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艺术背景 > 毛晨雨︱你在手机屏幕上滑动着求活吗?

毛晨雨︱你在手机屏幕上滑动着求活吗?

2020-03-15 18:04:41.087 来源: 稻电影农场 作者:毛晨雨



注:我的朋友圈陷落在武汉“方方”和武汉“小引”的“我在武汉写作”这一抑郁的气氛中了。我在捣弄古代陶瓷之余,每天读写一小段时间,疫情期间稀稀拉拉写民族志,最新一篇是从长江的地缘来写“云梦泽”,写湖南湖北的政治的区划,写我老家岳阳人(媒体中的某某地方人多是政府形象)用黄泥堵截与湖北交界的交通设施,写出新冠如何区划彼此的政治地形来。今早起来,结合前两天我微信与几位朋友的辩论,我来临时很“政治不正确”地说一些我的想法。跳出来的第一个意念是“集体能力的陷落”,至少中国“文学圈”已经说明了它们的文学“在场”是丑态百出的,新窜出来的正经为“文学圈”申领对新冠有领地的阎连科,把他那一代作家都快拉下水了。真是惨不忍睹。

 

继续拔出你理解的写来。“你”并不是“敌人”,我把“你”设置为一种注视、一种疑虑、一种监察,和一种你的语重心长的结构(虽然你的结构是你写出那一“生成”的台基)和我的脱逆所需的那种认定的旧框架。

这意味着我所探寻的写,是一种能重勘我们之间彼此关系的政治行动。当然,你要明白我们的写是彼此地生态地映射着的,它不仅区隔趣味,而是视角差异。这种差异引向社会交际的断裂。可以说,一定程度上,政治就是组织起断裂的关系形式。这也意味着,写是撬动已有政治关系的行动。

在意图继续走下去的共同体政治中,写应被理解为一种主动投射,是个体投向集体中去的,成为它的构成又改动它的构成的一种能力。这能力可以让“存在”有实体效价、有物质化形象、有能让滑屏的手指停顿——如同标题所言明的那种因滑屏而带来的心理恐慌和对未来的焦虑、以及临时寻来方方式的锚来解决心理“苦难”的那种越来越虚无主义的存在。事实上,与你身体切实关联的那种新的长出,正把你生态化在当前技术情态下的一段肉身性媒介平台上,你滑动着的屏幕已能将你陷入新生活,不仅要重新梳理你咖啡的味道、重新理解日光和眼前的关系,它还将你投掷到它的视角中去制造出断裂。我们已能如此轻逸地在屏幕上确证这一世界的“现实”,并区划自己的政治地形了。

是的,顺着这来。我先说武汉方方和小引的写作何以“不在场”。方方写了一段以后,我们知道她也就是“文学圈大院”的退休老职工的主动请缨返岗,她释放出疑虑,充当了很多要向政府寻正义的人的心理按摩师,她是非常称职的维稳人士,是展现中国作协这类具体组织的政治训练对“属地管理”的本质性的政治实践者,她一人之力几乎把整个“文学圈”卷入了写作的灾难。

“诗人小引”的写作,我是从TA越来越公众这一角度来理解的。近一篇他写到,

真正应该看到的难题是——经济飞速发展的当代中国,如何恰当的让政府从万能型转为服务型,如何搭建与之匹配的社会结构,这才是疫情中最引发思考和尝试的内容与方向。

 ”

我暂不论这是不是TA的底牌,我也不计入TA的关于给NGO更多空间参与治理的叙述。而是,TA在持续的写作中令TA焦虑的“社会结构”一词,总是不断地跳出来,这是我判定TA的底牌。如果不是因为TA每天记叙着那种日常的“我在武汉”的个体的现场情绪,我真认为TA像一个“NGO”符号(中国的NGO我们就不扯远了,我为它专门做过一个纪录片,有兴趣的可以查一查《云爆,洞庭及符号死亡》)。这个符号与方方没有本质差别,它们根本上是当前结构的一种属地从属关系。可以分析一下:

首先,对当前政治治理的批评和借题意见发表,是基础于治理之结构来的,也就是说言说行为上不存在要与当前政体决裂的;其次,这种批评缓存出一个空隙,它抽空了极权政治的其它形象,而凝聚为一个被治理的从属的圈闭地形之合理性缓存区,这种文字让你的身体是屹立在你的惯性中不倒的;其三,保持着惯性的缓存区,将焦虑和关注卷裹在“全球化疫情”这一场景装置中时,“武汉”这一圈闭地形成为你的全球化新焦虑的缓存区,“武汉”从它自己的圈闭和苦难中升阶为你的圣境了,它为你面临的新场景制作了缓存的位置;其四,“武汉”的文字对于阅读的临床式经验被你的身体吸收到了,你置换了这种临床经验,将它吸收进你的抗疫和抗抑郁的心理空间的构造中,它替换出了你的焦虑,它让你安全起来,你认为它所承载的苦难这一“实在”,因为你对它的肯定性的吸收,而让你道德地安全起来了;其五,“汉语的政治”,并不以处置灾难和危机的道德选项来政治地正确的,“方方”和“诗人小引”在武汉写给你的汉语,与zxb紧急调派的官宣团队的汉语,实质是同一类操作,它们若被你认识为互为结构的,那正好是它们实际的关系,正因为你不能再识别那种道德的安全阀限来,你才要才宁愿要“方方”和“诗人小引”这类信息的,它们在你的心理结构总被互为结构了,是你自己的心理问题肯定了“社会结构”的言语空间的;还可以继续几条的,不过,我们跳到这个关于我的写的“其六”:

