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个案+新青年 > 新青年 > 张鼎(Zhang Ding)

张鼎(Zhang Ding)

2020-06-30 17:08:44.983 来源: 作者:


张鼎(Zhang Ding)


简历

张鼎,1980年生于甘肃

2003 -2004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杭州

1998 -2003年毕业于西北民族大学油画系,兰州

工作和生活于上海


个展

2019

张鼎:高速形式,OCAT 上海馆,上海

2018

安全屋,北京

2017

张鼎: 漩涡,香格纳,上海香格纳1楼

2015

黑色物质,上海玻璃博物馆,上海

2014

张鼎: 一场演出,香格纳北京,北京

轨迹: 张鼎个人作品项目, 纽约军械库艺博会聚焦单元,纽约,美国

2013

黄金白银, 张鼎个展,KRINZINGER画廊,奥地利

2012

佛跳墙, 张鼎个展,桃浦当代艺术中心,上海

2011

开幕, 张鼎个展,香格纳H空间,上海

2009

定律, 张鼎个展,香格纳北京,北京

2008

张鼎, 风,KRINZINGER PROJEKTE,维也纳,奥地利

2007

工具,香格纳画廊,上海

向西N公里, 2006,香格纳F空间,上海

2006

我的摄影展, 张鼎个展,上海

2005

大城市,比翼艺术中心,上海


群展

2020

缓存:从字母B到字母Z, 自2020年7月1日至8月10日空间内部装修调整,请提前电话或邮件预约咨询观展,香格纳,上海

恶是,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北京

2019

文字的文字的文字的,昊美术馆,温州

街角广场蒙太奇,剩余空间,武汉

Pal ate/ette/,沪申画廊,外滩三号,上海

夏风惹来一堆字,香格纳,上海

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北京民生美术馆,北京

第一届空港双年展,空港小镇,广州

2019 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 时间开始了,北栅丝厂、粮仓、西栅景区,乌镇

辅路,香格纳,上海

Kollectors Series, 动传媒介,chi art space

2018

一沙一世界, 探索社会几何形态,亚特兰蒂斯,海南三亚

以12月12日作为理由,杭州

在场:青年艺术家邀请展,中国美术学院南山校区,杭州

2017

昨晚的算命人, 来自中国及国际当代艺术新藏品展-第三部分,戴姆勒当代艺术,柏林,德国

当量1862·HBC当代艺术展,船厂1862,上海

从波普到新媒体,香格纳新加坡,新加坡

身体剧场,香格纳,上海

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2016,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北京

掩体 · 对白,掩体空间,北京

中国夏天,阿斯楚普费恩利现代美术馆,奥斯陆,挪威

2016

20,复星艺术中心,上海

十夜, BMCA 艺术文件展,草场地,北京

世界之中,A2Z画廊,巴黎,法国

动态场,香格纳新加坡,新加坡

银川双年展—图像, 超光速,银川当代美术馆,银川

不确定的,或者被搁置的......,香格纳H空间,上海

不确定的,或者被搁置的......,香格纳主空间,上海

池中有鳄, 11 位来自香格纳画廊的艺术家- 策展人: 亚历山大 • 格林姆,MUSEUM ART ST. URBAN AND ABBEY ST. URBAN,卢塞恩,瑞士

