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评论档案 > 侯瀚如︱面对危机,更要坚信艺术启发思考的能力

侯瀚如︱面对危机,更要坚信艺术启发思考的能力

2020-04-25 11:51:08.143 来源: 上启艺术 作者:侯瀚如


我们从没有比时下更感觉现代生活的脆弱,也没有比现在有更多时间去反思自己的生活与工作。疫情之下,持续一段时间里,艺术行业各种关于疫情的访谈正在印证着这一点。上启艺术也对曾经合作过的艺术家、建筑师、策展人及艺术机构负责人发起线上访谈,希望通过他们的视角,共同记录这一段不寻常时期里,身处不同地区或城市的文化艺术工作者及艺术机构所面临的困惑与思考的问题。

1.jpg

开篇我们邀请到意大利国立二十一世纪当代艺术博物馆(MAXXI)艺术总监侯瀚如,围绕艺术机构在疫情下的应对、面对危机的思考、生存的问题及艺术机构工作者的个人工作状态,展开回应。

2.jpg

▲ 侯瀚如

策展人、批评家,意大利国立二十一世纪当代艺术博物馆 (MAXXI) 艺术总监。


疫情下MAXXI的应对与行动

我们从三月初就开始闭馆,几天之后政府规定只能在家工作,我们就决定回家工作了,开始隔离,尽量地不出门等等,这一系列的措施大家也都知道了。在我们最后决定回家工作之前,大家讨论过下一步该怎么办,当然和很多机构一样,第一就是要保持我们的生命力,要继续生存下去。

生存下去,第一是利用网络的可能性。很多机构都在做这个事情,我们也亦步亦趋地去发展,也用到大家常用的平台,比如Facebook和Instagram。我们在网上组织各种各样的活动讲座,对我们的整个工作做一些回顾性展示,比如在网上给公众介绍我们收藏的作品以及一些展览。由我们这些策展人和一些合作的专家,一起讨论问题,然后对作品做一些简短的介绍。 


3.jpg

▲  意大利国立二十一世纪当代艺术博物馆外部


同时,我们也利用网络作为一个新的创作平台的可能性。其实这个平台本来就有,接下来要更加广泛地使用它来组织一些艺术文化的讨论,尤其是围绕下一步我们应该做什么来进行讨论。在这当中我们也请了一些艺术家来展示他们的作品,比如说像林一林、Jimmie Durham、曹斐等等,还有几位意大利的艺术家(如:Maurizio Nannucci)给我们做了短片作品。

有的艺术家把他们过去的作品重新剪辑、调整,也有的艺术家做了一些新的作品。我们请艺术家给我们寄来一个个短片,比如说两分钟的短片,一分半钟的短片,让我们在网上播放,这个很有意思,等于是我们的美术馆继续在网络的平台上面进行制作和展示,来继续美术馆的功能。这个计划将会更深入地开展下去。

4.jpg

▲ 林一林《2020.3.13》录像截图


今年正好是我们建馆的十周年,本来五月份要做一个很大型的庆祝活动,现在什么实体的活动都做不了了,所以我们就转到网上去,可能要在网上组织一个节日性的节目。可能是一个一天的线上马拉松,请艺术家、慈善人、各界的专家来一起讨论与美术馆未来相关的课题。

大家都很关注的就是,我们下一步要做什么?这次的疫情对于整个社会的震动是非常巨大的,应该说是一个从二战以来没有过的这么大的震动,一方面是经济危机,另外一方面就是,令我们要重新去考虑社会制度方面,新自由资本主义的过度强权发展所引起的一些问题,比如说公共空间,公共文化生活、公共的卫生、教育和文化机构和个人之间的关系,等等一系列的问题,这些都是我们可能要讨论的。最后归结到美术馆或者艺术机构、文化机构的未来应该要怎么样去因为面对这样一个危机,怎么去重新创造自己,重新发现自己,能够在未来获得新的合法性。


面对危机时的思考

原来我们定好的一些展览和各种项目都往后推迟了。乐观的话,可能六月份或者夏天之前我们能够重新开馆,但是这个可能性不是很高,现在一个比较现实的预估,可能是九月份后才能重新开馆,那么很多项目都要往后推了。当然,现在谁也说不定这个时间会是什么样的,我们只能够看情况的发展来做好准备。同时因此也令我们会失去很多资源,比如说,因为博物馆关门的话,各种收入没有了,我们今年的预算资金就没有办法到位。所以很多事情就要往后推,可能某一些小的活动还要取消等等,这些都有可能。 

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就要去想,我们过去做展览的一些做法,本来我们就不是一个特别有经济实力的机构,现在更加需要的不仅是节省开销,因为这种节省的空间也并不是很大,更重要的一点是去想以后这些展览本身的性质会是什么?可能更加倾向于发展一些研究性的或者教育性的工作,使得这个展览更加灵活。更重要是它要使得艺术和社会的关系更加密切,而不单是展示一些好看的、大型的、景观式的东西,昂贵的制作等等。这些本来就不是我们追求的,但是在现实条件下,我们要发明一种在文化上更加合适的方式出来,这都在探讨尝试中。


