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行为档案 > [现场]“心与海的悸动”台湾行为艺术节2014

[现场]“心与海的悸动”台湾行为艺术节2014

2014-08-19 16:11:03 来源: 蔡青博客 作者:蔡青


“心与海”阿川国际行为艺术节7/5—13 台南

Mind & Sea - Artrend International Performance Art Festival
策 展 人:叶子启
学术构成:龚卓军

文︱蔡青

2010年在台南的“艺窝风”行为艺术会友中我唱了一首歌:解放台湾统一祖国。台湾南部总是挺绿的多,上次唱这首挑衅的歌,我的朋友对我说在南部唱这个很有可能被人痛打一顿,我倒是期待有这样一个机会。其实我对台湾和中国的事,我偏向于我与我生活了20多年的妻子怡心的取向。而且就我所知的台湾历史与中国的关系,远不及与其它与之有染的国家的关系,比如他们更怀念日本的统治时期,日本占领时却当成自己的家园来建设,现在的一些公共设施还是当年日本在时留下来的呢。而国军从大陆败北无法选择到了台湾,几十年来没有做什么好事,倒是杀了不少人。我在德国时就开始用中国歌在有台湾朋友的集会时玩活宝,最终都是赢得他们的一笑,通过我的歌,我们可以了解彼此,有些处境这边和那边是那样的相近,中学的教课本上写的几乎两边一个模子:“对岸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们要解放我们的同胞......”。
 
这次又要去台南参展,我还想唱一首大陆的歌,而且正有一首适合的歌:中国的国歌-“义勇军进行曲”。其实这首歌也不能完全算是共匪的,在国民党统治时就有了,是当时一个著名的抗日电影“风云儿女”中的插曲,由田汉作词,聂耳作曲。后来被国军200师用于军歌,49年新中国代用国歌,这一用就用到了现在。
 
我想把这歌唱出来,并把歌词写出来。所以去买天灯,准备唱完写完再送它上天。同时也让台湾人写出他们的国歌,还有外国艺术家写出不同的歌,让这些不同的文字有个机会一起放飞。
 
而后我又收到策展人叶子启发来的现场介绍。说主要展场在吴园,附近还有国军废弃的营地,让我突发想到“红军”在此出现多么“恰当”。这又引出另一枝节:红星计划。我的红军从杭州出发,两年来游历了许多国家,在台湾结束倒是真的不错,不仅对应了国共的对台,也对应了我们两地艺术家的策展,那次是我策“出入天堂”请来叶子启,我的作品开始了“红星计划”,这次又是她在台南策展“心与海”请来了我,让“红星”在此走到尽头。而且这还影射了红军从大陆草莽起义,或者说是给了对方第二次绞杀的机会。想象到在草丛中挂上军帽,人们可以射击,或由时间让雨水将其冲淡变色(买的水性彩色纸)。

心与海的悸动


 
策展人叶子启 

9号中午一人坐高铁来台南,先错过了一辆车,多等30分钟,再上了下一班的车。南下不是所有的车都去台南的,有的车直达高雄,中间并不停。小心择对车,一个先生对我说明了这个情况,免得我搭错了车。
下车顺利到台糖常荣酒店,五星级的酒店,先洗个澡,搭出租直接去吴园。大伙相见了,叶子启和她的女儿在礼堂中,一些熟悉的脸浮上来,一帮都从台北过来的有中怡、丁禹仲、刘演生还有纪纽约;外国的有熟人,有芬兰的Irma,端典的大哥和他女友秋霞,爱尔兰的Sineed。这里开车的人真多,我们又分几车去了海边,挂广告,看场地,13号有一天在此集体自由表演。
 
