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人物档案 > 艺术家库 > 国外 > 亚特·祖米卓斯基(Artur Zmijewski)

亚特·祖米卓斯基(Artur Zmijewski)

2011-03-18 01:02:44 来源: artspy艺术眼 作者:陈颖&胡畔


Artur Zmijewski

亚特·祖米卓斯基(Artur Zmijewski)1966年出生于波兰华沙,是一名视觉艺术家、电影制作人和摄影师。1990-1995年期间他在华沙美术学院学习,后来在全球举办过电影短片和摄影展。从2006年起他还是波兰左翼杂志Krytyka Polityczna的编辑。

他的个展《如果它就发生了一次,就像从未发生过一样》(If It Happened Only Once It’s As If It Never Happened)于2005年在Kunsthalle Basel举办,同年他代表波兰参加了第51届威尼斯双年展。除此之外,他的作品遍及在世界各大知名展览及盛会。

出于对个人在社会群体中生活规则的关注,祖米卓斯基创作了一系列能够反映社会矛盾的作品。他的宣言——Applied Social Arts——从两个方面对他的行为加以了肯定:艺术是一种行之有效的生产知识的方式;艺术有助于政治和社会生活。与社会科学相比,艺术很少基于一种知识的形式加以利用。祖米卓斯基强调了艺术能够在脱离审美领域的前提下,将自己表现得与创历史性的东西和知识的生产分离开来。

早年间作品

“40 szuflad”/“40 Drawers”,(1995)

亚特·祖米卓斯基在他的毕业设计“40 szuflad”/“40 Drawers”(1995)中,创作了一部以图书馆的分类橱柜为对象的回忆录。在每一个抽屉中,他都放置了一些扭曲在一起的、赤身裸体的人的照片。要打开抽屉是需要做出一些努力的,同时,他将观众置于了一种偷窥狂的角色上。同样的情况在作品“Powsciagliwosc i praca” / “Temperance and Work”(1995)中也得到了处理。在这件作品中,祖米卓斯基本人和Katarzyna Kozyra成为了照片中扭曲在一起的那两个人,形成了“一种奇特的扭曲形状”。祖米卓斯基说:“这是一种性爱姿势,两个人互相以新的方式爱抚对方,以寻找全新的愉悦体验。当然,这种煽情的象征手法显然用错了地方…”

“40 szuflad”/“40 Drawers”,(1995)

“Powsciagliwosc i praca” /“Temperance and Work”(1995)  

“Ja i AIDS”/“Me and AIDS”(1996)

“Ja i AIDS”/“Me and AIDS”(1996)

祖米卓斯基1996年的影像作品“Ja i AIDS”/“Me and AIDS”刻画了对艾滋病这种绝症的恐惧感,以及在与其他人进行亲密交流时的担心。在影片中,有两个裸体男人和一个裸体女人,他们以全速相互追赶、相互碰撞。“要知道,与其他人的碰面是一个非常痛苦的经历”,他说。

“Ogród botaniczny / ZOO”(“Botanical Garden / ZOO”,1997)

“Oko za oko”/ “Eye for an Eye”(1998)

“Oko za oko”/ “Eye for an Eye”(1998)

脱离了男女交互的题材后,在作品“Ogród botaniczny / ZOO”(“Botanical Garden / ZOO”,1997)中,祖米卓斯基将关于动物园里的动物和有心理缺陷的儿童的影像资料放在一起。这些影像资料描绘了他们与这个社会的孤立,同时对这种描绘方式表示了质疑并将它们放置在窥淫癖的环境下,祖米卓斯基就身体上的束缚、力量提出了质疑。这些问题随后在电影和照片系列中都有所发展。在作品“Oko za oko”/ “Eye for an Eye”中,祖米卓斯基刻画了一些没有四肢的残疾人的形象。在照片中,他们的四肢被身体健全的人的四肢代替了。因此就出现了一些长着很多双腿和很多脑袋的奇怪的生物。另一种影响是当健康的人与残疾人交谈时所出现的令人尴尬的场面。电影中有一个镜头描绘了一个女人帮助一个男人洗澡,而那个男人没有脚和手指。“Na spacer" / "Out for a Walk” 是一部关于在康复中心的下身麻痹患者的电影,这些患者在强壮、健康的人的帮助下不断进行康复训练。这种残酷的经历需要双方的巨大努力。

