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美术馆 > 全球时代下的当代美术馆

全球时代下的当代美术馆

2013-06-12 16:25:18 来源: 艺术中国 作者:

[视频]古根海姆美术馆馆长讲座:全球时代下的当代美术馆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g3NDc1Nzk2.html 

2010年6月1日下午,古根海姆博物馆馆长理查德·阿姆斯特朗坐客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与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馆长杰罗姆·桑斯展开对话。如同馆长理查德所说:“全世界各地的古根海姆美术馆就像一条项链上的珍珠,有的大有的小,但在整个系统里,每一个都跟纽约的总部有不同的联系……”,在对话中介绍了古根海姆博物馆的经验和运行模式,以及在当下时代中古根海姆所应对的挑战。

艺术档案 > 大史记 > 文献档案 > 展览︱徐志伟镜头下的中国当代艺术1992-2002

展览︱徐志伟镜头下的中国当代艺术1992-2002

2019-08-19 11:49:40 来源: 当代艺术档案库 作者:ACAC

 

展览时间:2019年8月6日-2019年11月7日

展览地点:宋庄美术馆一楼展厅(北京市通州区宋庄小堡艺术园区)

开放时间:每周二至周日10:00—18:00,周一闭馆

学术主持:鲁虹

展览统筹:高松寅
展览执行:陈瀛、陈晓飞、黄怡彬、刘祎、刘玉娟、牛欣羽、田艳、王玉彬、王皓永、周鹤毅

主办方:中国国家画院当代艺术档案库、宋庄美术馆

▲ 展览现场
 
 

▲ 展览文献资料

 
“徐志伟镜头下的中国当代艺术1992-2002”展览于8月6日在宋庄美术馆一楼展厅正式对外开放,此次展览是经过对徐志伟老师文献资料梳理,扫描其自上世纪九十年代起拍摄的上万张胶片中,选择二百五十四幅代表摄影作品,包括了“圆明园画家村”、“宋庄画家村”、“艺术展览和艺术家工作室”等内容,通过徐志伟的摄影作品,观视1992-2002年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
 
同时,徐志伟老师将所有展出的摄影作品和其保存圆明园时期文献资料捐赠予档案库。
 
虽然早在1940年,美国纪实摄影家多萝西娅·兰格(Dor other lange,1895-1965年)就为“纪实摄影”下了明确的定义,即“反映当下,为将来作影像实证。”但因为长期以来,我们的摄影家在面对现实生活时,往往习惯于按照统一的文件精神和上面传达的口径进行拍摄,所以,除了极少数摄影家,如蒋少斌,贺延光等人在“文革”期间于私下里运用了上面所谈到的纪实摄影原则外,绝大多数摄影家基本只会用千篇一律的微笑模式来“重塑生活”,为的是适应政治宣传的需要。看看相关报刊,人们并不难体会到这一点。于是这也使中国的不少重大历史事件留下了巨大空白,如唐山大地震就是一个很说明问题的例证。事实上,只是到改革开放促进了一场以“中国当代纪实摄影”命名的文化运动兴起后,才涌现出了李晓斌、解海龙、吕楠、安哥、张新民等一批优秀的纪实摄影家与一批永留史册的重要纪实摄影作品。
 
我认为,摄影家徐志伟的专题纪实摄影“圆明园画家村”、“宋庄画家村”、“艺术家工作室与展览”三大系列就产生于以上特定的文化背景之中。加上他有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与敏锐的艺术感觉,故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伴随着民工潮、干部下海或人口大移动在中国出现,当北京圆明园画家村作为全新的文化现象出现之时,他不仅果断地将手中的摄影镜头对准了本来名不见经传的一些青年艺术家,而且从1991年到1994年,他以高昂的热情和坚强的毅力无数次深入到了北京郊区的这个小村里。也正由于他在真正靠近与了解被拍摄对象的前提下,始终坚持用“绝不虚构,绝不夸张,绝不粉饰”的原则按动手中快门,结果令他将圆明园画家村从开始热闹到逐渐衰落做了相当完整真实的记录,从而为我们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极有价值的历史见证。恰如大家所见,这当中包括青年艺术家们作画、办展、聚会、下棋、睡觉等多种多样的镜头,以至在今天看来,很多人还会为他这一系列作品纪实的全面性、生动性与真实性所震撼、所感动。据我所知,他的这批照片曾经被广泛采用,如:1994年在台湾《艺术家》杂志名为《圆明园画家村》的专题中、1995年在新疆美术摄影出版社出版的《艺术家透视 ——徐志伟摄影作品集》中、2013年在由我所撰写的《中国当代艺术史1979——1999》(上海书画出版社)中都刊登了相关照片。而全国各地众多报刊对此类照片的选用就不计其数了。
 