变化,10 CORSO COMO 上海概念空间,顶层画廊,上海

我们, 一个关于中国当代艺术家的力量,上海CHI K11美术馆,上海

来自画廊仓库的东西 7-B,香格纳H空间,上海

2015

你之超现, 我之现实, 传承超现实主义下的中国当代艺术,CHI K11美术馆,上海

编辑景观, 媒介化之后的个体与工作方式,蜂巢当代艺术,北京

路边石, 戴姆勒基金会中国和国际当代艺术新近藏品展 第二部分,戴姆勒当代艺术,柏林,德国

依然上海,上海当代艺术馆,上海

光!, 黑暗与光亮的诗意对话,上海二十一世纪民生美术馆,上海

CHINA 8, 莱茵鲁尔区中国当代艺术展,勒姆布鲁克博物馆,杜伊斯堡,德国

光,程昕东国际当代艺术空间,北京

必要元素-中国移动影像,博鲁桑当代艺术中心,伊斯坦布尔,土耳其

天人之际II: 上海星空,余德耀美术馆,上海

2014

红,上海之夜,上海

2014 OCAT-皮埃尔·于贝尔奖入围展,OCT 当代艺术中心,上海

我这代: 中国年轻艺术家,Tampa美术馆及圣彼得堡美术馆,佛罗里达,美国

艺想天开,芮欧百货,上海

艺术巴黎博览会 2014,大皇宫,巴黎,法国

PANDAMONIUM又一次发声——来自上海的媒体艺术,KUNSTQUARTIER BETHANIEN,MARIANNENLATZ2,柏林,德国

星光,香格纳主空间,上海

BHAU DAJI LAD博物馆影像艺术项目,BHAU DAJI LAD博物馆,孟买,印度

2013

画室,M50艺术空间,上海

造剧: 剥光当前, 阿兰巴迪欧和艺术家们,下河迷仓,上海

第12届里昂双年展,里昂,法国

离合器,香格纳H空间,上海

陶醉, 上海当代艺术馆八周年特别展,上海当代艺术馆,上海

基本工作 II,香格纳H空间,上海

指鹿为马,CUL DE SAC 美术馆,伦敦,英国

行进中的亚洲, 走向新艺术网络 2004-2013,惠林顿城市美术馆,新西兰

ON|OFF, 中国年轻艺术家的观念与实践,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北京

2012

究竟是什么使得世界末日如此吸引人?,视界艺术中心,上海

透视180-未完成的国家, 中国新影像,休斯顿当代艺术博物馆,美国

编辑-图片强迫症,香格纳H空间,上海

墨不到,桃浦当代艺术中心,上海

转媒体时尚艺术展,上海城市雕塑艺术中心,上海

共振峰, 从聆听之形式到形式,视界艺术中心,上海

拆毁,北京艺门画廊,北京

2011

千万不要忘记图像斗争!,桃浦当代艺术中心,上海

另一种讲述,视点空间,上海

登喜路“HOMEWORK”艺术展,ALFRED DUNHILL,上海

中国影像艺术:1988-2011,民生现代美术馆,上海

海报展,桃浦大楼,上海

一堆热情,香格纳主空间,上海

来自画廊仓库的东西 3, 黄奎 & 张鼎,香格纳H空间,上海

怎么办?,恒庐美术馆,杭州

2010

游园, 当代艺术展,杭州

中国发电站: 第四站,PINACOTECA AGNELLI,都灵,意大利

62761232快递展, 一个当代艺术事件的文献个案,香格纳桃浦展库,上海

童话,VANGUARD 画廊,上海

丛林: 中国当代艺术生态管窥,站台中国,北京

泄密的心,JAMES COHAN 画廊,上海

2009

资产阶级化了的无产阶级, 当代艺术展在松江,松江创意工房,上海

上海滩1979-2009,上海

热身,民生现代美术馆,上海

年轻的肖像,J&Z 画廊,深圳

上海电影院,伯尔尼美术馆,瑞士

黑板,香格纳H空间,上海

另一个现场, 艺术的计划、概念与想法,香格纳H空间,上海

2008失眠, 摄影展,比翼艺术中心,上海

违章建筑Ⅱ,长征空间,北京

SHANGHYPE,富利,布拉格,捷克共和国

2007

中国发电站: 第二站,ASTRUP FEARNLEY 现代美术馆,奥斯陆,挪威

中国发电站: 第三站,国家美术馆,卢森堡

没LOST, 丢失ING,杭州

2006

没事, 当代艺术展,胡庆余堂中药博物馆,杭州

38个个展,龙华路2577号创意大院,上海

电影城, 布莱顿电影节,布莱顿,英国

无休无止, 摄影与新媒体艺术,上海当代艺术馆,上海

2005

