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个案+新青年 > 新青年 > 杨心广(Yang Xinguang)

杨心广(Yang Xinguang)

2016-04-14 22:54:16 来源: artda.cn 艺术档案 作者:artda

杨心广(Yang Xinguang)

简历
杨心广,1980年生于湖南省宁乡县
2007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
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个展

2015[杨心广], 北京公社画廊,北京,中国
2014[现在-未来],都灵艺术博览会,都灵,意大利
2013[无限美好],EXIT 画廊,香港,中国
2013[长物志],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北京,中国
2012[武不善作],Boers-Li画廊,北京,中国
2011[底下有石头],EXIT 画廊,香港,中国
2010[草灰蛇线],Boers-Li画廊,北京,中国
2010[41届巴塞尔艺术博览会“艺术宣言”新晋艺术家个展],巴塞尔,瑞士
2008[行道迟迟],Boers-Li画廊,北京,中国
 
群展
2015 [中国8],勒姆布鲁克博物馆,杜伊斯堡,德国
2015 [石、山和树],北京塞万提斯学院,北京,中国
2015 [物体系],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上海,中国
2014 [神秘的字符],堤坝之门美术馆,汉堡,德国   
2014 [控制],菲籽画廊,布鲁塞尔,比利时
2014 [第三种批判-艺术语言的批判性],北京时代美术馆,北京,中国
2014 [向左拉动:不保持一贯正确],泰康空间策划, 俄亥俄州立大学的城市艺术中心, 明尼苏达州的古斯塔夫阿道尔夫学院Hillstrom美术馆, 美国
2014 [自我的社会学],诚品画廊,台北,台湾
2014 [越界],沪申画廊,上海,中国
2014 [艺聚空间 2014香港巴塞尔艺术展],香港,中国
2014 [简单生活],凯尚画廊,纽约,美国
 
2013[一个和三个],中央美院美术馆.北京,中国
2013[现实或者主义],金鹰当代艺术中心,南京,中国
2013[能见度],石家庄美术馆,河北,中国
2013[大同国际雕塑双年展],和阳美术馆,山西大同,中国
2013[当代艺术在中国1990-2012],中画廊,柏林,德国
2013[时间 时间设计,设计时间],中央美院美术馆,北京,中国
2013[ON | OFF :中国年轻艺术家的观念与实践],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北京,中国
 
2012[首届蒙得维的亚双年展],蒙得维的亚,乌拉圭
2012[第9届上海双年展],上海,中国
2012[Creator in Residence 2012工作室开放展],东京,日本
2012[记忆的穿越],苏州金鸡湖美术馆,苏州,中国
2012[首届CAFAM 未来展:亚现象- 中国青年艺术生态报告],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北京,中国
2012[意义范式的转移],蓝顶美术馆,成都,中国
2011[APBF Signature Art Prize 2011入围展],新加坡美术馆,新加坡
2011[顺其自然],FRAC美术馆,南特,法国
2011[屋漏痕,形式的承载],浙江省美术馆,杭州,中国
2011[关系],今日美术馆,北京,中国
2011[清晰的地平线——1978年以来的中国当代雕塑],寺上美术馆,北京,中国
2011[中国新一代的艺术家],东方博物馆,里斯本,葡萄牙
2011[超有机-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双年展],中央美院美术馆,北京,中国
2011[一人的剧场],何香凝美术馆,深圳,中国
2011[关系],广东美术馆,广东,中国
2011[昌原亚洲艺术节主题展],SUNSAN艺术馆,昌原,韩国
 
2010[第四届多伦青年美术大展],上海多伦现代美术馆,上海,中国
2010[台北国际艺术村开放展],台北,台湾
2010[书写——2010首届南京双年展],江苏省美术馆,南京,中国
2010[第二届今日文献展],今日美术馆,北京,中国
2010[大爆炸],白兔美术馆,悉尼,澳大利亚
2010[工作坊:传播的图与转译的像],伊比利亚当代艺术中心,北京,中国
2010[蝴蝶效应--两岸四地艺术交流计划],何香凝美术馆,深圳,中国
 
2009[热身],民生现代美术馆,上海,中国
2009[意派—世纪思维],今日美术馆,北京,中国
 
驻留项目
2010.10 - 2010.12 台北国际艺术村,台北,台湾
2011.9 – 2011.11 FRAC美术馆,南斯,法国
2012.7 – 2012.9 Tokyo Wonder Site Aoyama,东京,日本
2014.10– 2014.12 Residence 43.5 艾克斯普罗旺斯,法国

艺术家作品

无题(天地悠悠)树干 、钢筋、油漆、原子灰、纸、单频¼像
装置
94.5×60×275.5cm
2015

 无题(格子),槐木,可变尺寸,2015
装置

徘徊,纸、脚印,综合材料,80x120cm,2015

白纸上反复交叠的浅淡脚印—它们看上去既肮脏又文雅,脏得正确,也脏得举步维艰。

激动的铁,铁、铝塑板,250x60x125cm,2015
装置

金色H
综合材料
244×122.5×54.5cm
2015

金色H,铝塑板、铁,244x122x6cm,装置,2015

艺术家将排列完成的铁架焊接至铝塑板上,过程中产生的炙热铁水随机滚落在金色的铝塑板上,留下放射状的激烈轨迹。铁架像是隔离、又像是形塑的了金色世界与外在的通道,使观者可以轻易地窥视其中。

