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艺术背景 > 新冠病毒时代的艺术,当下我们应该做什么?

新冠病毒时代的艺术,当下我们应该做什么?

2020-04-09 10:22:57.375 来源: 美術手帖online 作者:藤井慎太郎


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的影响,世界各国的文化部门都受到了严重打击。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文化政策?早稻田大学专攻法语圈欧洲和北美当代舞台艺术的教授藤井慎太郎对现状进行了分析和解读。


640.webp.jpg

▲ 纽约时报广场  Photo AC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急剧的扩散使整个世界摇摇欲坠。目前既没有疫苗也没有治疗方法,为了防止感染进一步扩散和医疗崩溃,似乎只有封锁和隔离才是唯一的处方。在欧洲,继首次经历感染爆发的意大利(3月9日完成全国范围封锁)之后,西班牙(3月16日)、法国(3月17日)、比利时(3月18日)、英国(3月24日)......相继施行了全国规模的戒严(封锁措施),禁止国民外出。
与仍然处于活动和外出的“要求自我约束”阶段(编注:原文发表于4月4日日本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之前)、日常生活照旧的日本不同,欧洲各国(除了经营生活必需品的店铺之外)所有商店都拉下卷帘门,人群从街道上消失,封锁下由警察和军队维持治安的城市,正是字面意义的科幻小说里世界(在我看来,这正如东日本大地震和核电站事故发生后的日本一般)。媒体不断报道感染者人数和死者人数的增加、医疗现场的困境。病毒轻易地跨越国界,发达国家都在努力应对本国国内状况,关闭国境,而缺乏国际合作的机会。4月,在观光者和临时居民匆忙归国后,大多数国际航空旅客航班将被取消,国际人员流动即将停摆。虽然预计到在经济上即将遭遇急刹车,并很容易陷入超越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前所未有的经济衰退,但为了尽可能减轻市场和公民的不安(由于欧盟委员会暂时放宽了欧盟成员国的财政赤字上限),每个国家都努力推出巨额的经济对策。
在这些国家,在外出禁令之前──仅仅几天──剧院、电影院、美术馆和博物馆纷纷关闭。文化设施被认为是感染风险高、应该避免的危险场所(还记得在莎士比亚时代,伦敦的剧场因为瘟疫的流行而几次关闭),剧院和美术馆的关闭预计将比原先假设的时间更长。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由于人流和资金流动严重停滞,文化产业将遭受不可避免的巨大损失。


公共领域危机

今天的艺术文化产业,特别是在欧洲这一模型中,“公共之物”(res publica)具有双重含义,它得到了公权的支持,同时也向所有人开放和共享。然而,在“所有人的健康”这一更重要的公共性之前,作为“公共之物”的文化产业也处于危险之中。观众(the public)前往剧院观看作品是对作为“公众之物”的剧院的最大支持,但当它增加他人和自己的感染风险时,公共性之间产生了二律背反(野田秀树的“不要关闭剧场”这一信息,作为一个戏剧人的发言是完全可以赞同的,反过来看,作为东京艺术剧场这一公共剧场艺术总监的发言是否合适,则有待讨论)。 
新型冠状病毒危机不仅首先威胁到文化的公共性基础,还使公共领域本身陷入危机。从保持社交距离(social distancing)和隔离这一表达中可以看出,这鼓励与他人保持身体距离,应该避免去看望年迈的家人、与朋友一起吃饭、握手并亲脸颊作为问候。发布紧急声明的国家采取了限制个人自由(特别是移动的自由、集会的自由、营业的自由)的封锁措施。它命令人们在家中隔离,并且不能进入如广场、公园、街道等本质意义上的公共空间(包括剧场),并且使得同一空间内几乎不可能与许多其他人物理共存。在目前有许多无症状感染者这一情况下,每个人都是潜在的感染者或风险(特别是如果检查不充分的情况下),于是人们被迫用警觉性的眼睛看待他人,物理距离变成了心理距离。
由于经济活动停滞不前,世界范围内的空气污染显着减少。并且由于许多英国民众自愿参加英国的医疗志愿者,在这之中可以看到被称为“灾难乌托邦”的利他主义行为,是为数不多的救赎之一(然而,也有很多抢购或倒卖那样自私自利的行为)。在这情境之中,对于公众来说,由于实体公共空间的闭锁,被称为虚拟公共空间的互联网、SNS是与他人交流和维持公共关系的最后堡垒。通过互联网,许多美术馆、博物馆和图书馆公开了其所拥有的藏品、书籍和资料。音乐家在网上举办音乐会,剧院和演出团体(甚至是个人)在没有观众的情况下进行演出并转播,或是公开过去演出的视频(但就舞台艺术来说,虚拟空间并不能完全取代剧场这种物理空间)。