第二届广州三年展自我组织单元, 比翼艺术中心: 如何将广州变成上海,信义国际会馆分展场,广州

出事了!,南山路柳浪闻莺公园枫杨林,杭州

很多灰, 影像艺术展,比翼艺术中心,上海

200462761232 (快递展), 当代艺术展,比翼艺术中心,上海


项目

2019

2019 COMPILER放映, 通道,Kult.Kino工作室,巴塞尔

2017

18 立方体, 设计上海,上海展览中心,上海

2016

控制俱乐部, 厂牌首发项目,延安西路1262号,上海

张鼎:龙争虎斗新加坡,吉尔曼军营艺术区洛克路7号,新加坡

没为银海,KEE Club,淮海中路796号,上海

张鼎:风卷残云, RAM HIGHLIGHT 2016,上海外滩美术馆, 上海市黄浦区虎丘路 20 号

龙争虎斗2,chi K11 美术馆,上海

张鼎-18个立方体, 2016香港巴塞尔艺博会荟聚空间单元个人项目,香港会议展览中心,香港

2015

龙争虎斗,ICA,伦敦,英国

2014

上交会, 自我组织的上海艺术品交易会,上海激烈空间

2013

月食,想象力学实验室,杭州

张鼎: 美好关系,K11购物艺术中心,上海

2011

严防死守: 2012末日大派对,桃浦当代艺术中心,上海

大字, 孙逊/唐茂宏/张鼎的合作项目,香格纳北京,北京

2010

登喜路(并木)翠鸟钢笔之旅, 登喜路上海陈列展示活动,上海

影展(所有|主要)

2008

2008 SHADOWS 中国独立电影节,蓬皮杜艺术中心,巴黎,法国

2007

ARTISSIMA 电影节: 假上海!, 从黎明至黄昏的都市肖像,MIRAFIORI MOTOR,都灵,意大利


收藏

多媒体美术馆,莫斯科,俄罗斯

阿斯楚普费恩利现代艺术博物馆,奥斯陆,挪威

DSL收藏,巴黎,法国

尤伦斯基金会,瑞士


获奖

2017

保时捷中国年度青年艺术家奖

2015

艺术新闻亚洲艺术贡献奖


艺术家作品

13.jpg

▲ 张鼎《疯汉》

单路视频

59 minutes 30 seconds

Edition of 10

2006

该片的主人公是中国西北小城的一个疯汉。半夜,他在一篇空地上旁若无人的做鬼脸、唱歌、玩弄周围的东西。路人看到都嘲笑他。没有人的时候,他就打太极,自说自话。这些属于他自己的语言和动作是单纯的,丝毫不做作,也没有任何表演的成分。他只是将他脑中所想无所顾忌地表现出来。

▲ 张鼎《无题》

旧家具、灯箱

90(H)*50(W)*45cm

2006

▲ 张鼎《无题-抽屉1》

旧家具和灯箱

120(H)*78(W)*60cm

2006

4.jpg

▲ 张鼎《无题》

旧家具和灯箱

118(H)*92(W)*52cm

2006

6.jpg

▲ 张鼎《大时代》

单路视频

14 minutes

Edition of 10

2007

作品“大时代”(2007年)是一部以上海作为舞台背景的超现实主义费里尼式的短片。主角在背景音乐的陪伴下,独自骑着他的马头自行车游走


艺术家自述:“有人在大城市丢了,有人在大城市里寻找他们,有一个人在大城市里拍了他们寻找的一种方式。”《大时代》以上海为背景开展情节,短片具有一种充满中国基调的超现实主义叙事。天鹅绒幕布拉开短片的序幕,主角犹如一个寂寞的英雄骑士,推车走进一片城市荒地,消失在夜幕中。既热闹又冷漠的交谊舞、绿水的澡堂以及空荡街道旁的小摊,寂寞的英雄骑士骑着一辆马头自行车在这座城市诗意游走,迷失者、寻找者和观看者的身份在此混为一体。

艺术家曾于2007年9月4日至30日、2009年8月29日至11月5日及2011年5月21日至7月20日在上海香格纳画廊H空间分别举办个展“工具”、“定律”及“开幕”;此外,艺术家还参加了2007年9月8日至12月2日的挪威奥斯陆“中国发电站(第二站)”和2010年11月7日至2011年2月27日的意大利都灵“中国发电站(第四站)”。

14.jpg

▲ 张鼎《拳击 1&2》

3 minutes

Edition of 5 + 2AP

2007

张鼎的双屏影像装置拳击(共2部)记录了一种美丽而残酷的经历。艺术家身着白色背心,处于一个完全黑暗的场所,他面对的只有一个用三个长满尖刺的仙人球组成的沙袋。暴力和热情,拳手徒劳无功地与另一种脆弱的物种抗衡,这是一场他永远都无法胜利的竞赛。