金色
综合材料
81×121.5×5cm
2015

金色.H
装置
244×122×6cm
2014

无题(台阶 )
装置
50×80×210cm
2014

作品中,艺术家用手脚在不锈钢阶梯上肆意涂抹的金色颜料,仿佛呼应了作品《徘徊》中白纸上反复交叠的浅淡脚印—它们看上去既肮脏又文雅,脏得正确,也脏得举步维艰。
雕塑

无题,铁、油画颜料,140x50x50cm,2014

剩余体积,木,可变尺寸

《剩余体积》由一组樟木制成。艺术家用链锯对原木进行了切割,制造出一组视觉上极具张力的“收缩”物体。这种收缩仿佛来自负空间的激烈挤压,向观众传递着一种难易言说的紧张感。

剩余体积(局部),雕塑

无题
装置
122×110×85cm
2014 

天地悠悠,单频¼像,2014

 布面抽象
水墨
220×250cm
2014

金色
装置
260×202×36cm
2014

金色
综合材料
122×244×23cm
2013

金色
综合材料
244×200×55cm
2013

金色
综合材料
122×244×32cm
2013

无题
综合材料
85×75×20cm
2013

哼哈二将
装置
186×35×35cm
2013

无题
综合材料
170×170×90cm
2013

综合材料

Hello
装置
180×30×30cm
2012

在房间里
装置
2012

在房间里
装置
2012

锥体
装置
2012


装置
2012

 来自树林
装置
250×30×30cm
2011

来自树林
装置
250×30×30cm
2011

尖头
装置
2011

尖头

 肖像之两个笨蛋
装置
120×80×355cm
2011

树叶
单频录像,03‘07“,循环,彩色,有声
2011

这是件一单频录像作品,三片树叶上写有“操你妈”三个字,被悬挂在空中,我站在不远处用嘴对着它们吹气,试图能同时看到这三个字。然后我把这段视频传到了微博上,这样评论道:我们的愤怒被隔离,被转换,经常只是只言片语,心有余而力不足。在诸多社会问题的背景下,这段视频被转发了很多次。

 山林
装置
220×170×245cm
2011

底下有些石头
装置
120×120×55cm
2011

森林
装置
240×65×102cm
2011

树梢
装置
2010 

树梢,局部
装置

 

我爷爷的拐杖
装置
115×23×23cm
2010

作品《白色方块》


在上海时代广场,我用白色的细沙在地面上平铺了一个边长20米的正方形,在û有任何声明的情况下,有意无意的阻挡了观众,不少人不得不从沙地上踩过。我持扫帚在旁边守护,及时抚平闯入者留下的脚印。


装置
2009

树叶,树枝、树叶,可变尺寸,2009

一棵树的大部分
装置
2009


装置
188×88×5.5cm
2009

 象(局部)
装置

 数沙子
装置
2009

抚摸
装置
330×500cm
2009

《抚摸》这些是拆下来的房梁,原来每根上面都写有表示方位的字迹,是中国传统建筑常用的术语。我将木梁抛光了以后再把字迹抄回去,整根写满。 

死鸟
装置
2008

凭栏处
装置
2008

 钩子
装置
2008

 《一根木头》

 《一根木头》
装置
350×45×25cm
2007

《一根木头》是我将一根木头全部凿成了碎片,此时我的雕凿痕迹在这根木头身上无处不在,而这样只能得到一堆木屑。

絜矩,鹅卵石,可变尺寸
装置
2007

絜矩,可变尺寸
装置
2007

《絜矩》是将鹅卵石切去六个面成为方体,对此作品的命名我借用了曾子所著《大学》中的“絜矩之道”,“是以君子有絜矩之道也。所恶於上,毋以使下;所恶於下,毋以事上;所恶於前,毋以先後;所恶於後,毋以从前;所恶於右,毋以交於左;所恶於左,毋以交於右;此之谓絜矩之道”。我认为儒家注重的是一个社会的合理构建,恰似方形的砖头能垒起来一样,从上下前后左右来打造规矩的个人品质....

年轮
装置
80×70cm
2007

烧影子
行为录像
2006

烧影子
行为录像
2006

请与我对视
行为录像
2003

我走在街头,试图与陌生人对视。

请与我对视
行为录像
2003

杨心广:武不善作

杨心广是中国年轻一代艺术家中的突出代表,他的创作绕开了对社会生活和政治现实的直接的描述、隐喻或批判,而是在形式层面展开实践,探讨的是社会关注与视觉的物质化的问题。 “武不善作”取一旦动起武来就不会有仁慈之意,提示了现场的基调——粗钝的、锋利的,有些危险的,带有原始的生命力的。与人们对杨心广作品已有的认识相一致,此次展出的新作仍然以木、金属为主要创作材料,分别延续杨心广在此之前的几个作品系列的思路,共同构成了一个有恒定秩序的新自然。“武不善作”是杨心广去年法国居留计划期间就开始准备的作品。此次展览已是杨心广和Boers—Li画廊合作的第三次个展。如果说“武不善作”与展览紧密相连,不如说是艺术家的世界观及对自然界、社会和思维看法的客观呈现。他的创作根源于这些因素,但不是直接借用这个概念。

在这批新作品中显得有些不同的是 “两只老虎”这件有着写实道具和完整叙事结构的装置,其中两只铸铜老虎在一块金属板上追杀、逐命,满是划痕的板面似乎在见证这场争斗的激烈程度。杨心广用简单的道具营造了一个架空于现实环境的残酷自然场景。铸铜老虎源于他在大学期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