其六

(1)武汉“方方”和“诗人小引”的写中,“我在武汉”的地形,不再是一个特殊政治操作的选项,你得探寻“新冠在哪里?”武汉的位置,与华南水产市场一样,不能在新冠疫情中溯源出初始信息,可以认为它被认识抹除了。武汉的现场的写,并没有提供出我们认识新冠这一非人形象的汉语能力。这句话怎么说呢?人类和新冠病毒一样,都是地球这一球体中的物种,都经历过和经历着“黑暗混沌、盘古开天”的降临场景,人类用洞穴和火组装出连续性的种群,新冠病毒亦如此,它们的“火”可能是有翅膀的生物。人类与病毒一直交际着,新冠病毒与其它冠状病毒和未定名的病毒一样,与我们有一个尺度上的界线(一定程度上也是人类社会的界限),一些病毒在我们中的一些和某几个小众中交际过,在“社会化”传播之前消失了症状,这类交际行为是普遍的事实。新冠疫情在武汉和全球各地的发作,可以视作偶然事件,与人类历史上遭际而走入今天的“历史结构”一样,历史是偶然的,人类走向今天,成为取代其它生物种群的地球霸主,也是偶然的。现在的问题是,武汉给出的提问,特别是延烧到汉语的提问,并不真正关注我们的主要问题,也就是这次的偶然交际事件中,人类与非人之间的当前界限如何认识?声称在武汉写作,与新冠相处的那些让我们滑动屏幕时临时性心率加快又更能缓存焦虑的信息,没有能力向这一认识提问,目前的信息上显示它们也从未清晰地提问。甚至,连在武汉的病毒所也在这次交际事件中失声了(它还在我们的社会生活中受用着政治上不正当的位置)。

(2)或者说,科学是另一套巫术。巫术不是贬斥,巫术是我们与外部性交际时组装出的内部组织。科学,是同一套组织。一方面,我们将科学引入政治操作中,譬如减少社会交际的封城;另一方面,人类科学只是一种与不能清晰溯源的非人试着交际的人类内部组织。我们从火和机械臂的现代化中发掘地球,把人类的尺度扩延到无法收缩,科学单向地交际在多物种平台上,让我们的能力不是加强,而是单向地制造出尺度过度膨胀后的生态危机。现在,科学被掌握。它被政治和资本双向地拓展着掌握,它们之间的伦理位置(譬如转基因引发的讨论)最终都会以科学之名改动。一个事实是,科学将继续单向地来认识世界,它是政治的语用空间,转而成为我们的宿主,成为我们的语言合法性的根据。在新冠疫情全球化场景上的科学,如何给人类与非人之间的伦理位置提供(缓存出)“科学”的话语呢?看来不能够。医疗系统能提供的是对模糊迹象(被病毒植入的器官影像学和解剖学)的致病机理进行有根据(现存经验、积存)的自我抑制,也就是通过我们的官能系统的禁欲来与新冠病毒互构“假象”关系。并不是说新冠病毒聪明,而是偶然地,它的能力正好可以嵌构到我们的社会中(可以说狩猎关系,更重要的可拓展的礼物关系),基本瘫痪了人类科学的语法。在新冠病毒这类非人——毫无疑问的是我们正在和接下来要面临更多更“残暴”的非人——面前,所谓的“汉语的失效”一方面是内部性政治瘫痪,另一方面是外部性的自我圈闭。内部性上,汉语是我们社会交际的工具,它从来不需与政治结构问题达成的那种二分性关联,这样会让汉语失效的话题显得极为愚蠢。外部性上,不仅仅是汉语的失效,而是语言的失效。与新冠病毒交际,我们的这种纠缠交互的语言设施都报废了。若是科学话语能拿出百试百灵、所有阶层人之人类都可脱离出药疗系统的压抑的“疫苗”来,我们的语言才算数了?我们的能力受限于外部性交际区域——交际区域是我正写的新概念,在此先注明,在写“云梦泽”时会稍微讲究一点地加以阐释——基于人类语言的社会建构已不能再达成与非人的交际这一事实。新冠疫情正在全面检视人类面对生态危机的实操手册。新引入的,可以视作激进生态学的表述:德国病毒学专家Christian Drosten的“如何大范围内和病毒共存”和尽可能的拖延(为其它季节性流感疾病所占用医疗资源的腾出创造时间条件);英国颁布的“群体免疫”的达尔文式的“延迟”策略,即提前筛查出脆弱者,优化医疗资源配置。这两例策略,我读成了服务型政体的生态化政治操作,放新冠病毒进入我们的社会,让它们在我们的“世界”中展开位置(法国的电影院等仍开放,学校仍正常开放等),在“封城”的政治极权模式之外敞开我们(政治的)社会空间。

(3)政治操作上的共存模式,建立在对病毒的认识和医疗科学的限度上,建立在对人类危机时刻的灾难认识及未来生态灾难不可避免的认识上。“放进来”是民主的,它的深意不仅是对病毒“民主”、对生命民主(医疗资源上),根本上是对未来民主。与马斯克向太空发射他的特斯拉的“走出”不同,生态化(ecologizing)我们自己,犹如我们正(不是重新地)降临在“地球”这星球上、不能预知下一步,这是我们被迫着也要面临的未来政治事业。

 

完。两杯咖啡,草率行文,感觉掉了一些东西,不修改了,错乱必然多。大家后面可以看我写的民族志《云梦泽》,我正酝酿着写它,还没具体着手。3.15中午,上海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立场和价值判断。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