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艺术生态 > 逃离大都市,超级画廊为何纷纷回归乡野开空间?

逃离大都市,超级画廊为何纷纷回归乡野开空间?

2019-07-07 15:55:00 来源: artnet 作者:Lorena Muñoz-Alonso︱译/Yi Cao


 ▲ 国王岛(Isla del Rey)。图片:豪瑟沃斯,摄影:Hélène Binet


 巴塞尔艺术展已经于上个月已经落下帷幕,威尼斯双年展在夏季仍吸引着人们的目光,大批收藏家正在世界各地的机场办理着头等舱登机手续。这一现象只能说明一件事:在这个高度流动的艺术世界里,现在正值今夏之旺季。

随着越来越多的画廊在市中心外开设空间,并开始为买家提供充满阳光和新鲜空气的环境、精致的当地美食、完全不同的艺术观赏体验,以及以更悠闲的购买艺术品的方式,可供这些忙碌的收藏家以及他们塞得满满的旅行箱的选择实在是太多了。

▲ 豪瑟沃斯萨默赛特的奥多夫花园外景。图片:由Vincent Evans拍摄,由Hauser & Wirth提供 

英格兰西南部开始说起

在伦敦、纽约、香港、苏黎世和洛杉矶都设有空间的豪瑟沃斯(Hauser & Wirth)可以说是在这种趋势中的“带头大哥”。这家画廊已经在富有的瑞士小镇圣莫里茨(St. Moritz)开设了一个空间(画廊主伊万·沃斯1987年在这里举办了他的第一场展览),现在它又在进行着扩张。

这个月,画廊宣布了它的最新投资项目:即西班牙海岸外梅诺卡(Menorca)小岛上的一个艺术中心。该画廊将在那里开设一个展览空间、一座公共花园、一家餐厅以及一个用于教育项目的空间。该画廊计划于2020年开放,预计项目总投资将在400万欧元左右。

该项目与画廊位于英格兰西南部的萨默塞特郡(Somerset)乡村项目有相似之处。2014年,豪瑟沃斯开发了一个农场,并在那里开设了五个展览空间、一个书店、一家餐厅、一个农场商店以及一座由皮耶·奥多夫(Piet Oudolf)设计的花园。该画廊拒绝透露运营该空间的任何成本,但表示,该场所已经举办了1200多场活动,接待了来自570多所院校的逾2万名学生。

▲ 豪瑟沃斯萨默赛特。图片:由David Bebber拍摄,由Hauser & Wirth提供

画廊合伙人兼副总裁马克·帕约特(Marc Payot)对artnet新闻表示:“(在这个项目开业之前)人们绝对不会想到来萨默塞特参观当代艺术。但自那以后,我们已经接待了63万多名游客。”

“鼓励我们的不仅仅是收藏家和策展人对我们空间的反馈,”帕约特补充说,“艺术家和艺术家资产是我们家庭中最重要的成员,他们永远排在第一位。正是他们对这些地点的积极反馈,为我们的长远决策提供了支持。”

 “萨默塞特与我所生活的印度截然相反,”该画廊代理的艺术家巴蒂·科尔(Bharti Kher)表示,“我真的很享受在乡下的孤独感。住在那里的人都很好,当地人似乎也很喜欢住在这里的艺术家。同样,阿根廷艺术家吉列尔莫·奎特卡(Guillermo Kuitca)表示,在当地的驻留为他的绘画“开辟了一种新的思考方式”。

到阿斯彭山去

玛丽安·博斯基(Marianne Boesky)也于2017年拓展到阿尔卑斯山的度假胜地,为她位于纽约切尔西的画廊增添了一个位于科罗拉多州的富裕小镇阿斯彭(Aspen)的空间。

▲ 玛丽安·博斯基(Marianne Boesky)画廊在阿斯彭的空间。图片:由Marianne Boesky Gallery, NY, Aspen提供,由Tony Prikryl拍摄

博斯基在接受artnet新闻采访时表示:“我从小就在阿斯彭壮丽优美的环境中长大,这让我非常相信环境和背景对艺术体验的重要性。”这种背景对她来说至关重要。2017年,她组织了一场名为“野性的冲击”(Tonic of Wildness)的展览,其中呈现了皮埃尔·保罗·卡尔佐拉里(Pier Paolo Calzolari)、唐纳德·莫菲特(Donald Moffett)和冈瑟·乌克(Gunther Uecker)的作品。她说,如果这个展览开在其他地方,效果就不会那么好了。

她说:“就情感和心理与环境的共鸣而言,这类项目非常适合阿斯彭。我不确定我们是否会在纽约做这种展览。”