5_p001.jpg

▲ 意大利艺术家 Maurizio Nannucci 为MAXXI做的网上作品


很重要的一点是,在面临各种危机的时候,人们很自然地会产生一种本能的反应,就是退缩到自己的小天地里面,这种反应包括各种各样的地方主义、民族主义的出现,以及极端民粹态度。现在社会上各种各样的冲突越来越明显了,包括种族主义的反应等等。但是越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越要坚持文化启蒙,坚定艺术能够启发我们思考能力的信念,在面对非常不利的社会环境的时候,更要强调艺术给我们带来的开放的可能性,对自由对开放的心态的支持,这个东西千万不能失去。现在很容易因为各种各种的困难出现,就把原因归结到别人身上,不是反省自己,而是让自己逃避现实。从艺术语言上来说,也更加需要这种开放心态和表达。所以说我觉得以后艺术机构关于公共性的讨论,会变得更加强烈、更加重要。

这不光是目前需要迫切去解决的问题,也是长远需要面对的问题。这种长远性是因为在迫切的问题面前,很多人的反应可能会深刻地影响到长远的发展,所以在每一个细节,每一个目前的环节里面都要提醒自己,千万不要掉到自我封闭的陷阱里面。包括现在对于全球化的讨论,很多人都觉得这种局面是全球化给我们带来的。当然全球化有很多的问题,而且有各种各样的关于全球化的想象和计划,具体是哪一种全球化,这个一直都有讨论。但是现在有一种倾向,很多人觉得这个危机来自于我们太全球化了,我觉得要非常小心地去探讨这个问题,不能够一下子定义这种开放性是好还是不好,任何一种东西它都有积极和消极同时存在的状况,所以说这是个永远解决不了的问题,但是在每一次面对困难的时候,这种开放的动力不能失去。 

6.jpg

曹斐为MAXXI新剪辑的作品截图

(截图原作来自: 曹斐《新星》, 2019, 单频高清影像, 16:9, 彩色, 5.1声音, 109分53秒, 鸣谢: 艺术家、维他命艺术空间 及 Sprüth Magers)


所以我觉得实际上,全球化不光只有贸易、资本主义的运作或者经济的运作。全球化首先是一种文化心态的问题,视乎每一个个人自己对世界的兴趣,他的好奇心有多大。全球化首先是个人的全球化,这个是很重要的。个人的自我开放,我觉得是最根本的。就算你不去外国,不去其他什么地方,天天在家呆着,还是要关注自己和世界的关系,吸收外来的文化和价值。


艺术机构的资金与生存问题

因为我们是国立美术馆,也是一个独立的基金会,我们的资金有一半以上是来自于意大利政府的文化部;另外一半资金则是来自于各种赞助,比如我们有和意大利的公司合作,会得到一些赞助,以及有的时候出租一些场地,比如我们的大厅,每个星期休馆的时候,其他的机构可以租用这个场地来做它们的活动,还有门票的收入也有百分之十几的比例。同时还有各种大大小小的合作项目。总的来说,我们的资金大概百分之五六十是来自国家的支持,其他的资金则是自己找的。在现在整个经济很不明朗的情况下,估计我们明年的资金会很困难。

7.jpg

▲ 意大利国立二十一世纪当代艺术博物馆内部


目前来说,整个欧洲已经动起了起来,当然这个里面情况也是很复杂的。首先是每个国家的政府都动用他们的各种可能性来支持经济,包括文化机构,像法国政府也拿出几千万欧元来支持文化艺术界。在意大利,大家也正在讨论这个事情。目前来说还没有一个很明确的数字,但有可能政府会出一些钱来支持经济。当然政府这个钱也不是现有的,是需要去借回来的。欧洲共同体原本有一个关于每个国家预算不能超过3%的赤字(deficit)的要求,现在他们为了应付这个危机,放松了要求,可能今年可以允许这些政府超出3%的赤字,等于是容许各个政府去借钱,借到钱以后让它进入经济活动里,让疫情期间大部分的企业不要倒闭,等到疫情过去以后能够马上启动生产。我想对文化机构的情况也是一样的,虽然很多东西我们现在还很不明朗,但这种支持是非常重要的。

基本上世界各国对此都有一些规划。当然靠这个钱是不够的,只是支持一下最起码的生存上的开销,让这些机构能够维持一段时间。在这个过程中也有很多机构都要紧缩,美国很多博物馆现在在裁员,还有一些机构面临着要倒闭。过几个月我们可能会看到一个很悲惨的状态。我们现在只能够在面对这种危机的时候,尽量保持一种乐观的心态和希望。之后艺术行业会有一些调整,这是不可避免的。


近期的个人工作

这段时间,我在家里待了可能一个月时间,我个人还是继续在深入做手头上的一些工作,包括准备一些大的展览;同时也借这个机会每天多看点书,因为平时没有多少时间看书,现在正好有机会,也能想一些平时没时间想的问题。这个是不利当中的一个有利的地方。

可能很多人都会分享到一种感受,我们过去做的事情是不是做得太快太多,太急功近利了?现在可以给我们空间去重新想一下,我们做事情的方式和后果等等。当然很多人都在这么想,我这么想也没有什么很独特的,但借这个机会,我也写了一些文章,这些文章本来就计划要写的,但是因为疫情就增添了一些不同的想法和内容。目前文章还没发表,还在修改当中,也需要点时间。我觉得太快的反应不一定就是好的反应。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立场和价值判断。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