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艺术背景 > 朱其︱关于西方疫情国内同胞需要思考的

朱其︱关于西方疫情国内同胞需要思考的

2020-03-31 07:37:52.395 来源: 其人之道 作者:朱其


中文自媒体和水军,近两个月闹腾得不亦乐乎,一股阿Q式的精神胜利法。但在对欧美的灾情和问题幸灾乐祸的同时,是否思考过这些视角? 

1、欧美现在疫情是很严重,但它的数字是没有水分的,目前最严重的时刻基本上快见底了,后面两周应该到峰值后下行了。就是在这种严重情况下,除了华人,其他族裔的人,基本上没有恐慌、成群逃窜、抢购和中伤他国。

2、国内这几天又在幸灾乐祸,西方的总统、名人、市长也染病之类,但是你不想一想,人家市长或高官染病,恰恰说明人家官员没有特权,正在一线干活,也不可能找一群群众演员表演现场视察,才因此染病。

3、中国为了自身的种种原因,不接待美国的顶级专家组,不提供死亡病例的血样给西方科学界共享,这实际上也是造成西方灾情重蹈覆辙的原因。这也是最近欧美批评中国的一部分,灾情是人类共同的灾难,既然中国自己说病毒并不是军事原因,为何还要保密?中国既然承认在1月份已经知道病毒的危害性,为何至今只让人家学管制措施,但不肯共享病例样本,让全世界科学家群策群力攻克疫苗和更科学的制定对策,导致现在欧美一切要从零开始摸索,导致人类大量死亡。虽然目前仍没有解药,但如果中国一开始就共享病例和血样,至少可以少死很多人。当然,有些粉红认为西方死很多人不是正好削弱西方,这就是狭隘的民族主义到了毫无人性的地步。

4、这次疫情可以看出,基督教民族比较达观,不像儒家圈百姓惜命至上,导致黄祸的世界性流动,前期大批涌入西方,现在又大批倒灌祖国。但西方人在疫情严重时,仍然阳光日一好,就出来散步晒太阳,就是死了也认了。另外,就是体现出长期的普世性教育的现代公民精神,大批的退休医疗人员和志愿者赶赴纽约支援,美国两党在疫情期间,放弃争吵,迅速达成协议和通过法案。总统要封城,州长们不同意,经过协商达成权衡各方的方案。在大灾难时刻,民主并不是一盘散沙,而是自觉的相互协商和合作,为大局着想。

5、尽管西方目前显现出疫情初期的措手不及和措施跟不上,死亡率急剧上升,以及因为中国不提供基础的科学数据和病例样本,使得西方需要从自己的死亡案例从零开始摸索但相信西方强大的科学医疗研究能力,很快会后来居上,提出更科学的方案和药物研发。所以,粉红们没有什么可以幸灾乐祸的。

6、相信无论西方和中国最终都会战胜疫情的,现在重要的是,疫情后的经济恢复和中国的国际环境怎么办?疫前,美国经济已经转好,这次二万亿美元的出台,实际上不仅是一件救灾法案,而是一个疫后的经济战略的竞争铺垫。疫后,国际的资本要寻找安全港,实际上就看中国和美国哪家能提供保证资本不缩水的安全港,美国这次二万亿的用意,不光是为了救济灾情,而是为了疫后的经济托底,希望将全世界的资本吸到美国来躲避金融风险,只要资本虹吸效应形成,经济就自然恢复并反弹。中国政府之所以急于开工,也是担心这一点。本来疫情前,中国的资本不但虹吸风光不再,而且一直是资本外撤态势,因此主要靠外贸订单维持局面,没有开工率,所谓疫后报复性消费就是空话。美国的总财富是中国的几百倍,又有军工、石油和高科技支撑,如果资本疫后向美国汇聚,二万亿量化宽松并不会造成通货膨胀。但中国如果同样来二万亿美元(14万亿人民币)宽松,如果没有开工率和外贸订单,是撑不住的。疫前美国一直游说欧洲与中国经济主要部分脱钩,欧洲一直犹豫不决,但这次中国夸张的价值观宣传和对中下游产业线的垄断,会促使西方下决心重建自己的非高科技实业,这意味着脱钩和订单减少的必然趋势。中国入世15年的好日子到头了,但这一转变,中文媒体的幸灾乐祸和妖魔化西方是一个祸因,其实绝大部分西方人也不看中文媒体,只是搅得华人闹腾,最终是砸自己脚的阿Q式自嗨狂欢,却给西方提了个醒,这次真正看到黄祸的可怕。 

当然,经过犹太大屠杀和战后的去西方中心主义,以及宪政体制的完善,虽然西方仍有种族主义人群,但大规模的有组织的排华种族主义,不可能发生了,但西方针对中国的政治改革之前的阶段性的战略防卫,在疫情后必将强化。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立场和价值判断。

网友评论

共 3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
中国人
2020-04-07 12:27
看着这个软体动物替他主子哀嚎,我心里别提有多爽。
sgow
2020-04-07 12:23
沉舟侧畔千帆过 病树前头万木春!
吴康康
2020-04-06 12:06
欧美疫情没有水分?这个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去年美国的流感中到底有多少人是死于新冠肺炎到如今还没有定论,你难道做了调查吗?你有根据吗?其他族群没有恐慌,成群逃窜,抢购和中伤他国?作者看新闻吗?眼瞎吗?耳聋吗?对中国只看坏的,对欧美只看好的,是吗?发这种舔狗文章真是欧美的走狗,中国的汉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