此外,博斯基用她的阿斯彭空间来展示画廊项目之外的艺术家——这也是画廊主莫林·佩利(Maureen Paley)在位于英格兰东南部宁静的海滨小镇霍夫(Hove)的画廊Morena di Luna的目标。这个优雅的空间于2017年在一幢摄政时代的建筑中开放,与她在伦敦东部贝斯纳尔格林(Bethnal Green)繁华工业区的画廊形成鲜明对比。

▲ 迈克尔·克雷伯(Michael Krebber)在霍夫的Morena di Luna画廊。图片:由Maureen Paley提供

早在2013年,马德里的Parra & Romero画廊也看到了在“一个意想不到但诱人的地点”开设第二空间的好处。他们选择了伊比沙岛(Ibiza)——一个人烟稀少的地区,画廊总监吉列尔莫·罗梅罗·帕拉(Guillermo Romero Parra)在那里度过了许多个夏天。该空间坐落于一座有着超高天花板的巨大仓库中,与位于马德里的传统白盒子空间相去甚远。

罗梅罗·帕拉告诉artnet新闻:“伊比沙岛的空间非常大,这让我们有机会向马德里的艺术家们展示不同的展览和作品。我们倾向于优先考虑具有纪念意义的、场域特定的项目,这些项目是艺术家在将空间元素考虑进来的情况下创作的。”

伊比沙岛与收藏家和艺术专业人士很有渊源,这一点非常有益。其中包括Sammlung Goetz collection的所有者尹格维尔德·戈茨(Ingvild Goetz),以及伊比沙岛出生的策展人,曾任巴塞罗那当代艺术博物馆(MACBA)和首尔国立现代美术馆(MMCA)馆长、现任马里博物馆(MALI museum)馆长的巴托穆·马里(Bartomeu Mari)。

融入社区

同样,伦敦画廊老板托马斯·戴恩(Thomas Dane)去年在意大利那不勒斯开了一家画廊,并在那里举办了首场集体展览,展出了史蒂夫·麦奎因(Steve McQueen)、凯瑟琳·奥培(Catherine Opie)和凯利·沃克(Kelley Walker)等艺术家的作品。虽然当地画廊Lia Rumma, Fonti和Alfonso Artiaco,以及出色的MADRE博物馆已为这座城市构建了繁荣的当代艺术景观,但戴恩是首个在此开设画廊的英国画商。

▲ Thomas Dane画廊在那不勒斯的空间。图片:由ThomasDane Gallery提供

“我们试图找到一条以自己的方式进化的路线,不想遵循在纽约或香港等商业中心开办画廊的惯例,”戴恩告诉artnet新闻,“那不勒斯这个空间就是为艺术家参与其中而开设的,无论是城市还是空间本身。”戴恩强调说,这个决定的动机并不是为了吸引一批收藏家或当地市场,但一些国际收藏家和顾问会前往那不勒斯参观展览。

戴恩还承认,由于需要对历史空间进行翻新,所以该空间的创建成本很高。但他表示,经营那不勒斯画廊的成本无法与他在伦敦的画廊店面成本相比。

与当地社区建立对话也是常青画廊(Galleria Continua)秉承的指导原则。该画廊对不同寻常地点的偏爱并没有阻止它代理一系列重量级艺术家,如艾未未、埃特尔·阿德南(Etel Adnan)、丹尼尔·布伦(Daniel Buren)、蔡国强、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和琪琪·史密斯(Kiki Smith)。除了正慢慢成长为艺术市场中心的北京,画廊的其他地点都在一些“偏远的地方”,比如托斯卡纳山区的意大利小镇圣吉米尼亚诺(San Gimignano),以及距离巴黎一小时车程的穆林(Les Moulins)。就市场而言,该画廊甚至在完全非传统的城市拥有一个空间:古巴的哈瓦那(Havana)。

▲ 米开朗基罗·皮斯特莱托(Michelangelo Pisteletto)和帕斯卡尔·马辛·塔乌(Pascale Marthine Tayou)的展览现场视图。图片:由常青画廊提供
 
 “我们一直相信,好的艺术品无论在哪里都有吸引人的能力,”常青画廊的创始人之一马里奥·克里斯泰尼(Mario Cristinei)告诉artnet新闻,“对我们来说,促进艺术家、国际艺术界和当地社区之间的对话非常重要。”

当与所有这些经画廊主交谈时,一个想法不断浮现在我脑海中:介入社区和实验性艺术与利润并不矛盾。

“我们试图将所有这些方面调和在一起,” 罗梅罗·帕拉对他的伊比沙岛空间这样解释到,“这里有很大的商业潜力。”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立场和价值判断。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