21.jpg

▲ 张鼎《工具-2》

花洒, 钢管, 钢索, 仙人球, 木箱, 水, 土

410(H)*246(W)*246cm

2007

111.jpg

▲ 张鼎《雅布莱之梦-2》

66(H)*100(W)cm

Edition of 10

2008-2011

112.jpg

▲ 张鼎《雅布莱之梦-1》

66(H)*100(W)cm

Edition of 10

2008—2011

22.jpg

▲ 张鼎《定律 2》

木料,金属,传送带,电机,电磁铁,锤子,灯泡

854(H)*48(W)*128cm | Crate 1 150*122*32cm | Crate 2 124*62*56cm | Crate 3 85*66*26cm | Crate 4 84*62*46cm | Crate 5 59*58*40cm

2009

定律2是一件长8米的机械传送装置。其上安插的上百个灯泡依序进退,等待它们的却是两端无情的铁锤。以自我牺牲平复躁动与贪婪。在此,破坏是达到平衡的方式。艺术家似乎在提醒我们,规则与秩序的维护,权力与利益的享有,是否也应遵从一种破立之道?

33.jpg

▲ 张鼎《方向不明的游戏》

老松木, 老地板, 花瓶, 水, 椅子, 地毯, 太湖石, 鹅卵石, 泡沫胶, 雪粉, 塑料袋

100(H)*800(W)*800cm

2009

张鼎在一个离地1米多的大型台面上构建了四组景观:孔雀标本、太湖石、发泡材料和花瓶组成的喷泉系统;描画着图形的地毯;嵌牢在地板里的船和椅子;用雪粉模拟的滑雪场雪道,雪道底部深入地板,露出了一段雕塑的躯干。这些现成物以异于现实的方式排列组合,斑驳的旧木地板使这四个场景浑然成整体,具有边缘、危险而崇高的美感。

《方向不明的游戏》的场景不仅在于还原或再现,也是观看和被观看的体验。这是一个神秘游乐场,时空在喷泉的水循环系统里滞留,又在木船与地板的缝隙中向前,观众在装置上游走即进入了张鼎设计的节奏,观众的停顿、移动,思考和表情都关乎这整个场景,有如一出出表演。于是,这也是一个大舞台,它底部的灯光设计让这个舞台更加壮观,观众在外部看不到木地板上的细节,但却看到了同样充满这件作品气质的即时演出。

12.jpg

▲ 张鼎《下一个》

皮衣、皮手套、皮帽子、电线、音视频插头、扬声器、液晶屏、摄像头、功放、Mp3、防护面具

Edition of 5

2010

《下一个》是张鼎与登喜路品牌合作设计制作的一组可佩戴在头上的小型装置以及一套服装,张鼎以此拍摄了两幅摄影作品,并根据登喜路淮海中路店内的环境做了陈设的设计。在这个项目中,张鼎原本计划拍摄一部录像作品:讲述一段从电子废墟出走,寻找真实世界的冒险旅行。虽然这个作品的拍摄计划没有实施,张鼎则特别设计了这套装置和服装,作为这段还未发生的旅行的必须装备。简易、外露的装置可以实时获取外部声音和图像,皮质的工装上衣运用了典型的中山装元素。冒险行为遵循时间和空间的维度,冒险所获得微弱信息的综合,即是我们看到得景色,而呈现在眼前的风景仅仅是时空本身自然编码的局部。