10号第一日表演:1,丁禹仲,重与人的距离,贴近人脸注视与人互动;丁禹仲的贴近静态盯对方很有挑战性,特别是对一个小姑娘,让人担心恋童或性骚扰。2,宇中怡,高雅古典出玚,双手拉气筒充气,长裙下的肚子越来越大,随时都可能暴炸,她缓缓走向人群。怀孕的危机,个人的痛苦成为众人的痛苦,悬念叠生;3,Efi Ben-David站在苹果上,并吃掉了一只苹果。静稳禅定与她学中医有关。4,刘寅生在黑色暗中小灯画图招唤神力,手持衣挂闪亮物,荧光球随地滚;5,Joakim Stampe在盘根老树下身上写满"历史”。Joakim提前就静坐在盘根错节的大树下,头上遮个白毛巾,他露出双手背,各有一汉字“历”、“史”,合拼翻转手指的钩链很有象征意味,简单的动作充满机智!握在手中的小球可以唱歌也很惊奇。6,叶子启梯子在街上架起,一路见绿灯行动爬过,人们鱼串似响应跟随。全程构成一个方形,与我在广州做的有异曲同工之处。她这个作品太棒了,足见其智惠,充分用利了现实环境并拓展了行为艺术的思路。一个日常用具用在不同的环境和背景下产生新的意境!
 
晚餐大家一起吃,聊天,聚会的意义!陈憶玲和瓦旦从台北赶来,Joakim向我介绍一位住在巴黎的台湾女艺术家,他们刚请她去过瑞典的行为艺术节,我们聊到了王度,她居然和王度是一个画廊的?我不喝酒,比其他人早一点回了酒店。

我早点回到酒店是掂记着要去享受酒店中提供的桑拿,10点钟桑拿关门,所以要在这之前,最少在9点半前过来。我回到房间遇到了室友阿道,他今天刚驾车从花莲赶来,说是开了7个多小时的车,累得在床上暴睡,我一个人去了桑拿。第二天才带阿道同去桑拿,一起体验了干烘与湿蒸,接着回去睡觉是太棒了!阿道说,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做桑拿呢。
 
11号第二日表演:1,晁瑞光资深环保卫士,录像从海边收集的垃圾,现场将垃圾分类排列,人们也可上去亲自动手;2,蔡青《天下共触》:结束为期两年多的红星计划。唱歌、将义勇军进行曲词写在天灯上等待放飞(由于城里不能放天灯)。3,叶育君,表现上班族现实烦恼,她如同在记日记,有时站上桌子让我想到卡洛琳,史尼曼;4,爱尔兰的Sineed找来另一位台湾女子蒙衣上台,请观众脱她们的衣服,最后的结果就是俩个裸女,她表现彼此一样的概念;5,Pawel讲台湾史和现在人们共有台湾,他作了许多功课,印出一些招牌。太阳暴晒,赤脚艰难,加上大声讲解,实在是让人同情;6,丁丽萍系列作品x,与“人”冲撞,头顶石块艰行,爬行在地推纸与纸袋绕小池一周收回“人”字。丁丽萍做互动行为时太猛烈,把Irma撞得不敢接近了。准备做作品,她刻苦用功又很下力,老戏重演,只在不同的场地下加入新的原素。
 
