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艺术背景 > 吴鸿|关于“新冠综合症”的几点思考(三)

吴鸿|关于“新冠综合症”的几点思考(三)

2020-03-15 15:44:32.923 来源: 艺术国际网 作者:吴鸿



1、从本片段集开始,小集名称改为《关于“新冠综合症”的几点思考》,之前的名称“关于新冠病毒的几点认识”过于拘泥病毒本身,一则本人并非医学专业,就病毒本身的问题谈多了,难免露怯;二则,由病毒的流行继而带来的封闭和隔离等诸多问题,实则为一场从个人到社会的重大心理震荡和冲击,由此而引起的在社会、文化、经济等各个层面的反应,以“新冠综合症”来概括这场因为新冠病毒的流行所带来的社会文化现象,可能会更加宽泛和自由。本人之所以愿意将这些思考片段写下来,不求在某些特定领域有所深入,无非是想在这个漫长的居家封闭时期内,思维不至于停滞和盲从。

2、本次病毒的大流行,与人类历史上的历次病毒流行相比,其最大的不同,除了病毒本身的生物学和病理学不同之外,就是在一个网络信息传播空前发达的背景下的空前的人身物理隔离。在各地的封城、隔离刚开始的时候,有人说中国社会被按了“暂停键”。且慢,表面上来看是如此,而在另一个看不见的赛博空间中,情况正在翻云覆雨、云谲波诡。由于目前的社会普遍对于官方主流媒体的不信任,加速了民众通过各种以独立立场为标榜的自媒体获取“真实信息”的迫切性。关于这些观点极度分裂的自媒体内容,实在不好评说,居左居右都会不讨好,都会招致一些“真正”真理在握的人来教训你。所以,在看似广泛、平等的互联网空间里,你只能选择更小范围的“朋友圈”,扮演好在这个特定的圈子里你必须要扮演的角色,说着这个特定的圈子里大家所默认“有思想”的话,这样你才可以似乎能找到一点“共同价值”的归属感。我相信,很多人在这段时间的居家隔离中,就是以这种方式打发着“新冠综合症”时期的无聊时光。问题是,这种看似平等、自由的网络言论环境中,是否也暗藏着另一种集体无意识的盲从和愚弄?所以,在上一节中我提到的“思维不至于停滞和盲从”,正是有感于在这段时间中,各种左的右的“真相”和“阴谋论”看多了,不但不能给我们带来独立思考和判断的依据,反而每每会陷入另一种盲目之中。当然,真正的朋友圈还好办,要么尽量缩小这个特定的“朋友圈”的人数,彼此真正可以沟通的人在一起才能讲点真正想说出来的话;要么话不投机半句多,不说话,甚至大不了退群而已。真正为难的场合是同学群或家庭亲友群,平时大多可能只是一些叙叙旧或聊聊亲情的话题,而在这个特殊的时期,免不了也会转发不少立场迥异的“独立”见解。而在这些群组并不适合讨论这些问题,这样,因为“新冠综合症”而将这些平常被掩藏着的不同的社会、政治观点,在一些特定的社会关系中被激化和对立起来。而在封闭、单调的空间环境中,这种在特定社会关系中的社会政治观点的对立情绪又无法得以排解和转移,如果这种“新冠综合症”带来的社会氛围不能及时化解,将会给整体的亲情社会带来巨大的撕裂和隔膜。这种隐形的社会创伤将会长远地影响到我们今后的日常生活之中。

3、关于谁感恩谁的话题,这是由一个愚蠢的官员挑起的问题之争。我想,除了那些在疫情刚刚爆发的阶段,在极度的群体性恐慌心理已经蔓延至全国的状态下,那些能够克服着自己内心的恐惧,冒着生命的危险奔赴疫区的医护人员,谁有资格谈到让我们“感恩”?!谈到委屈和伤害,在这个特殊的“新冠综合症”时期中,谁没有委屈?谁没有受到伤害?在我因为疫情暂居的这个地方,我亲眼所见的一位母亲领着一个十岁的小女孩想出小区打针,被那些“红袖章”们因为地方领导要来检查,而训斥着“让她自己一个出去!”这个被为难的母亲,因为她所处的地方不是舆论中心,自然不会有任何人会关注她和十岁的孩子在那一刻所受到的伤害,她内心的委屈又能和谁去申诉和叙说?即使是一个几岁的幼儿,哪怕是一天不出门都会喊破嗓子,而在长达几十天几乎是足不出户的漫长时间中,这将会影响到他们一生的内心伤害又有谁会关注?所以,我想,疫情还在继续,辩论双方能不能别再急着扯这些闲篇了?先稳定武汉的疫情,把那些支援武汉的各个地方的医护人员赶紧撤回去休整,恢复体力、精力。一方面,他们也是血肉之躯,也有亲情牵挂。及时的让他们回到家乡休养生息,这是对他们以及他们各自的家庭的最大感恩和尊重。而另一方面,随着各自返城复工和社会生活的正常化,疫情的死灰复燃也是不可避免;与此同时,世界性的疫情爆发也已经是一个时间长短的问题,病毒再经域外输入的问题也如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是悬在我们头顶上的威胁。而这些已经在疫区积累了大量的实战经验的各地精兵,更为主要的是,他们已经战胜了自己内心的植根在人性深处的恐惧,他们将是决定我们是否能打赢下半场疫情的根本保证。因为下半场的死灰复燃性或域外输入性的疫情,都有可能随处开花。所以,从现在开始,要充分利用上下两个半场之间的“空档期”,必须要保护好他们,让他们赶紧得以休整。因为,如果有下半场,我们只能再依靠他们。现在说其它的,都是白扯!