有意思的是,徐志伟对圆明园画家村的关注后来又延续到了北京宋庄画家村、艺术家的工作室和各类展览里。就如当初拍摄圆明园画家村一样,他根据自己的视角进行了较为长周期的拍摄,而那每一系列图片都向我们有趣地讲述了一个个十分真实感人的故事。当人们阅读这些故事,就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和不同的深度理解当时艺术家们的生活与创作状态……并从一些微妙的细节中捕捉出大量丰富的文化信息。由此看来,徐志伟是真正意识到了摄影的记录功能和艺术史之间特殊关系的摄影家。站在“图像证史”的角度,我和许多同仁一样,由衷感激他在中国艺术史发生转折性变化的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否则,我们的艺术史就会留下空白与遗憾。正因如此,今年6月1日在宋庄美术馆商讨拟办的重大学术展览时,我和大家都极力赞成举办徐志伟的摄影展。相信通过大量丰富图像资料的展示,定会使相关研究者从中受益。不过,考虑到场地有限,本展只是从他众多的作品中选取了部分予以展出,希望观众们对此给予理解。
 
鲁虹

2019年7月22日于武汉合美术馆

 

 “圆明园画家村”

▲ 环子夫妇
1992年
 
1989年,环子居住的北大西门对面的娄斗桥,据说是圆明园一带最早由画家居住的村子
 
▲ 伊灵在自己住的院子里烧画
1992年7月
 
▲ 方力钧在画室
1993年

▲ 岳敏君在他和杨少斌合租的画室
1993年

▲ 王音在画室
1993年
▲ 摩根在画室
1993年

 

▲ 刘锋植在圆明园工作室
1993年
 
▲ 祁志龙一家在画室
1997年
 
祁志龙因为有北京户口,画家村散了也没离开福缘门,1997年他和徐一晖是最后离开圆明园画家村的两位艺术家。
 
▲ 小树林画展
1992年7月
 
“小树林画展”是1992年7月圆明园画家村附近的一片树林里举办的露天展览,由居住在圆明园画家村的画家李新辉牵头组织,当时居住在圆明园画家村的大部分画家都自愿参与其中,为时一天,参观者有200多人。
前来观看画展的除二十几位外国人外,还有摇滚歌星崔健及后来"穴位"乐队的主唱秦思源、一些新闻记者和画画的圈内人。但没有一幅作品被认购。傍晚,郭新平、叶友、黄鸥等人以行为艺术的方式焚烧了一部份作品作为画展结束。
 
▲ 小树林画展,左三为参观者崔健
1992年7月
 
▲ 在叶友画室除夕守岁
1993年
 
1993年是圆明园画家村最盛的时候,这年春节许多画家都没有回家过年,至少有二十几位画家没有回家,大家相约除夕晚上到叶友处守岁过年,电视机还是严正学拿来的,几大箱啤酒,吃的都是大家带来的,还有外边来的一些朋友带来的吃食、水果,开始大家喝酒、划拳,看电视还算祥和,后来大家跳舞,酒也喝的差不多了就开始砸瓶子,最后几大箱啤酒瓶全砸的稀烂,满地都是玻璃渣,几乎没地方下脚,直闹到后半夜才散场。 
 
▲ 北大画展上画家与北大学生合影
 
前排诗人王强(左一)、石头(左三)、后排持画者鹿林,其下方从左至右:叶友、赵青、李兴辉、饶松青、邵振鹏,其余为北大学生
1992年
 
北大校园画展发生在1992年12月3日,由北京大学学生社团“九十年代”正式邀请,是由北京大学团委正式批准的,在北京大学三角地举办的一次露天画展,被命名为“圆明园画家村90年代现代艺术大展”,圆明园画家村有20多个画家自愿参与,作品有油画、水墨、装置80余件,展览为时一天。 
 
▲ 北大画展现场
1992年
▲ 人大画展受阻
1993年
 
在人民大学的画展被阻于人大东门:北大校园展览之后的同一个月内,画家们又组织了在人民大学的人大校园展,但当画家们将画用车拉至人大门口时却被告之不得进入校园,之后,计划中的“大学校园系列画展”也随之搁浅。 
 
开会讨论搬迁问题,左起:叶友(左四)、孙光华(左五)、伊灵(左六)
1994年

 

 “宋庄画家村”

▲岳敏君在方力钧宋庄工作室
1995年
 
到了1995年,首批由圆明园迁到宋庄的画家已入住通州一年多,民房改造的画室倒也非常宽敞,看着也还算霍亮,但小堡村里的总体面貌还没有大的变化,村东头的大路还是条土路,全因为改变农村面貌的大兴大建还没有开始。 
 
▲ 刘炜在宋庄工作室
1995年
 
▲ 高惠君夫妇在宋庄小堡工作室
1997年

▲ 杨少斌在宋庄工作室
1998年
 
▲ 田彬在宋庄北寺工作室
2000年
 
搬入宋庄后,田彬在装修时将老房的木架留了出来,在视觉上,拉高了房子的举架空间。同时,也成为了一种装饰,这后来竟成了宋庄旧房改造的流行风格。
 
▲ 饶松青在宋庄辛店工作室
2001年
 
▲ 张鉴强在宋庄小堡工作室
2001年

 

 “艺术展览和艺术家工作室”

 
▲ 在大连城市街道上举办的一次画展,有来自北京画家村的画家参与。
1993年
 
当时许多思想前卫、勇于实践的画家并没有合适的展示画作的机会,只有通过这种“飞行”展示的街头展览方式向外推介自己的作品。
 
▲ 在垂杨柳库雪明家的聚会,左起魏野、王艾、黑大春、康羽、郑连杰、老门
1993年
▲ 马六明在东村实施行为艺术作品《芬·马六明》前的化妆
1993年
▲ 赵半狄作品“月光号”
199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