么样的契机让您选择出任馆长?
张然:有过一些业务交流。我认识宝全总和高鹏馆长七、八年了,是很好的朋友。作为国内最早成立的民营当代美术馆,它的历史地位和艺术DNA毋庸置疑,十几年前就开始把国内外知名艺术家带入公众的视野,在中国民营非盈利美术馆体系化运营方面做了许多成功的探索。作为北京CBD地区唯一的美术馆,它的区位优势也得天独厚。

其实,我原本从没有想过做美术馆馆长的想法。之前在artnet的工作主要是为客户提供全球艺术市场的信息和数据分析产品,搭建中国与全球艺术市场信息和交易的平台,主要面向艺术圈内的机构。而当代艺术是一个比较小众的行业。多年来,我一直努力与更广的人群分享艺术。而美术馆可以更直接地接触到更广的热爱艺术的人群,通过这个平台让更多中国大众走近艺术。所以当今日美术馆邀请我的时候,我们一拍即合。
Q:您觉得在未来几年中,今日美术馆的战略方向会有变化吗?
张然:作为一家老牌的美术馆,受益于前几任馆长打下的基础,主要功能和业务板块已经比较健全。除了学术研究、收藏、展览展示外,在公共教育和观众体验方面也作出了许多创新。在外延拓展方面,我们有自己的餐饮、商店、艺术学院、出版发行以及长期合作赞助方体系。

我目前还在学习和熟悉的阶段。对我来说,首先是继承和延续之前发展的核心业务,然后才是扩展和创新。我希望今日能持续开拓独特的具有引领性的展览内容,着力在未来展览的方向性和观众体验的创新上,带给观众更多的可能性。在品牌方面,可以与国际艺术圈做更多的交流,巩固今日美术馆的国际地位。同时,在商业拓展方面更好的支持美术馆的主业,形成一个更好的良性闭环。

Q:您怎么看今日美术馆的未来定位?
张然:今日美术馆可以力争做一家专而精的美术馆。作为一个千禧一代(millennial)的年轻馆长,我希望大家看到一个即有专业态度、又有独特内核的美术馆。随着全球一体化、网络数字化、艺术与科技跨界、设计融合等各种跨界和变化,许多艺术形式、策展方式也在变化,我们可以探索的空间很大。此外,我还希望与艺术家多交流,他们通常都最敏感,也走在探索的最前沿,我希望能通过他们的独特视角带给美术馆创新的思路。 
其实与国际上的大都市相比,北京的美术馆不算多。我之前在纽约住了近八年,纽约有数以百计的美术馆和博物馆,曼哈顿就有三十多家,但是每一家都定位清晰,且极具特色,并且为他们所针对的愿景、社群以及人群策划展览,进行很深入的互动、教育和服务。比如,一说到Neue Galerie,就想到德国及维也纳20世纪早期的艺术;说到Cooper Hewitt,脑海就立马浮现出采用最新科技的设计作品;而惠特尼就只展出美国的艺术家的作品。我希望未来的今日可以成为在某个领域有代表性的美术馆。

Q:您的艺术与商科学历,和担任artnet亚洲区总监兼中文新闻出版人的经历对您有什么影响?
张然:商学院的教育给了我思考和解决问题的方法论,而在世界顶尖公司工作的管理经验让我更加理解以人为本的领导模式。在artnet工作的经历让我近距离观察了世界顶级美术馆的运营之道,以及美术馆在艺术行业价值链中的价值、方向、困境与挑战。artnet的平台以及新闻属性也给我带来了看待艺术以及相关创新的全新视角。 
美术馆虽有其不同于其他商业机构的独特性,但它的管理核心和体系方法是相通的。如果能够统一地从战略、市场、运营、财务、社会责任等系统性方面去考虑,我是有信心的。但我深深感觉还需要不断学习,特别是作为馆长所应具备的专业素养和管理知识。在这些方面,我会认真打磨提高自己。
Q:并没有美术馆运营经验,您觉得自己会面对什么样的挑战呢?
张然:我之前没有管理过美术馆,压力和挑战是肯定的。作为一个美术馆新人,一方面,我会更加努力地学习,另一方面,可以跳出原有的条条框框去创新。运营一家美术馆的难度很大,特别是中国的民营美术馆。需要在学术引领性和大众接受度、非盈利性和可持续发展间做好平衡。在展览研究、教育推广、观众体验等很多方面都要兼顾。特别是接手这样一家有了近二十年基础的美术馆,进一步提升更是挑战。
Q:在今年疫情期间这个特殊的时间接任馆长,您对今年的美术馆有什么期待?
张然: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平稳度过疫情,希望能够尽快恢复正常运营。现在疫情全球蔓延,美国股市历史性第三次熔断,全球经济都受到很大打击。这些所产生的影响将远超过疫情本身,而且将延续一段时间。疫情不仅是影响了美术馆的正常开馆,更影响了今年本来已经敲定的全部展览计划。

此时此刻,让我们照顾好自己和身边的人,坦然面对现在发生的一切。疫情不论以何种形式,用多长时间,留下多少伤痕,总会过去。艺术也许正是在我们面对生死、苦难、未知与迷茫时,对人类整体的生存状态与哲学思考提出了更多反思的路径。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立场和价值判断。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