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out" src="" title="鼠标点击缩小" />    
艺术档案 > 艺术财经 > 2018年将过半,画廊过得还好吗?

2018年将过半,画廊过得还好吗?

2018-06-24 15:51:41 来源: Hi艺术 作者:吕晓晨、张朝贝


忙碌的2018上半年终于快要过去,各位画廊主南上北下的艺博会征程也即将告一段落。无论是香港巴塞尔、艺术北京、艺术成都、JINGART销售报告中一个个漂亮的成交数据,还是朋友圈中被刷屏的精修展览现场图,都是这些辛勤的一级市场从业者们带给我们的精彩。终于我们有时间和以下九位可爱的画廊主们聊聊,他们中有的经营了十年以上的画廊;有的依然在成长初期探索;有的经历暂停面临转型;也有的选择逆势扩张……那么大家过得都还好吗?

 

按姓氏首字母排列:
陈海涛(站台中国负责人)、程曦行(东画廊负责人)、房方(星空间负责人)、李力(Vanguard画廊负责人)、吕婧(那特画廊创办人)、毛文采(MAO SPACE负责人)、孙彤(TONG GALLERY+PROJECTS负责人)、夏季风(蜂巢当代艺术中心负责人)、郑挪(NUO ART负责人)

 

征战博览会,
画廊要付出多少代价?

上半年的博览会征程即将告一段落,各家画廊的劳碌奔波也得以暂停一阵。还记得5月伊始被刷屏的那篇文章吗?《为什么豪门大画廊补贴小画廊,仍不能解决艺术生态问题?》——《纽约时报》艺术领导者联合会议室里,资深画廊丑一直都在其它领域做生意。画廊是最不像生意的,就像每个时代的黄宾虹和常玉都是不好卖的,所以要养。”郑挪谈到,“对于画廊我也没什么帐,随缘顺势,到现在还活着就说明没亏。”

 

▲郑挪(NUO ART负责人)

 

▲2018年3月,NUO ART终于推出久违的展览“大卫·卓纳提出了一个建议:顶尖画廊在参加艺博会时应该付更多钱,补贴一同参展的小画廊。

这不由得让人回想起,三月维多利亚港边的那一场盛宴: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归来后,国内画廊愈发边缘化引发的各种褒贬不一的评论:在我们本次对画廊主的走访中,站台中国负责人陈海涛提到一件事:画廊参加一场香港博览会的费用,和画廊一整年的租金相近。这个从来就不是亚洲主场的博览会就如同潘多拉的魔盒,国内画廊花费着高额的代价,抱着希望同时也要做好无人问津的准备。对于有的画廊来说,征战香港巴塞尔,就像一场“西部淘金梦”那样。那国内画廊真的有必要去做西方米其林星级餐厅中的那道甜点吗?

▲ 2018香港巴塞尔艺术展现场


尽管星空间画廊参与了2018年的香港巴塞尔艺术展,但房方仍然冷静地看到,正是因为中国画廊业尚处于摸索阶段,因此国内画廊仍处于国际话语权弱势的地位:“本土画廊在香港巴塞尔的境遇,不过是呼唤我们大家从梦中醒来。但本土画廊的边缘状态也意味着巨大的机遇,在各种主流的挤压之下所寻求的独特路径,才是最有未来性的……在这种超大型博览会当中,中国本土画廊基本都是陪跑者,能够蹭一下流量就挺好的。实际上,在上海、北京的博览会当中,我们能够实现的销售收入往往并不比在香港低。”

 

▲房方(星空间负责人)

▲2018年,星空间以“金氏彻平:液态房间中的幽灵”项目参展香港巴塞尔博览会


进入香港巴塞尔主画廊区的蜂巢当代艺术中心,由于近两年的参展,不仅带来了销售和新藏家,也促进了代理艺术家和国外策展人与机构的合作,在负责人夏季风看来这两年的参展“还没有令人失望过”。谈到国内画廊在香港巴塞尔的境遇时,夏季风表示虽然历史短暂的中国画廊的确普遍偏弱,但是“处境困难的欧美小画廊也是比比皆是,它们也不会因为与超级画廊同处一地,日子就会过得比中国的画廊滋润。从这个角度来看,画廊行业与其他产业一样,也是一个企业自身的个体问题。一个画廊个体强大与否,决定了自身的影响力和市场的份额。或许某一天,中国某些画廊与小米、华为等企业分割苹果的手机市场份额一样,也会成为艺术市场中重要的主导部分。但目前得承认中国的画廊还在继续建设中,还需时间,还需不断努力。”

 

▲夏季风(蜂巢当代艺术中心负责人)

 

▲2018年,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参加香港巴塞尔博览会


东画廊、千高原艺术空间都是2018年首次进入香港巴塞尔,尽管只是在“艺术探新”的项目单元。以毕蓉蓉个展亮相的千高原,选择了单价在1.5万-18万元人民币之间的作品参展,画廊坦言即便卖掉所有作品,也赚不回巴塞尔高额的参展费,但是对于这样一个国际平台,画廊所持的态度是“重在参与”——艺术家能在国际平台亮相才是最重要的;而同样以张如怡个人项目亮相的东画廊,在负责人程曦行眼中的巴塞尔之行是乐观且不可或缺的:“说实话,我每年都去香港巴塞尔,今年是第一次居然没看全香港巴塞尔的展位,因为我们在自己的展位忙得不亦乐乎……整体超过我的预期,当然,我们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

 

▲程曦行(东画廊负责人)

 

▲2018年,东画廊参展香港巴塞尔,带来张如怡个展


香港巴塞尔艺术展、艺术成都、艺术北京、JINGART艺览北京……在已经落幕的四个博览会中,不少画廊都几乎“连轴转”地南征北战。当我们提出是否需要这么多博览会的时候,所有画廊主几乎异口同声地给出了肯定的答案——虽然大部分画廊主都表示,博览会并不是每年销售额的主要来源。作为一个集中度很高的实现市场教育的平台,优质的、非同质化的博览会是今天的刚需。正如房方所言:“在开拓新兴市场方面的效率,一个好的艺博会是远远高于单个画廊的。”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2017年7月,经营了六年的那特画廊关闭了位于成都高新区天府软件园的空间。在此之前,画廊创始人吕婧曾有过将空间搬去上海的想法。后来经过对艺术生态的观察和对个人未来发展的思考,吕婧最终决定去纽约充电,关闭画廊的物理空间。在曾经的当代艺术第三城——成都,经营一家画廊比北京、上海困难得多。除了千高原坚持了十年,成都几乎没有更多资深的当代艺术画廊了。没有画廊,就说明市场有很大的短板,开拓市场也需要花更多的力气、更长的时间。“当然也说明,市场也许会有更大的可能性。”吕婧补充道。

 

▲吕婧(那特画廊创办人)

 

▲2017年5月,那特画廊物理空间内最后一个公共项目“七日书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