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人物档案 > 艺术家库 > 国外 > 赫尔曼·尼奇(Hermann Nitsch)

赫尔曼·尼奇(Hermann Nitsch)

2008-11-07 11:37:13 来源: artda.cn艺术档案 作者:artda


赫尔曼·尼特西(Hermann Nitsch)

赫尔曼·尼特西(Hermann Nitsch)1938年生于奥地利首都维也纳,奥地利“维也纳行为派”艺术的代表人物.20世纪50年代末以来,受到塔希主义以及抽象表现主义的影响,行为绘画艺术不断崭露头角。1958年以来,Hermann Nitsch在他的作品中展现了他“纵欲神秘戏剧”的理念,极富感染力。一位心理分析编剧试图通过将策划过的激烈的行为艺术搬上舞台,在观众中引起强烈的宣泄效应。Nitsch不仅仅是一位画家,而且还是雕塑家、表演艺术家、文学家和音乐家。1998年,在下奥地利州的Prinzendorf城堡里举行的“六日戏剧”中,他首次将自己的纵欲神秘戏剧搬上舞台,参加人员约达 500人。他和施瓦兹克格勒等“维也纳行为派”的作品常常以血液、禁锢乃至“虐待”身体的场面,触碰到诸多社会禁忌,因此在上世纪60年代很受非议,大众媒体对其行动演出总是给予抨击,“因此我们每个人都曾被警察盘查过”。

但是现在,公众多少已经接受了这一艺术流派,尼特西的作品也成为美术馆收藏的对象,尼特西强调说,他的艺术是让人对性与死亡二种极端体验达到极限,然后得到精神上的净化。相比之下,他的泼彩画、装置要比激烈的“纵欲神秘戏剧”录像让观众更容易接受。

行为艺术具有特定时间和地点,是由个人或群体行为构成的一门艺术。行为艺术必须包含以下四项基本元素,除此之外不受任何其他限制:

1.行为实施的时间;
2.实施的地点;
3.行为艺术者的身体;
4.与观众的交流。

行为艺术学者罗斯李·哥德堡(RoseLee Goldberg)在《行为艺术:从未来派到现代派》(Performance Art: From Futurism to the Present)中这样说“行为艺术一直是一种直接对大众进行呼吁的方式,通过使观众震惊,从而重新审视他们原有的艺术观及其与文化之间的联系。相反地,民众对媒体的兴趣,尤其在20世纪80年代,起源于民众对进入艺术世界的显著欲望,这种‘进入’包括观赏其典礼、其独特的社团,以及艺术家们设计出的种种惊异(且通常非正统)的表演。行为艺术作品既可以单人也可以群体完成,可含由表演者自创或协作完成的灯光、音效及视觉效果,表演地点可以是美术馆、画廊、或其他‘替代场所’——剧院、咖啡厅、酒吧、街角等等。与戏剧不同的是,在行为艺术表演中,表演者就是艺术家本人,偶尔会有一类似演员的角色,表演内容也罕有传统结构或叙述方式。表演既可以是一系列密集的手势,也可以是大尺度的视觉戏剧;既可以是自发的即兴表演,也可以是经过数月排练的演出;持续时间可从几分钟到数小时不等,场次不限,有否剧本皆可。”


艺术家的作品 Fresco,蕴含着殉难与忏悔的精神,一位“圣徒”扭曲的半身像固定其中,整幅画好比受到虔诚膜拜的圣地,观赏者宛如置身藏骨堂或陵墓,令人毛骨悚然而又满怀敬畏。

Hermann Nitsch 在创作这一作品时,俨然将自己当作宗教崇拜的煽动者,但首先他是一位艺术家:艺术家煞费苦心,透过艺术形式与艺术语言,设计行为表演与宗教仪式。每一“动作”作品均可透过预备素描与油画得到预测,可见 Hermann Nitsch 深受贯穿其创作生涯的鼎盛运动的影响。

