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艺术背景 > 古根海姆美术馆是“最种族主义的”美术馆?去年的巴斯奎特展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古根海姆美术馆是“最种族主义的”美术馆?去年的巴斯奎特展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2020-06-24 16:07:11.852 来源: 美術手帖online 作者:国上直子


本月初,古根海姆美术馆在发表了对“Blackout Tuesday”的支持后,遭到了黑人策展人琪德里亚・拉布维尔的强烈抗议。曾担任去年古根海姆巴斯奎特展客座策展人的拉布维尔与美术馆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美術手帖》驻纽约记者国上直子为我们带来详细报道。


美术馆多样性的实际情况

在明尼阿波利斯警察杀害乔治・弗洛伊德之后,美国各地暴发了“Black Lives Matter”的抗议种族歧视的示威活动,许多企业和组织也相继表达了对该活动的支持。

虽然艺术界也加入到声援的队伍中,但目前整个行业中有色人种的比例仍然很小。据安德鲁・梅隆基金会2019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84%的策展职位和88%的管理职位由白人出任。考虑到人口普查的结果中“白人”比例为76.5%(2019年),可以说艺术界是一个相比社会现实白人更占主导地位的行业。

1.webp.jpg

▲ 图片来源:安德鲁・梅隆基金会去年发布的《美术馆员工人口调查2018》

该基金会呼吁:“如果美国的美术馆成为一个象征这个国家丰富多样性的包容的场所,那么收藏和项目对每个人来说也将变得有意义和成为一种享受。”在这方面,确保领导职位的多样性以维持组织的愿景便变得尤为重要。然而,如果在实际工作场所中尚未实现种族的多样性,那么这些文化设施发出的“反对种族主义”的声音能让人信服吗?


古根海姆美术馆参与“Blackout Tuesday”遭抗议

许多美术馆参加了6月2日的“Blackout Tuesday”,但古根海姆美术馆的声明却遭到了策展人琪德里亚・拉布维尔(Chaédria LaBouvier)的强烈反对。拉布维尔曾担任去年6月至11月在该馆中举办的“Basquiat’s ‘Defacement’: The Untold Story”展的客座策展人。

21.jpg

在该馆历史上,由黑人担任策展人的展览可以追溯到1996年奥奎・恩威佐(Okwui Enwezor)作为联合组织者策划的展览,以及去年卡丽・梅・威姆斯(Carrie Mae Weems)、朱莉・梅雷图(Julie Mehretu)和另外4名艺术家共同策划的展览。然而,在该馆80年的历史中,拉布维尔却是首位单独策划展览的黑人策展人。

该展览的核心作品是让-米歇尔・巴斯奎特1983年的作品《The Death of Michael Stewart》。该作品以1983年黑人男子迈克尔・斯图尔特(Michael Stewart)被警察杀害的事件为主题。当时25岁的斯图尔特因在纽约地铁站的壁上涂鸦而被一名警察逮捕,在被严重施暴过后陷入昏迷并在13天后死亡。

年轻艺术家斯图尔特之死给当时纽约市下城区的艺术家们带来巨大冲击。巴斯奎特和斯图尔特有着共同的朋友,斯图尔特在去世前正与巴斯奎特的前女友苏珊・莫洛克(Suzanne Mallouk)交往。对于与其有着许多共同点的斯图尔特之死,据说巴斯奎特受到了很大冲击。在事件发生1周后,巴斯奎特在基思・哈林(Keith Haring)家中的墙壁上绘制了这件作品。

3.jpg

本次展览以巴斯奎特的这件作品为中心,同时还展出了基思・哈林安迪・沃霍尔对斯图尔特事件作出回应的作品,回顾了当时因此事件而在艺术界中蔓延的情绪。展览还重申,“警察对黑人的暴力”在近40年后的今天仍然是一个大问题。

在纽约时报报道的该展览的文章中,了解当时纽约情况的画廊主杰弗里・戴奇(Jeffrey Deitch)称:“巴斯奎特的知名度和作品价格越来越高,然而有关他的研究仍然十分匮乏。多年来,斯图尔特事件给艺术社区蒙上阴影,并引发了愤怒、社会运动和作品创作。40年来,我一直渴望有像拉布维尔这样的年轻女性能够以新的视角重新审视当时的艺术界。”

拉布维尔拥有作家、活动家、记者等多重头衔,同时还长期对巴斯奎特和基思・哈林进行研究。她在18岁时开始对巴斯奎特产生兴趣,而后花了15年进行相关研究。拉布维尔作为古根海姆历史上首位黑人独立策展人,她对此充满了期待,然而在与该馆的领导层,特别是首席策展人和艺术总监南希・斯佩克特(Nancy Spector)共事的过程中,据说发生了许多冲突。