pp.jpg

▲ 张鼎《餐桌》

玻璃钢桌, 3D打印吸管, 镀金筷子, 镀金烛台

2011

▲ 张鼎《开幕 1- 双杠》

镀钛金属,花岗岩,木,白炽灯泡

260(H)*80(W)*185cm

2011

▲ 张鼎《开幕 3- 鞍马》

镀钛金属,镀镍金属,灯球,混音设备

170(H)*170(W)*136cm

2011


▲ 张鼎《开幕 4- 平衡木》

原木,铸铁雕塑

150(H)*500(W)*45cm

Edition of 3 + 1AP

2011


▲ 张鼎《开幕 2- 吊环》

金属,铸铁雕塑

250(H)*210(W)*300cm

Edition of 3 + 1AP

2011

a.jpg

▲ 张鼎《Golden Boss Ⅱ》

500(H)*1300(W)cm

2012

17.jpg

▲ 张鼎《游泳圈》

人造大理石、石膏、木材、贝壳、灵芝、塑胶跑道、绿色植物等

250(H)*350(W)*350cm

2012

2012年6月2日至7月1日,张鼎在毗邻香格纳展库的桃浦当代艺术中心举办“佛跳墙”个展项目。“佛跳墙”中穿插交织着关于“吃”这一基本日常行为的生物性和社会性两条线索,而大型装置作品《游泳圈》对“进食”进行了一层更抽象而深入的叙述即:能量的耗散。构成装置外围支架的六根柱子上包裹着大量贝壳和灵芝的石膏体,暗示了“佛跳墙”中的山珍海鲜等食材,它们是“能量”的供给来源;装置中心两层呈六边形的“舞台”,在开幕式现场,一组优雅的管弦乐队在其中吹拉弹拨,同时艺术家在红白相间对半剖开的“游泳圈”装置顶部铺设了塑胶跑道(地面角度无法看到),装置中对人类活动中“文艺活动”和“体育运动”的提示,象征能量耗散的最高级;而径直向上生长的丛丛绿色植物,又衔接着这个能量系统的结束与开端。


▲ 张鼎《黑色物质-2》

玻璃, 不锈钢板, 钢板

112(H)*120(W)*42cm

2014-2015

113.jpg

▲ 张鼎《OM》

声音装置

中国鼓, 低频扬声器, 全频扬声器, 镲, 功放, 调音台, 分频器等

4 pieces  | OM-1 205.7*180*86cm | OM-2 187*180*86cm | OM-3 141*45*80cm | OM-4 62*56*58cm

Edition of 3 + 1AP

2014

“OM”为“唵”字发音。在宗教哲学世界被赋予极致神圣的内涵与持诵效验。声音装置OM是由低音单元、全频单元、机械控制的镲与中国鼓,以及人声组成的声音平台。

▲ 张鼎《黑色物质-1》

黑色玻璃, 氧化钢板

126(H)*126(W)*126cm | Ball Diameter:20.0 24 pieces  | Plate 126*126cm 6 pieces

Edition of 3 + 1AP

2014-2015

作品以黑色的看不清内部的玻璃球体和黑色钢板构建而成,达成一个的平衡空间。玻璃脆弱通透而致密;钢板冰冷坚硬的物理特性。两种矛盾的材质,在相互挤压中形成一个平衡而危险的空间。

111_31.jpg


111_46.jpg

▲ 张鼎《安全屋#1》

293.4*300*300cm | 281*127.8*135.8cm (x 2 pieces);176.3*226*211.3cm

Edition of 3 + 1AP

2018

221.jpg

▲ 张鼎《高速形式 #1》

镀锌波形护栏,电动⻋,程序⾃动定位控制系统

尺寸可变

Edition of 3 + 1AP

2019

张鼎访谈《开幕》 

2011-05-21


Q:听说这次个展的实施过程中你把展览名称都改了,现在展览名称是什么呢?

张:叫《开幕》,就是一个开幕。开幕的当天大概从3点开始会有一个表演,想做一个像夜场的party。或者说就是一个party,反正4、5天之后这个展览才真正开始。


Q:那这不是一个常规的个展了吧?

张:再怎么不常规,它还是一个展览嘛。只不过我们预期它,也控制它稍微不像一个展览而已。其实我们应该把展览这个事情淡化掉,就是把它做得有意思点。这次个展中“体操”、“古典主义的美感”和“party的气氛”将是进入展厅,能比较直观感受到的东西。


Q:怎么想做夜场party的气氛呢?

张:可能是现代生活中的娱乐方式让我感兴趣。你看现在什么事情都有开幕。运动会是典型的活动,当然还有其他很多,总之只要是个活动就要开幕;而且很多东西都是以娱乐化的方式来做,开幕也是。


Q:你的创作与“体操”有关?

张:应该是跟“体操”的发源有关,在古希腊“体操”就是裸体的意思,并不是竞技体育,它跟形体美的标准相关,是有意识地塑造形体美。我有时候看自由体操,美是挺美的,但又总觉哪里得不对劲。所以,这个展览可能跟“美的标准”有关系。作品里能看到的体操,以及这些体育器械都是我们的一种参考对象,它们都是美的标准的物化。我们把一些体育器械改造得面目全非,有些形体被保留,但实用性是完全没有了。


Q:“改造”和“保留”的规则是什么呢?