国家的“公共性”复权

虽然公民共生和合作这一公共性受到威胁,但国家的公共性质──回应国民的渴望──却得到显著的复权。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关闭了国界,不仅限制入境,也限制了出境。目前,没有签证的旅行是不可能的(国外公演事实上是不可能的)。即使在申根协议废除边境管理并保证人们在欧洲自由流动的地区内也恢复了国境管理(虽然是暂时的)。即使在新型冠状病毒危机结束后,仍将保持中长期的入境管理(很多国家一定会要求出示健康证明)。对于以人们自由流动为前提的国际文化交流,特别是对于国际艺术节来说,这可以说是一个破坏性的打击。在新作品的创作已经减少的情况下,不仅在采取封锁措施的地区,甚至在其他地区,春季和夏季的国际性活动都面临着取消、推迟和缩小规模。
无论是从卫生还是经济角度或从文化角度来看,针对冠状病毒的措施都首先以国家为基础,欧盟、世卫组织甚至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等国际组织的姿态都在国家的影响下变得模糊不清。固守国境内侧(“我家”)的国家和国民自发要求团结一致的倾向更加明显,即便限制私权也要实施强权对策,扮演“强势引领者”的领导们正得到来自世界各地(再次)的支持(一部分种族歧视、排外倾向也将是必然的趋势)。由于德国、荷兰等国反对所谓的“新冠债券”,意大利和西班牙对欧盟尤其是“北方”的成员国产生了强烈的幻灭和近乎绝望的愤怒。匈牙利总理奥尔班利用这种混乱,进一步集中自己的权利,进行接近独裁的统治。虽然近年来的情况,时常被指摘与20世纪30年代的情形相似,但目前的情况是,国民国家纷纷制定巨额国内经济措施,而这更像是1929年大萧条后的罗斯福新政和同盟经济。我们必须对此保持警惕,并观察未来的趋势。
在禁止举办活动和外出的情况下(或是要求自我约束),和餐饮业与旅游业相同,艺术文化产业也遭遇了设施关闭(或者是参观者的大幅减少),导致组织和个人收入大幅减少,威胁到产业活动的可持续性。在舞台艺术中,不仅作品的表演而且新作品的排演都是不可能的。再加上因取消公演而退还入场费,小规模剧团的经营可能会立即陷入僵局。能够长时间应对这场消耗战的只有大公司或公共组织。即便像Netflix这样的私营公司的支持不容忽视,但它最终也依靠国民国家。在欧洲国家,即使艺术文化领域(至少在意识和管理层面)的私有化正在取得进展,但国家这一“公共”的复权也极为显著。


各国文化支援政策

详见:疫情之下,各国推出了怎样的文化艺术援助政策?


基于合作的迅速行动

回头来看,日本是怎样的?在日本,对文化的公共补贴的绝对额本来就很低,私营(非盈利)部门并不强大,财政基础薄弱的小组织和个人支撑着文化产业的核心。由于大部分依赖于入场费收入,因此活动的限制和取消对其影响十分严重。无论是组织还是个人,都面临资金枯竭的问题,但仍然没有找到应对危机的方向。
具体来说,我们能做什么,我们应该做什么?虽然正在写这篇文章的我并没有明确的方向,但我想将已经调查过的每个国家的紧急支持措施在这里记录下来。
首先,不论在英国、法国和德国,正因为能够理解小型组织、公司和个体企业主(自由职业者)在支撑着艺术文化产业,才会重视对包括自由工作者在内的个人和中小型企业、组织的拨款、支援和贷款。这一点在日本尤其重要。
此外,在目前个人和组织都试图进行自卫的情况下,我们需要的是不要忘记(正如法国文化部所说的)“合作”。财政基础相对稳定的组织(即是说,第一是国家或自治体,第二是他们设立的助成机构或文化设施等外围团体),应该团结并支援处于不稳定状态的外部组织(表演团体和制作公司),以及更加缺乏保障的艺术家个人/工人(当然,处于困境中的不仅是艺术文化部门,与其他的部分共同合作也同样重要)。
对感染的担忧和对未来的担忧日益增加,因为在冠状病毒这种看不见的、未知的威胁面前,我们仍然无法看到疫情平息所需的时间。在充分吸取东日本大地震的经验和教训的同时,希望国家能通过福利、补贴和贷款向包括组织和个人在内的艺术文化部门提供足够的资金,消除对于未来的不安。文化厅应该与经济产业省和厚生劳动省合作,彻底地宣传信息、支援相关手续、展开后续行动,采取挽救前半年度低迷(正如地震发生后)的积极措施。对于接受公共补贴的组织,希望政府能够考虑即使补贴的项目取消,也不要求退还已经支付的补贴,进一步放宽补贴的使用限制以应对损失,并提供高度灵活的(可以充当为运营费的)资金。对于公共文化设施,不收取活动中止的场地取消费用(模仿新加坡的做法),减少场地使用费以支持将来的活动,在互联网活动和恢复后的活动中更多地采用艺术家(比如购入作品)并以等价支付。
野田秀树在2011年地震发生后首次表示“不能关掉剧场的灯”。3月1日,他表示“一旦剧院关闭,恢复可能很困难,这意味着‘戏剧之死’”,“希望公演能持续下去”。好像认同这番发言般,文化厅长官宫田亮平也在3月28日表示“日本的文化艺术之灯不能关”。但在目前的情况下,关闭文化设施是不可避免的(随着形势继续恶化,它正在成为一个共识),那么为防止组织/个人资金的耗尽、活动崩溃,资金的支援和基于合作的快速行动在当下比什么都重要。
此外,从现在开始,我们将如何恢复世界上由病毒造成的一些分裂?我们需要运用共同的智慧来使延期的奥运会以及文化项目成为全体健康、市民的公共性、跨境协助的象征。

翻译/刘琳娇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立场和价值判断。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