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杰(Lu Jie)

2008-03-17 16:07:04 来源: Hi 艺术 作者:李玉


卢杰(Lu Jie)

简历
卢杰,1964年生于福建,1988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英国伦敦大学哥德斯密思学院艺术策展与管理硕士,“长征计划”的发起人和总负责人,美国纽约长征艺术基金会主席、北京二万五千里文化传播中心及长征空间主任、艺术家共同信托(北京)执行长。

自80年代晚期起,卢杰就担任艺术评论、编辑和艺术行政工作,撰写及编辑有十四种艺术家个人画册、综合画册和艺术史论书籍。20多年来他策划了大量中国当代艺术展览。最近7年间,他的主要工作围绕“长征计划”展开,此计划2002年在长征路上实施,此后在北京798艺术区建立了总面积1500平米的“长征空间”,集展览、独立项目、驻地创作、学术会议和讲座、出版、管理咨询为一体,是中国最重要的艺术中心之一,也是国际和本土艺术界联系、合作的枢纽。“长征计划”一方面在中国的长征路上继续深化,同时也参加了许多国际展览,如挪威国立当代美术馆(2004)、法国里昂当代美术馆(2004)、上海双年展(2004)、台北双年展 (2004)、布拉格双年展(2005)、日本横滨三年展(2005)、加拿大温哥华美术馆(2005)巴西圣保罗双年展(2006)和澳大利亚布里斯班 的亚太三年展 (2006)的展出,并将参加2007年的奥克兰三年展、加拿大多伦多安大略美术馆的展览。

“长征计划”2002—2007 五周年回顾展,长征空间 


卢杰 “邪教”政委

卢杰是典型的张牙舞爪的超级自信狂人,多年来练就了一套自己的语言系统,极其唬人。我不知道这算不算诋毁卢杰,也许是误解,但长征空间的展览总感觉有点凌 乱,但你要是经过卢杰巧舌的解释后,你会觉得这里所有看起来像艺术或者不像艺术的东西都是非常合理的,差点忘了,天秤座的卢杰绝对是干活不要命的工作狂, 这绝对是长征的精神。
为什么说卢杰是邪教,其实不是贬义,就是觉得他的路子和大家的不太一样,而且他还自创了很多词语,令我和他谈起话来,总觉得有点费劲!

(Hi 艺术=Hi 卢杰= 卢)


回顾展就是为了配合尤伦斯开幕

Hi:今天开幕的展览是长征计划五周年吗?
卢:五周年回顾展。
Hi:就是说五年前的今天你们开始了长征计划?
卢:时间没有卡得那么准。我们是2002 年六月份出发的,九月份回来,十月份进驻798,然后租到现在这个地方。长征计划如今已经两年多了。
Hi:展览是为了配合尤伦斯吗?
卢:当然了。这个没有任何可暧昧的。我非常高兴看到尤伦斯越做越好,越做越国际,越做越专业,我觉得这对798 来说,真的是一件好事情。
Hi:你觉得尤伦斯进驻798 真的是件好事情?
卢:我个人觉得不仅是对798,对整个世界来说,都是一个好事情。我在上海博览会期间就感受蛮深的,为什么上海博览会做得很好,这对中国当代艺术来说是比较重要的时刻,所以积累起来大家对尤伦斯就会很期待。
Hi:对。我觉得简直是翘首以盼!
卢:特别期待,同时我也很了解尤伦斯,我跟尤伦斯整个团队都很熟悉,老费、秦思远、郭小彦,每个人都合作过。我觉得798 应该欢迎认真做事的人,不论是外国人还是中国人。
Hi:这个月798 看起来特别热闹,很多展览开始,我想反正大家都希望请到这些人,资源共享很好。
卢:资源就是用来共享的。而且他们请的人就是我们长期的支持者,他们有很多我们没有的资源。比如中午他们会把各国媒体带到长征来参观,那我们这边会设午宴款待他们,我们应该做点事情,不要净想着占便宜。