中午先让几位志愿者帮我折纸帽,我在对面小店喝了咖啡吃了简餐。人们陆续到时就让志愿者发给每人一个帽子,在桌上挂有“红星计划在此结束”字样。在第一个节目将完时我给人们送帽子,志愿者们也响应。我是当天的第二个节目。
开始时,我以聊天的方式出现,我说汉语,由丁丽萍帮我翻译成英语。我讲到了我与台湾的关系之深,连妻子都是台湾人。我讲到4年前我在台南唱了一首歌,“统一XX 解放XX”我故装糊涂;我讲到了红星计划,让一志愿者上来折帽,当场送人并签了字。
我上台,带着我的手椅行走,横举过马路,高举喊“I am here”,我喊出2014年7月11日我在这里,用民国计时要减去11年(台湾与中国算年历要移位11个数)。我放下椅子,试图站立其上,用很慢的动作,一种舞踏与雕塑之间的关联。试了二次,不得站上。放身在椅子上,做出骑马“射击”的造型(现在网上流行的)。结束此动作,折起椅子丢在一边,这时奇迹般的情节发生了,那个迈克风从阴影处慢慢地自动的滚了出来,夹带着振动的音响,正与我丢出的手臂相遇在一个相交的位置,我慢慢提起它,放在嘴边,欲唱不能,因为之前的动作太耗力,气喘得急,稍会儿后才能颤颤微微地发声,我唱起了国歌。这么熟的歌竟然还会有一二处忘了,连唱了两次。向台下招唤志愿者上前来唱他们的国歌,幸运的是最终有一个人响应了。她在唱时我走向那些老外,他们很不愿合作,我说给他们布置个家庭作业,隔天在海滩请写下诗歌字句或民歌歌词。外国人特别反感“民族性”(国歌),我对他们说主要是想有不同的文字,来象征全人类。
台湾人唱国歌时许多人站起敬礼或同唱,也有许多人坐在原地并不响应,可见台湾的政治倾向各取所愿。唱完了歌我牵着这位志愿者上台写字于天灯上,在写的过程中,我听到在空间中有一种低沉铿镪的曲子在伴奏,还有奇特的一阵阵风声吹漂过,后来才知是丁丽萍临场弄风,那美妙的音响是晁瑞光在操作健盘,谢谢诸位的不谋而合!这里不能放天灯,在这里只写下了两首歌的歌词在同一天灯上,我还有另三个天灯,留待隔日的海滩行动。

我的《天下共融》下半部将于13号在海边实施,完成“心与海”的全程,天灯上将写满各种文字,表达天地共融,人们和睦相处的心愿。遗憾的是在忙中忘记一个细节,在台上应将备好的纸帽拿出,戴上,在合适时将其从台上抛向下面的观众,与前面进场前发帽的铺垫有个伏笔一样的连接,自然将作品的两个部分-红军与国歌巧妙地连接在一起,这该是多棒啊!(人们已在开始前领到了帽子)
 
我的作家朋友小洁在我表演前带一女友即时赶到,我把相机交给她让她帮我拍照,她的朋友用我的手机拍。她原说晚点回台北,以为有时间以后聊,后来还是说早点回去了。她好象来的使命就是帮我拍照,我甚至还没有机会拥抱她一下,后来想起来很难过!她原是画插图的,写作上更有成绩,一部小说得了奖,还被拍成了电影,我很为她骄傲。很久前我们在巴黎认识的,后来她的妈妈成了我的干妈,她的家在台北。
 
上台来互动的志愿者黄冈是一个身材矮小的女孩。我原来在台上用眼朝她的方向示意另一位女士上来的,结果那位没反应,而勇敢的黄冈上来了,她不仅唱了她的国歌,还与我一道在天灯上各写个的歌词。结束表演后老艺术家阿道对我说我运气好找到了她,否则可能没人上台。她对我说她的名字叫黄冈,我说与我第二故乡的临城黄冈同名,显得亲切,我们成为朋友了。后来她又带来另一位靓女,那女孩长得很美,很山地,非常热情,从她嘴里得知黄冈刚获得青年诗人“杨牧奖”。她们不久7个人会和阿道大师一道去欧洲爱丁堡巡演一个月,好牛呀!这帮人该在两年前认识的,那时也是一个在台湾的假期,叶子启说她在花莲一个工作坊中有安排她的代课,说是每天早上还有迎日出跳舞的内容,后来我没去成,因夫人要呆在家不能陪我去,我见要一个人坐几种不同的车折腾,想想还是放弃了,说起来遗憾,我们的缘份到这次才真正到。阿道老大对我说随时欢迎我来花莲,那几个女生对我说今年十一月中她们在台北要跳一周的舞,希望那时在那见到我。
晚上大家一起在二楼吃饭。楼上很热,台北的女艺术家叶育君醉酒,怀疑她中暑了,还连夜送去了医院。她今天急急从台北赶来马上又上场表演,这大热天可要悠着点!这店太热不说,这顿饭也超贵,每人掏300台币,对比起前日的200台币,此餐完全不值。
 