4.jpg

与美术馆的冲突

拉布维尔在展览结束后便在推特上记录了这次冲突,然而在她对古根海姆提出抗议后,她在社交网站上再次解释了事情的细节。

这一切都始于2016年,拉布维尔在威廉姆斯学院美术馆策划的展览中展出的巴斯奎特的《The Death of Michael Stewart》引起了南希・斯佩克特的注意。当斯佩克特在2017年成为古根海姆的首席策展人后,她希望拉布维尔能够策划一个包括《The Death of Michael Stewart》的展览。

此前,拉布维尔曾向黑人系的美术馆和大学提出过展览企划,但均遭到拒绝。她表示她决定回应斯佩克特的提议,是因为希望在一个有意愿介绍这件作品的美术馆进行展示。尽管知道古根海姆与黑人的渊源较浅,但当时她被承诺这个展览将是改变历史的第一步,因此促使了她作出该决定。

2018年,在筹备该展览时,拉布维尔希望保留自己的学术研究版权,因而没有将版权交给美术馆。除了这是一个独立研究的成果之外,她认为将研究内容交给非专业人士也不是一个好主意。然而,在展览准备的过程中,据说斯佩克特试图将自己的名字与拉布维尔的研究联系起来。

在请求借出作品的文件中,出现了让人以为研究是拉布维尔和斯佩克特共同完成的描述,斯佩克特还主张为了确保作品只能这样做。此外,在相关文章中,斯佩克特还提出以联名的形式,用拉布维尔的专业知识来提升文章质量。拉布维尔断然拒绝了这一提议,之后与斯佩克特的关系便开始恶化。

由于拉布维尔拒绝将自己学术研究的版权转让给美术馆方面,因此多次遭到美术馆报复,美术馆工作人员中也没人对她表示支持。

古根海姆美术馆的公关部在媒体希望对拉布维尔进行采访时,在没有告知本人的情况下以无法采访为由予以拒绝。因此,关于展览的采访和新闻活动都是由拉布维尔本人直接安排。此外,拉布维尔还被排除在通常涉及策展人的工作内容之外,例如电子指南的内容制作、展览的私人导览、撤展工作等。拉布维尔还称,斯佩克特和美术馆方面为了报复并不介意临时叫停展览,这样的日子仿佛噩梦一般。

美术馆内部发生的事情,旁观者从外部很难进行判断。但唯一例外的是,在展览临近闭幕时举办的小组讨论。在这样的活动上,通常由负责展览的策展人登台,但这次拉布维尔却被排除在外。取而代之登台的是,向拉布维尔执笔的展览图录中供稿的2位作者、展览开始后古根海姆雇佣的首位黑人“全职”策展人以及斯佩克特。在提问环节中,拉布维尔从观众席中直接向美术馆的做法提出抗议,这一行为也被记录在视频当中。拉布维尔与美术馆的对质被曝光在公众面前,部分媒体也报道了这一事件。

5.jpg

本次拉布维尔对古根海姆的“团结”宣言提出的强烈抗议,也使得她在古根海姆的遭遇变得广为人知。拉布维尔认为,美术馆试图从展览和研究中删去她的名字,她写道:“我在古根海姆美术馆和南希・斯佩克特等领导层的合作,是我迄今为止工作中经历的最种族主义的事情。”

拉布维尔之所以受到这样的待遇,是因为她年轻?还是因为她是黑人?或许两者都有。无论如何,在一个从“把这个展览作为美术馆转机”的承诺开始的项目中,首席策展人将年轻黑人研究员长年累月建立起的研究成果剥夺,如果不服从便进行报复,这样的美术馆个性被一览无余。


违背事实的“团结”声明

话说回来,这样的机构是否能够表达对于反对种族主义的“团结”?拉布维尔的抗议引起了人们对古根海姆的批判。6月9日,该馆以理查德・阿姆斯特朗(Richard Armstrong)的名义发表了一份声明。在声明中,他没有提到拉布维尔的情况,而是说:“当我们目睹并支持针对该国黑人和棕色人种遭受的系统性压迫的不断抗议时,古根海姆承认我们80年历史上的失误,我们正在重新评估自己的角色。”

在同一份声明中阿姆斯特朗提到,大约1年前,美术馆开始尝试在组织内部推出被称为“Diversity, Equity, Accessibility, and Inclusion Initiative”的支持多样性和平等的倡议。然而,在该倡议启动之后,斯佩克特持续对拉布维尔进行报复,这一声明本身显得无比空洞。

对于“Black Lives Matter”,许多企业和组织表示将“团结一致”,但了解内情的人也在不断爆出与事实不相符的情况。在这之中还诞生了一个新的短语“表演性行动主义”(Performative Activism),讽刺流于形式的声明只是一种作秀。本次拉布维尔的事例表明,没有内省的团结声明不过是一种再次践踏迄今为止受到差别对待的人的尊严的行为,而美国艺术界在多样性方面依然存在深刻的问题。

翻译/王崇桥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立场和价值判断。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