长征是魔鬼和天使的混合体

Hi:五年对长征意味着什么?有什么值得回忆?
卢:它可以比较典型性的去呈现这五年中国是按什么状态发展的。如果没有这五年中国的动力,我想尤伦斯不见得会来。长征在这段历程里算是比较独特、典型的, 所以这个回顾展可以牵扯我们这五年面对的是什么?这是一个综合艺术的年代,双年展、展览、创作、话语、思想、展览结构、状态、策展人制度、市场冲击等等都 包含在这里面。我们参与到了其中,肯定会做出一个反应的。所以回顾自己其实是回顾这五年中国当代艺术的一种状态。
Hi :尤伦斯和长征不约而同地选用了回忆的方法?
卢:尤伦斯是对“八五”做一个回顾,以此来思考未来。我们也是对革命的历史,共和国原来的根基,历史和社会的关系,公共空间和798的公共空间等问题来做 一个回顾,我们是按照这条线索去呈现历史。这样国际上请来的500个人可以在长征空间补充另外一些信息。所以可以说我们的目的性很强,要做全面地回顾。其 实很多人都不了解我们做了什么,很多人都看过长征的某个展览,有的喜欢,有的不喜欢,人们不了解长征的历史。说难听点,红军当初可能会被认为是土匪,只有 到延安的时候,人们才知道,这个队伍是这两年是这么走过来的,不是土匪,真的是在革命。但是路上所经过的每一站,有的人认为红军是天使,有的人会误认为是 土匪。
Hi:你们长征的过程中,是不是天使、魔鬼的事都做过?
卢:红军我不清楚,这是一个历史的宏大叙述。我们当然是干过军阀、土匪、土豪劣绅、革命党、游击队、村里老大,或者游民,甚至连乞丐都干过。
Hi:我今天早上刚看了一下你们的那个叫《行走中的长征计划》,我觉得特别像一个小男孩在家玩的那种作战计划?
卢:世界上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都是小男孩在玩出来的。
Hi:你们玩得一定很开心?
卢:也没有显得特别开心,或者特别不开心,因为那段跟这之前,或者跟这之后的历史都是联系在一起的。
Hi:最困难的时候是什么?
卢:最困难的是哥们儿我忙着写文章,或者发新闻稿,然后喜欢的姑娘被别人泡了。想着就赶快走,完了我也得泡啊,革命不就是为了泡嘛。请来的艺术家来了几天,突然就把姑娘给泡走了,我们还得继续长征下去,很艰辛啊。

长征空间福利待遇是最好的

Hi:长征计划除了在国内回顾外,还得走出国门吧!
卢:这次长征计划的回顾展是最完整、最认真的。在国际上这样来过几次了。今后两年有三个国际的美术馆请我们做专场。所以这次实际上也是一种练兵,可能采用更抽象的概念叙述长征。
Hi:我看到长征空间最近的变化是加了一个国际部门,是吗?还有食堂。
卢:我们历来是讲求变化的,我们天天加人,天天加部门,天天加项目,一直在滚动着。
Hi:最近你们的变化是什么?
卢:最近的变化是体制更加完善健全了。
Hi:你们现在工作人员有多少?
卢:将近20 个。为什么说将近20 个,我们并没有那么准确,可能有某个人父亲生病了,我们可以放他三个月、五个月的假,但他还是长征的人,不会说开掉他,他也不会说不回来。你生是长征的 人,你就永远是长征的人,哪怕离开也是会经常回来。真的是这么一种团队的关系,所以这个人你怎么算?
Hi:他们还回来是因为长征的福利待遇好吧!
卢:长征的福利应该是最好的,宽容度应该是最高的,但是也是最严酷的。举个例子说,人在长征空间的时候,容易感觉施展不开。出去以后就施展得特别开,然后 产生了一个误导:他们在长征发展得很快,综合能力很强,所以在长征出去的人,是可以独当一面的,而且能应对非常艰难的环境。

