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行为档案 > 遭遇与回应:UP-ON向上国际现场艺术节大浦当代艺术馆现场

遭遇与回应:UP-ON向上国际现场艺术节大浦当代艺术馆现场

2022-12-22 11:28:51.938 来源: 成都大浦当代艺术馆 作者:崔付利

1.jpg

▲ UP-ON向上国际现场艺术节发起人之一刘成英致词


今年UP-ON向上国际现场艺术节举办了十届,也是大浦当代艺术馆和UP-ON向上国际现场艺术节合作的第三个年头。机构之间的合作与结识朋友道理很像,投缘、志同道合是前提和基础。大浦当代艺术馆一直践行着跨机构、跨地域的合作和交流,致力推动实验性艺术、城市社区项目和青年艺术家扶持计划。UP-ON向上国际现场艺术节则始终坚持学术性、非营利性、国际化和公共性,这种志同道合、意气相投的内在气质注定大家会携手同道、持续合作。

众所周知的原因,第十届UP-ON向上国际现场艺术节今年只邀请了42位四川本土艺术家参与,启动了所谓的“内循环模式”。这种被动选择之下的主动出击,反而具有另一种不同的价值和意义。通过今年的现场艺术节,我们才发现成都本土的现场艺术家数量如此庞大。这既是对过去30年成都行为艺术的长期积淀的梳理,也是成都当下行为艺术生态的切片呈现,更是对未来行为艺术新的可能性的重要探索。 

今年UP-ON向上国际现场艺术节共有5位艺术家参与到大浦当代艺术馆的现场创作,他们分别是:黎之阳、小绵羊、黄怡馨、孙玮和苍鑫。黎之阳的《泡沫分离》在大浦当代艺术馆2楼的可移动厢式展厅实施,在行为艺术中身体总是作为主体形象或首要地位出现的,是行为艺术中焦点的所在。不过黎之阳似乎在用一种不敞开或遮蔽的形式来增强身体的主体性,比如她设置观众从关闭的展厅玻璃门和仅留有缝隙的窗帘中来观看其行为的过程,而且她似乎在整个过程中有意保持长时间背对观众。作为生活中常见的泡沫,黎之阳分离泡沫这种无意义的行动在被异质的观看情景中,留给了观众更多想象和解读的空间。

31.jpg

泡沫分离丨黎之阳行为现场丨艺术馆A空间白盒子


小绵羊的行为《在你前面,在你后面》在大浦当代艺术馆B空间的门口实施,他在空间门口摆放桌椅,拉起隔离线,制造正在排队的假象。并用扩音器录制了“请大家有序排队,早排早结束”的喊话声音反复播放。当参与自愿排队的每一个人与小绵羊面对面相坐,他仅仅是让每个人签写一份自愿排队的声明。疫情管控中,我们已经被各种管理系统规驯至适应甚至心安状态。麻木地参与到各种形式正确的行为之中,从不对行为的本质和意义进行反思、质疑和追问。小绵羊将日常中的行为进行形式上的抽离,从而再次转化为一种形式依然有象征意义的日常景观,但它仅仅又是一个空洞的,毫无意义的身体的在场行动。

 

在你前面在你后面丨小绵羊行为现场丨艺术馆B空间入口


小绵羊的行为创作结束和黄怡馨作品《洞》的实施同步,作为最后参与小绵羊行为作品的参与者,黄怡馨身穿白裙,胸前抱着一块镜子从大浦当代艺术馆门口出发,在艺术馆所在的向阳街上行走一圈。期间,她用镜子与街上的行人互动。有的人会驻足观看,有的急忙躲避,有的甚至使用了暴力语言。黄怡馨试图用镜子去构建与他者的关系,当然麻木、冰冷、冷漠的回应自然会成为作品中的一部分,而且是绝大部分。黄怡馨胸前的镜子似乎从正衣冠的化妆之用再回到了照妖辟邪的神秘色彩,多么荒诞的历史倒退和人间写照。当黄怡馨取下镜子,衣服上面有一个和镜子等大的洞,观众可以任意选择剪刀和别针与其互动,既可以将洞扩大,也可以缝合洞口。行为的最后,黄怡馨将衣服悬挂在路边的树上,并拥抱了这件伤痕累累的衣服,这个温暖的自我拥抱足够对抗行为中的冰冷和冷漠。


洞丨黄怡馨行为现场丨艺术馆前向阳街及西侧府南河边


孙玮是一位在临时性的环境和空间进行创作的声音艺术家,他的现场《临时空间》主要以声音和影像的方式呈现。不过与其他声音装置或影像装置作品不同的是,孙玮的声音现场具有一种正在发生的持续在场性,充满未知和不确定性。演出过程中,黑白的监视器中播放着塔可夫斯基的片子,画面处于受干扰的跳屏状态。孙玮通过接触式麦克风和电磁麦克收录设备运行过程中的内部噪音同步播放,并根据现场空间的环境声音和调频收音机制造出一种听似噪音的声音现场。尽管监视器处于一种跳屏而无声的状态,但这种噪音似乎与塔可夫斯基庄重沉郁的诗性叙事显得格格不入,就像观众不知道为何孙玮会如此投入、忘我地在演奏一部史诗般的噪音现场。

大浦当代艺术馆最后一位实施现场的是艺术家苍鑫,苍鑫的行为现场《人体祭坛》既是第十届UP-ON向上国际现场艺术节的一部分,也是大浦当代艺术馆推出的《城市疗愈:苍鑫个人艺术项目》第九回活动现场。也是继2022年5月22日项目启动的第一回“病毒祭坛”之后再次回到大浦当代艺术馆的现场实施现场创作。与前八回的祭坛系列现场有所不同,苍鑫这次的《人体祭坛》并没有召集志愿者的参与,整个现场完全有他个人实施。苍鑫站在由123个点燃着的酒精器皿所围城的三角形中央,向其制作的人体装置投掷“动物祭坛”中制造的菜刀。尽管这次现场完全有他个人实施,但整个行为的张力和氛围丝毫不弱。33把菜刀撞击人体装置的沉闷声音,就像一记记重拳锤向观者的胸口。在人体装置中,人的形状是苍鑫用当代病症的词语拼贴而成,比如“人机互害症”“反人类系统症”“后革命症”等。这些由金箔书写的病症人体与璀璨斑驳的玻璃并置,共建了一道看似华丽、灿烂而本质脆弱不堪、病入膏肓的假象。苍鑫每次将菜刀掷向人体,不知是对假象的击碎还是暗指人人自危下的互害模式,或许只有观者才能体会。

苍鑫在UP-ON向上国际现场艺术节大浦当代艺术馆的开幕式上的发言简短精准:大浦当代艺术馆作为一家社区型美术馆,地处充满烟火气的向阳街道,本身就充满了日常性和生活化。这也是在大浦当代艺术馆实施的行为现场作品中基本与日常相关的原因,也是与其他两个现场场馆最为不同的地方。但也体现出了第十届UP-ON向上国际现场艺术节“内循环”模式的现实指向,那就是对当下正在发生着的问题和现实的回应。有句民间谚语说:“天气正好,下地干活儿”。可现实生活是,哪怕天气再差,有些活儿我们还不得不去完成。这大概正是作为艺术机构的公益性和责任心吧。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立场和价值判断。

 下一篇: 第五届(2022)水..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