4、因为居家无聊,刚好看了一个关于旅美历史学家许倬云的访谈视频。在访谈中,许倬云提到在十八、十九世纪,掌握财富的是工厂主,而在二十世纪后半至今,在金融家掌握了社会财富。据他的说法,美国现在是不到五万的金融阶层掌握了社会90%的财富。美国今天的社会现实就是金融的进一步寡头化,以及中产阶级的萎缩。另外,随着产业转移之后导致了大量技术工人失去工作和尊严。特朗普的竞选成功,正是因为他所提出的竞选纲领能够同时满足金融寡头和蓝领技术工人的需要。我在上一集的“几点认识”中也提到了特朗普政府现阶段处理疫情的态度和方式,也正是因为建立在金融投资信心基础上的选情需要。截至目前,我们实在无法预测疫情下一步在美国会发展到何种程度。在好莱坞电影中我们所熟悉的,在人类存亡的紧要关头会站出来承担世界责任的“美国精神”,在此次疫情中,迄今为止我们并没有看到。面对疫情,如同二战时期面对纳粹的扩张,我们期待美国能够早日醒来。

5、在许倬云的访谈中,他还提到了在一本名为《正确的历史》的书中,作者提到了西方文明的基石是来源于“犹太人的上帝”和“希腊人的求知”。神所代表的真理和科学所代表的理性,是西方文明的逻辑基础。我想,在这次疫情中,我们所不能理解的很多欧美国家政府和社会大众对待新冠疫情的方式,比方说,只有病人才需要戴口罩这样的逻辑,恰恰是从既有的处理流感疫情这个经验中所得到的“真理”:只要病人把口罩戴上,就能够阻止病毒的传播。这个逻辑本身没有错,只是他们忽视了此次疫情传播的“潜伏期”这个重要的节点。意大利现在已经错失了控制潜伏期这个重要的时间节点,可能会沦为另一个“武汉”。

6、二战以后,意大利的政治和社会层面都在反思一个问题,如何通过制度设计来避免再出现一个墨索里尼这样的独裁者。而这种制度设计最终的结果就是“分权”,把权力从中央政府向下一级级的分下去,相互之间彼此制约和制衡。同时,随着欧洲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诞生于六、七十年代中间偏左的“第三条道路”时代的结束,随之而来的是从极右到中右、中左等各种政治主张的政党的大量出现,分散了社会的政治资源。由此我们可以看到,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多党联合执政成为了欧洲很多国家政治生态的主流,其背后的现实是一党难以独大并独立组建政府。而多党联合的前提,并非彼此间政治理念的认同,而是各种政治利益相互妥协后的松散型联合政府,一有风吹草动,往往就会带来巨大的政治动荡。意大利政府,自强人贝鲁斯科尼的时代结束之后,就一直面临着这种不稳定的多党联合执政的政治局面。所以,此次疫情自中国之后在意大利重新爆发,可能自有其必然性的成分。

7、韩国的情况,在上一集所提到的民间社会力量历来与现执政的政府不配合的“传统”,随着疫情的急剧加重之后,文在寅政府终于可以抛开来自民间社会和反对党的掣肘,强力采取了一系列的应对措施;同时,我在上一集中所提到的韩国的医疗基础和研发水平,终于发挥出了重要的作用。由此可见,韩国能从疫情爆发时的迅猛,到数天之后的稳定控制,以及人数极低的致死率,或许能够从一个新冠疫情“差等生”转而成为“优等生”。同时也给他们的医疗产业做了一次最直观的全球宣传。

8、以上观点,斟酌再三,只为记录自己在这个无聊时期的所思所想,同时迫使自己保有一点独立思考的能力,而不至于在主流宣传之外,被另一种道德表演式的“独立”所裹挟,并无其他目的。但也或许会因为不合乎另一种“主流”的精神,而被某些人斥为五毛。行文的过程中,收到朋友发来的一张图片,标题是“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涉美宣传指导纲要问答”,似乎是ZGXC部门的内部文件,我只能给朋友回了“呵呵”两个字。这种类似于莆田系医院内部培训材料的口吻和做法,我实在无法认同是宣传部门的所作所为,只能理解为又是轮子们的杰作吧?反G也要反的有点智慧,像你们这种低级龌龊的搞法,我能相信你们即使能反掉G之后,不会再是另一种独裁吗?

2020年3月11日 

 

 

扩展阅读

艺术档案 > 艺术背景 > 吴鸿|关于新冠病毒的几点认识(二)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立场和价值判断。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