我称自己为视觉文化的政治经济学家

Hi:你的职位挺多的,到底应该怎么称呼?
卢:没有,现在我已经否认以前所有的职位了。现在长征计划已经非常完整,非常完善,有艺术总监、行政总监,国际部主任。我目前的准确定位,不仅仅是长征、还包括纽约的基金会,包括顾问、教学、商业的事情,我唯一的职称就是自己取的名字叫做视觉文化的政治经济学家。
Hi:能解释一下吗?
卢:世界上的任何事物,都有它价值观的呈现。所以它的深层关系和生命价值、附加值、流通、变化以及它的矛盾综合在一起,是一种政治的激情。我的看法是这样 的,但是它是一种政治经济学。目前呈现的特征是全球性的视觉文化,这是我的工作,所以我是视觉文化的政治经济学家。我不是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政治学家,也不 是工业的政治经济学家。
Hi:我还以为你是既要搞政治又要搞经济,才活得好点?
卢:这个政治经济一旦分开说的话,就变成对立的,或者是两个领域的。我说的是政治经济学,它是用政治来修正经济学的。
Hi:你戴这个头衔已经几年了?
卢:视觉文化的头衔戴了很多年了,政治经济学家两个东西并在一起,应该有一年了,逐渐发展出来的称号。
Hi:你觉得你做得称职吗?
卢:很称职啊。
Hi :凭什么这么说?因为这个职位是你自己发明的,所以你就觉得自己称职。
卢:可以这么说,也不可以这么说。你说得也有道理,因为只此一家,再无别地。
Hi:对,也没有人来评价,也没有标准。
卢:为什么这么说也不对,因为它毕竟是一个总结,是基于对我过去的总结,才会出这么一个头衔,我肯定认为自己是称职的,你要看我所做的工作和发展。
Hi:你这个视觉文化政治经济学科发展如何,有什么研究成果吗?
卢:目前从我的角度来说,这个家更是一个活动家、实践家,而不是理论家。但是我愿用一种身体经验来重新整理这个知识,所以我是跟着实践在做理论的。
Hi:你不会因此而写一点什么东西来阐述你这个理论吧?比如说很多年以后?
卢:有,保密。

我是长征空间的政委

Hi:那你在长征空间的职位是什么?
卢: 政委。主抓思想工作,改错别字,把地上的小树片捡起来等细节工作。
Hi:就干这点事,抓思想工作,这里最不允许的是什么样的思想?
卢:不是不允许,就是牢记老三篇就行了。
Hi:你们是不是也认真地学习了一下十七大精神?
卢:有。你到我们网站上去看,有胡锦涛讲话。这是我们国家的纲领和现状,它连接的是我们的历史和未来,你不学它是不可能的。
Hi:你们学到的精神是什么?
卢:中国更自信、更开放、更有机遇、更强大。
Hi :觉得咱们国家越来越牛了是吗?
卢:对,更主动、更有胸怀、更现实、更自我批评,多好啊!
Hi :如果你是政委那你怎么评价邱志杰副政委呢?
卢:很性感,其他的不需要评价了。
Hi:看起来副政委工作很清闲?
卢:他刚刚在长征做了一个个展,最近他还要参
与长征在纽约的一个展览。我们天天泡在一起喝酒,那天还跟我卡拉OK 到深夜。
Hi :证明你们还在相爱?
卢: 那当然了,那么性感的人能不相爱吗?他非常有激情,很灵活,他是全面地通过个人的贡献来呈现跟时代的关系,他爱女人被女人爱,爱男人不被男人爱。
Hi:你们两个人很像!
卢: 的确有相似的一面。同样精力旺盛,愿意为大家做事,然后自己的事一定都不耽搁,我说的是不是很实在,前面那句是不是听起来有点吹牛,但是后面这句我们得承认,自己的事一点都不耽误,多好啊,这是应该的,自己管不好,你能管好别人吗?
Hi:具体相似之处呢?
卢: 最大相似的一点我们都是福建人,第二个相似点我们都是爷们儿,第三个相似点我们都是广美出来的,第四个相似点从长征艺术走过来的,第五个相似点没有共同暗恋过谁。