12号台南,心与海行为艺术节第三日,1,Lewis吹管子无声,用各种日常用品弄出不同的声音,艺术家是个大个子,可是他常常是沉默的。2,Chuyia Chia黑布蒙面,场内的灯全关,光线只有从一道着的门射进来。她摸黑寻找散落一地的珠子,再用嘴放到碗里,结束是以关上门而去,留下一片黑暗给人们。3,林季怡让人们给一树取个名,过程很无聊,有人甚至留言说她的作品令人生气,她一一念出留下的字,她仍然很平静,最后一个叶子她说留给一个特殊的人,是纪念民主斗士“南榕”。这件作品到终了才揭开迷底,突然你能感觉到她的柔中见钢,宏大深远的力量!4,Irma诗意的玫瑰和纸墨。先赤脚在长纸上留下印迹,再抖落两把的玫瑰花瓣于纸墨上,又起身举起纸来,流下的墨汁如杆子正好举起了无数的花朵,天之造化!她将这些卷起拧成一团绑住如石。地上摆着的几个黑色的石块,在她手上如花一样绽开,大张白纸中间是墨染,将其一个一个挂上晒衣架。这时她郑重地拿出剪刀,手持剪刀将纸中黑心刮下,中空显出如各种不同人物的肖像。最后将大片的吊物取下一个个套上自己的脖颈,有如套上了千层枷锁,如磐石的浪漫同时也压在了头上。作品表达干净利落,富有仪式性。5,纪纽约设局让观众玩运气游戏,他总是第三者,周围挤满了找乐的人们。6,阿道表演原住民祭式:神秘、隐喻、浓重、卷入了许多人一起不停地狂舞,连续不断地游动和循环往复的跳舞,喝酒是贯穿始终的,人们不再感觉累了,只是忘我地跳,真是疯狂!!他的伙伴是一帮年轻的山地女孩,热情奔放,抱成一团。

 

行为节的节目三天结束了,策展人叶子启也很满意,每天的作品都有不同的起伏。表演刚完,陈憶玲和瓦旦又要急着赶回台北,可惜明日就是海边的自由表演日了,他们要在的话可以加入的。我叫瓦旦给王墨林带去我的第二本书《行为艺术现场》,书中最后一章写了“台湾大墨”。
晚餐是在一个好吃的餐馆订了位,几张桌子拼在一起,成为一长排,所有的艺术家,朋友和工作人员坐在一起,这里真正感到了轻松愉快。大家开着玩笑,彼此调侃,令人兴奋的是,我们欣赏到了Joakim的简洁而抓住特点的对每位艺术家行为的摩仿,让我们笑得前扑后仰。人们向他说出艺术家的名字,他只是一个表情一个小动作就能表示出那位作品的精彩细节,他太有才了!
 
13号去海滩,在海滩自由行为两小时,5-7PM。
在旅馆出发之前我问Joakim大我几岁,他是1957年的,那就是大哥了。送大哥我的两本中英文书。来到海边,我们在桥下的阴影处集合等人,有空闲时我与秋霞叙了旧,她原是新加坡马来人,我们早就认识,她会连续不断地唱无数个中国歌。
 
面对大海,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在海滩有一百米之间立了标志,艺术家在这个范围内自由行为,独立的,组合的,随机而行。周末之时5点以后来海滩的游客也很多,艺术家观众都在中心的位置聚集,表演的,看的,加入的,大家不分你我,共同享受这一段美好时刻- 心与海的悸动。
 