Hermann Nitsch 被众多追随者尊为维也纳“行动派艺术”之教皇,他与 Günter Brus、Otto Mühl 及 Rudolf Schwartzkogler 一道,革新了 60 年代艺术面貌,艺术家们摒弃传统油画与雕塑的错觉局限,重塑一种真实而有形、带来强烈视觉冲击的新艺术形式。

Hermann Nitsch 的作品多描绘异教徒仪式、融为一体的长袍游行队伍、耶稣受难的象征性表现、酗酒、裸体、动物祭祀、饮血以及仪式般混合内脏,诸如此类的外在表现形式使艺术家受到赞誉与唾骂的双重对待。时至今日,观赏者已不仅仅是观赏作品,而是成为艺术家艺术仪式的积极参与者。

Hermann Nitsch 的作品将宗教等同于创造力的仪式唯心论。深受古典哲学的熏陶以及质疑基督教神学的持异议者的影响,艺术家透过痛苦与同情,积极寻求精神净化,这是一种残酷而惩罚般的探索,艺术家旨在透过原始本能与古代圣礼,寻求永恒的解脱与启示。

空白画布作为艺术家行为表演的背景,艺术家时而涂抹血迹于其上,时而使用象征性的红色及紫色颜料,对画布发起猛烈攻击。在画廊中,Hermann Nitsch 的作品 "Splatter" 作为圣物而存在:形而上学意义的象征,折射出启示的光环。这些作品传达一种恐怖之美,一种对生命、暴力、侵犯以及极端的崇高思考。

1957 年,Hermann Nitsch 宣布其所有行为表演仅作为终身追求的 "Six Day Play" 的准备工作。1998 年 8 月,此大型艺术项目作为艺术家的第 100 次“行动”表演而开始:重新演绎创世故事。作为艺术家最颓废的行为表演,Hermann Nitsch 宣称此项目为自身艺术创作的顶峰。

Hermann Nitsch
Process
1982, Collage on Canvas
240 x 140cm
       
Hermann Nitsch, Process


Process 是对绘画的一次直观解剖。此处,Hermann Nitsch 的标志性血块被淡化为狂喜般的玫瑰粉红色,既充满希望又令人不悦。Nitsch 将共济会风格的象征图案局限于各自的分离平面,拼贴画的要素即独立于画面内在的微妙含义,又受其侵蚀。

Hermann Nitsch
The Last Supper
1976-9, Pencil and Pen on Paper
155 x 370cm
       
Hermann Nitsch, The Last Supper

Hermann Nitsch 在米兰的法国文化中心构思并创作 The Last Supper 这一作品。根据莱昂纳多·达芬奇 (Leonardo da Vinci) 的著名壁画(收藏于同一城市),Hermann Nitsch 完成与之对应的行为表演,艺术家将 12 幅图画以及 1 幅象征耶稣的巨幅油画,围绕在由一张桌子构成的场景周围。

在这幅素描作品中,Hermann Nitsch 以自己对关于背叛、悔悟及宽恕的基督教故事的理解进行创作。艺术家以解剖图形式描绘每位人物,以此探索圣餐概念:透过吞噬血肉实现精神净化。

中央的基督形象被着以红色,以表现释放的精神力量;基督的脸被描绘成骷髅状面具,咧嘴露出蒙娜丽莎般空洞而顽皮的微笑,令人无法分辨是恶意或好意。

Hermann Nitsch
Golden Love
1974, Mulitmedia Collage
200 x 300cm


在 Golden Love 这幅作品中,Hermann Nitsch 呈现出一幅巨幅拼贴画。画板上令人眼花缭乱的糖果色通俗图案,婴儿坐在动物尸体、花、性变态旁的图像,经过艺术家以独特方式重新组合,使人想起 Robert Rauschenberg 的组合艺术。模拟现代几何形状设计,Hermann Nitsch 方格状的图像作品,介乎科学教科书的精确性及宗教狂热者的激情;作品融痛苦与愉悦于一身,俨然一副中产阶级灭亡与腐朽颓废的缩影。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