长征的销售情况巨好

Hi:长征空间销售情况怎么样?
卢: 我们天天卖,卖得巨好。我们一直在销售,我们是国内最主要的一个销售场馆。
Hi:你们销售额是多少?
卢: 我们市场非常大。
Hi:那你当初做长征计划的时候,没有想到会发展到今天是吧?
卢:但都是我自己拿钱出来做的。前几年都是我自己掏钱出来做的,之后我觉得应该考虑一个持续性,光自己掏钱不行,所谓的非盈利的做法,在国际上已经产生负 面的效果,不能主动地去呈现当代艺术的生产方式,因为这毕竟是一种流通,有对价格的一个重组、一个分配、一个共享,这些都是非盈利没有办法涉及的。所以从 一个策展计划发展成一个机构,必须去考虑人的资本、物质资本、文化资本,和一个再生产的状况,它必须涉及资源能够广泛的利用和开发,你让我报具体盈利数 字,可能是因为很多人可以这样做,我们是不可能这样做,因为我们有那么多庞大的不可生资源。你怎么给他们所动的记忆和动力,提出的学术问题估价。你知道长 征早期怎么做啊?我给艺术家做一个简历、编辑一本画册,艺术家来参展不要材料费,不要旅费,
这个交换你怎么算,这是一种典型的资源共享,不涉及货币运通和资本的一
种文化。
Hi:这就是长征能够在当初生存下来的最重要的原因吧?
卢:在西方社会有盈利和非盈利的机构,有公共机构、私人机构、基金会、商业、企业,分的很细,这种工作挑战性很大,会让人觉得是腐化,是利益交换,在中国 这是一种动力。这两者要分的很清楚,有的人认为我们就是一个盈利的非盈利机关,这样说,还不够充分,我们展厅的最后一块叫做长征之本,视觉经济,把咱们接 下来要讲的东西,写的清清楚楚的,一点不蒙你,写得非常清楚。
Hi:你长征空间还能做几年?
卢: 长征是要永远做下去的。
Hi:那你们下一个展览计划是什么?
卢: 违章建筑。
Hi:违章建筑,是谁参加艺术展览?
卢:大江南北几十个人。

我算是成功繁忙者

Hi:你现在一个月有多少天在国外?
卢:我一年三分之一时间在纽约,三分之一时间在中国,三分之一时间在城市间到处走。在中国的三分之一时间,一半在北京,一半在广阔天空。可能是小煤窑、国营大矿、军营里面。
Hi:你在那些地方干吗?
卢:教育、整合、开发项目、访贫问苦、接受再教育、交朋友、跟艺术家一起做项目。
Hi:你能大概说一下你一个月的行程吗?因为你确实有点神出鬼没,随便挑一个月说。
卢: 11 月1 号长征五周年回顾展;2、3 号,接待我们请来的全国各地的三十几个艺术家和艺术界嘉宾,以及接待国际上来的几百个嘉宾;4 号凌晨起床飞往纽约,实施长征纽约的四个计划,一直到15、16 号飞回北京,在家里换下衣服,睡一夜,泡一下我们家的桑拿,看看窗外的四环路夜景;18 号飞往广州参与广州双年展的学术会议;18 号完了以后,22 号回到北京在北大和798,继续在北京做广州双年展的学术会议;在月底26、27 号左右下煤矿, 然后28、29 号左右去埃及,去撒哈拉沙漠做项目。
Hi:你觉得你自己算一个繁忙的成功者吗?
卢: 成功的繁忙者。


点击阅读

艺术档案 > 媒体+空间 > 长征空间卢杰︱我们以后如何跟世界对话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价值判断。

网友评论

共 1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
2019-09-07 05:03
niub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