我开始请人在天灯上写字,先后几位外国艺术家写了字,学术主持龚卓军先生写出漂亮的4个字“鲲鯓海滩”。
 
鲲鯓海滩,我实施行为艺术作品《天下共融》下半部分。当日大风,烈日炎炎,天灯升天遇到困难,两个都被风吹歪,燃烧起来,而且风向是吹向树林,十分危险,只好放弃飞升。以手牵着第三个印有国歌的天灯在海滩游走,不停的风吹鼓起文字和与之牵拉发声的节奏,也很令人兴奋。

但是不久我就不这样认为了!
当我回到台中,在隔了一天两夜之后也就是15号清早起来,当我对镜刷牙的刹那我突然很难受,因为我看到了我失去了出现一件佳作的机会。!我为何不在沙滩那天的傍晚,当人们都玩完了,人们准备离开沙滩之间,天幕黑下来之时,点燃我剩下来的天灯和残骸,就地烧毁?那不是最好的结束和富有隐喻的去向吗,也可以说这是一个绝无仅有的契机,去展现最牛的传递与最佳的结束!?我没有这样做,并且还没有马上意识到这一点!明显地,这证明我不是一个天才!!是的,每次做作品都会留下遗憾,而这次是无法原凉的!这会让我很久无法释怀。

14号的讨论主持是南艺的龚卓军教授,他是谢德庆专集的译者,对行为艺术深有研究。一连几日的行为艺术节他每天准时必在,看得很认真,还不停地记录,是个严谨的学者。总结讨论会是安排在台南的“绝对画廊”里,吃完了中午的便当,龚卓军教授请每位艺术家用5分钟讲解自己的作品,他之后一个一个评价,提出意见,艺术家再回应5分钟。这个安排非常好,讨论起来很切实,Irma很欣赏这个方式,称之为少有的经验。
临走送给Sineed一套英文书,这是她在北京时就想要的,那时她来去匆忙,现在送给她算是表示友好。
走时拥抱叶子启,我说向她学到了许多东西,如果我9月份的节用上一点她的做法,就算是没白来!很怕到时她来了照顾不周,只有力争把事情办好,9月北京见!
 
和大家离别后与波兰艺术家Pawel一起坐高铁。他去台北与家人会合。这次来参展的一大特点是“亲友团”,那个美国人Lewis离开波斯顿,与台湾女人结婚生有两个孩子,长期住在台湾;波兰的Pawel也是有个台湾老婆,一个儿子,他们是来渡假,平时住在波兰。而我也正是有个台湾老婆,所以这次他们的广告上介绍的是如此:Lewis美国/台湾;Pawel波兰/台湾;Cai Qing德国/中国/台湾,显然因为我有台湾太太他们把我看成是自家人了。
的确我来台湾如同归家,我从没有大陆人能进入台湾的20几年前开始就经常陪女友回台湾她的台中的父母家。对这都很熟了,也很欣赏一些方面,比如人注重健康的态度,和享受可口的饮食。这次我一个人从台中北上台北,到台大医院拿我的病历,又独自一人南下参加台南艺术节,我可以独往独来了。我喜欢在诚品书店买书,还有个享受9.5折的会员卡。不过这次我在台中的诚品没买到书,却在另一家书店买到了一本不错的新书《除非我们寻找美丽》,作者是去年一起在中国美院开跨媒介研讨会时遇到的黄孙权。
 
这次去台湾一方面是参加艺术节,一方面是把在台大医院我的病历拿回到新加坡。我几年来每半年去一次台湾看医,台大医院门诊的谢松洲医生救了我的命,我的病在他那儿得到了正确的下药(Plaquenil),每日两颗,这药调整好了我体内的抵抗体,我的抗体过高,因此要降下。已经几年了都是吃同样的药,这药也可以在新加坡开,有身体保险就成了免费。这次去拿回病历,以后就不是必到时一定要回台湾了,就近方便。

2014.7.26 蔡青整理于新加坡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