“Na spacer" / "Out for a Walk”(2001)

“Na spacer" / "Out for a Walk”(2001) 

“Itzik”(2003)

“Lisa”(2003)

在电影“Itzik”中,祖米卓斯基利用了一些历史事实和宗教信仰来解释大屠杀为什么要给予犹太人杀害阿拉伯人的道德权利。“Lisa”则讲述了一个生活在以色列的德国小女孩,她认为她是一个被纳粹杀害的犹太小男孩的化身。“Nasz spiewnik”/“Our Song-book”则是属于个人回忆的。祖米卓斯基询问了那些很多年以前就离开波兰的老年人,试图唤醒他们对当时的歌谣的记忆。当他们都是试图出记忆的迷宫时,由过去带来的耻辱出现了。这三部电影都描绘了过去的沉重经历给如今生活在以色列的人们带来了多大的影响。

“Lisa”(2003) 

威尼斯双年展“Repetition” 

“Repetition”(2005)

在2005年第51届威尼斯双年展上,波兰国家馆的主要特色当属由祖米卓斯基制作的新电影“Repetition”,这也是他事业发展的一个制高点。这部影片再现了由美国斯坦福大学菲利普·津巴多(Philip Zimbardo)教授在1971年领导的著名的“斯坦福监狱实验”(Stanford Prison Experiment),该心理学实验研究了当人们处于监狱环境下的行为。这一实验由一组志愿者分别扮演“犯人”和“看守”的角色,它的目的在于分析两方面的结果。第一,决定人类在处于一个新环境下的行为的模式;当拥有相同背景的人被迫在一个特定的情境下扮演不同角色(“犯人”和“看守”)时他们不同的感觉。菲利普·津巴多教授的这个实验原本打算持续2个星期,但却在几天之后由于意外情况被中断了:两组志愿者都开始出现了通常被看做是病态的行为模式:虐待、暴力、羞耻感。

祖米卓斯基试图准确地再建造一幢与当时的监狱相似的建筑。通过一系列的甄选程序——包括心理测验和考试,这是为了排除那些心理不稳定的候选人——祖米卓斯基最终确定了7名犯人和9名看守。整个房间装上了威尼斯式的窗户(单面镜),整个实验过程由5部人工操作的摄影机以及多部支持夜视模式的工业电视摄影机录制了下来。除了犯人以及看守外,这个实验的其他参与者包括心理学专家(能够在事态变得危险起来时终止整个实验)、一位曾经进过监狱的犯人以及一位研究监狱体系改良的社会学家。祖米卓斯基的这个实验持续了6天。

“Repetition”(2005)

“Repetition”(2005)

将这个实验进行重演,而没有顾及到现代科学会认为它过于危险——而另一方面来说又很有效。无论你正好赶上看到影片的开头,或者半当中插进来,都会被它过于真实的画面吓到,这些画面中充斥着虐待、窘迫、侮辱、愤怒,特别是人们恐惧的目光——这些都让这个实验看上去非常本真,完全不像一个游戏。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试图尝试创作“Repetition”这件作品了,他参考了与暴力和种族隔离有关的审美学,这在他迄今为止的作品中算得上是最复杂、最富有挑战的作品。这位艺术家通常扮演一种“实验室科学家”的角色,例如:一个由听不见的孩子们组成的合唱班试图合唱Bachs cantatas(Singing Lesson);被截肢者和体格健全的人形成一种身体上的混杂(An Eye for An Eye);一群赤身裸体的人在一个前纳粹死亡集中营的毒气室中玩捉迷藏(The Game of Tag)。尽管这个实验中途被打断了,某些规则也阻碍了它在科学领域中的再现,祖米卓斯基对人的控制欲的观点仍然在学术界和文化界中广为引用。通过这次再现,祖米卓斯基认为艺术使试验脱离其科学环境、并强制其对普通人的问题进行探索的能力来源于现实。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