张:有的时候就是控制一个节奏吧。对于我来说形体的建造、以及视觉的基础都跟意图相关,这决定了我们最后要用什么样的尺寸和表现形式。


Q:打比方说,上一次个展《定律》中那件大装置,是怎样的意图让你创作了这样的形式?

张:那个可能跟人整个的比例有关系。因为比例分配的存在,在装置中,我们打破人在高度、倾斜的坡度与人动作方面的协调性,制造障碍。


Q:关于这次个展的作品呢?

张:这次个展的装置,我们有很多也是与人的身体比例相关。你知道,体育器械就是按照人体臂长、腿长,比例和力量等等来设计的。然后,在改装一个高低杠的时候,我们其实是在根据人在高低杠上旋转运动的距离轨迹定的尺寸;把一些点连接起来,做成基座的形式;然后我们再控制角度,在美感的表现上推敲。在《开幕》现场,这件装置就是一个酒柜。


Q:你说着说着就画起了示意图来,这是你的工作习惯吗?

张:我其实一点都不理性,还是在用非常感性的方式在工作。这个大概画出来,看就行了:我想说什么;当然,最后是什么效果、有没有意外,还得看实际的现场。像我现在回想以前的创作,有些没有做好,我非常清楚的知道是哪里没有做好。现在我更清楚,我擅于感性地表达一些事情,当然也会有一些理性的成分在。当我确信“这个感觉很好,它能给别人带来怎样的一种感觉”,就会按照这个方向去做,过程中逻辑比较弱,大概有一些模糊的思路在,但我在视觉呈现上可以做得比较清晰:我很清楚这么做会产生什么效果、发生什么事情。


Q:你怎样看待艺术家的创作、观看和被阐释?

张:艺术家都非常简单,可能就能说他是怎么做的。其实作品提供了很多的信息:材料、形体、结构等等,这些东西掺和在一起是可以有一些有观看者自己感觉和认知的东西的。我觉得除非是很观念的作品,用语言描述可能是作品的一部分,作品最重要的还是要去看去感受。


Q:跟《工具》、《定律》比较你这次做个展的状态是怎么样的?

张:《工具》还是比较例外的,当时有很迫切的表达欲,说话的欲望比较强。那个和现在不太一样,现在就比较平和了。今年我们就做这次《开幕》个展,然后我们还有一个做现场演出的计划。


Q:演出啊、现场都不是一般的娱乐,它们很煽动,这你想要的吧?

张:我是挺希望做一个煽动的现场的。但我这人不怎么煽动得起来。下一个现场具体怎么做,现在还在画草图,我想做些特别重型的东西,噪音金属什么的,又想做得含蓄点。我们的装置也可以做得很“文学性”嘛。


Q:音乐对于你的影响是怎样的?听起来从你的《开幕》到你接下来的计划,很跨界。

张:没有没有,我一点都不跨界,还是照常在做东西。不能说是音乐对我有多大影响吧,一直在听在关注嘛,它让我觉得好玩。我可能有摇滚明星的梦想,也不是明星的梦想,我的基础比较差、乐感也比较差。总之音乐让我觉得非常棒,强烈的煽动性是其中的一方面。


Q:你以前的作品像《大时代》、《雅布莱之梦》其中有一些是对边缘群体的关注,这次个展似乎转向另外一端,夜场、party是不是时尚、喧嚣的暗示。

张:没有啊,我觉得我以前也挺时髦的,现在这么做更酷了吧。


Q:“快递展”上,你《丢了……上海》的那件作品就挺“边缘”的。

张:你不觉得特别浪漫吗?呵呵,其实刚毕业的时候,根本不知道做什么。


Q:“快递展”是你刚毕业的时候参加的展览?

张:对啊,是2004年嘛。当时也学了很多东西,但还没什么具体的创作方法和方向。那就这么做了《丢了……上海》,觉得它可能像一个作品。在一个刚毕业的状态,没有那种创作的运气,你知道,就是那种一下子找到你想做的东西的运气。


Q:所以你现在这么看你以前的创作?

张:对啊,没什么好坏,就是习作。其实像现在做的也是习作。


Q:当代艺术里可能没有习作和作品的概念了,怎么样作品感都很强。

张:不,不,全都是习作。我没有溜到或者成熟到那种程度,现在还在找,怎么做更好,怎么表达更自由。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立场和价值判断。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