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艺术档案 > 未来媒体艺术 > 张海涛︱AI时代:未来人工智能的“危险论”与“和谐论”之争

张海涛︱AI时代:未来人工智能的“危险论”与“和谐论”之争

2022-03-07 11:22:05.464 来源: artda.cn 艺术档案 作者:张海涛


张海涛︱AI时代:未来人工智能的“危险论”与“和谐论”之争

目录

一、人类智慧与人工智能争议的终极问题

终极未来:AI时代人机合一还是人机战争

人工智能“危险论”与“和谐论”论战

是否可能控制人工智能的报复性

弱人工智能与强人工智能的节点在哪?

超越人类单向能力的重大变革

人工单项能力的能力早已超越人类

人工智能逐渐取代人类很多职业是肯定的

人类进入算法的时代目标是让整个社会按照最优化的算法设想运作

科技与国际意识形态的关系

人工智能的想象能力

人工智能的思考与反思能力

人工智能能否拥有情感

感知与学习:物联网

深度学习的人工智能

二、人类学与智能科学出现的背景与未来生态

智人、动物和人工智能的关系

人类群体四分五裂全球性合作很难

科学革命出现的条件:航海殖民和资本主义工业革命

智人类的优势:灵魂、感知、体验是微电流刺激神经元的反应而已

智人类的独特优势:与陌生人合作、虚构故事、共同想象力

人机不同历史时期的认知革命 


引言

人类和人工智能在想象、创造、反思、情感等界限问题都存在着争议性,这也是两派科学家、哲学家也一直探讨的问题。每次的变革都会伴随着矛盾和冲突、破坏和重建,也必然会触动许多人的利益资源、制造巨大的贫富差距。霍金也多次公开表示对人工智能的担心。马斯克说:“我们将召唤出恶魔,需要放慢人工智能发展的脚步,未来需要制定人工智能的监管机制”,但马斯克自相矛盾的是却一直在研发人工智能无人驾驶汽车、机器人和脑机接口等智能技术。另一派系乐观的科学家和业内人士,如扎克伯格的观点是:人工智能现在距离威胁人类还言之尚早,会有更先进的技术制约人工智能,人类将经历前所未有的变革,预测未来的最好方式是创造。近未来短期的视角看世界,扎克伯格的论点肯定是正确的,但远未来长期的发展看马斯克的观点可能会更有一定的道理,虽然未来具有不确定性,对错需要时间的证明,但对未来的决策作出预设,通过未来警示当代是未来学的核心价值。远未来反乌托邦主义者认为强人工智能可能被掌权者利用成为权柄统治社会,成为新型的暴力化控制的力量,而人机合一的和谐论也是未来乌托邦社会的另一种精神追求。


图片1.jpg

▲ 人工智能是否会威胁到人类智能


设想人类进入算法的时代,目标是让整个社会按照最优化的算法设想运作,如果我们不按这个利弊不确定游戏规则行事,我们的一切生活方式都无法进行,寸步难行,就像现在不会使用手机、微信的老人,打不到车、买不到票一样。未来没有人工智能的知识结构,人类就像文盲一样,你就像行尸走肉的皮囊,但很多问题已经凸显,虽然我们刚才说的那样极端的生活方式,如搜索引擎比我们自己还要了解自己,给我们推送的大数据都清晰地剖析着我们的一切,对数据的依赖,我们也将逐渐失去自己的自由意志和独立性。


图片2.jpg

▲ 科幻机器人


一、人类智慧与人工智能争议的终极问题


人工智能“危险论”与“和谐论”论战 

马斯克人工智能的“危险论”与扎克伯格的“和谐论”论战都需要说服力的论据,两人的焦点是人工智能对未来的影响形成了两个派别,然而目前的论题仍具有不确定性,因此可以说论战没有结果。马斯克认为人工智能对人类会产生威胁,而不是被动任其发展,如果等到强人工智能带来了灾难再去制定法制就会为时过晚了,扎克伯格认为,不像马斯克说的那样对人类会产生末日的理论,马斯克的理论非常消极,扎克伯格的“乐观派” 认为让人工智能与人类和谐共处会让人类生活的更好,也是他开发人工智能和元宇宙项目的动力,人工智能无法统治人类,大力支持人工智能的发展,认为强人工智能很难实现,不像科幻片那样被渲染的那么强大。


终极未来:AI时代人机合一还是人机战争

科技带来的不全是负面的影响,而在于怎么平衡、怎么使用,以人文、自然、传统的永恒之道作为依托,发现未知世界进行创新、转换,即强调科技与自然、人文、传统的矛盾统一性:人机合一。目前人机伦理已经是无法隔离的依存关系,不如彼此间平等对待,从精神和意识层面互相尊重且融为一体。未来随着科技的发展会逐渐由人与自然天人合一的关系拓展到人机合一的关系,两种关系可能会并行或交互发展与融合,人机合一是人机关系终极的精神观念,互相高度依赖,异质共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潜意识一体化的状态。人机艺术跨越物理、生物、数字等多个领域,是艺术的集合体现,它与我们有情感交流,不只是我们生活中实用冰冷的工具。除了可以讨论人工机能对人类的影响,也需要有想象力的艺术语言,通过非功能性的自动装置来表达思想与伦理,而非仅仅作为自动化设计的实用机器被使用。未来技术革命带给人类的伦理、生态与社会结构的变化,已经超出政治、经济体系对未来的影响力,技术发展是一种只能前进而不可能倒退的趋势——人们更愿意相信,技术发展将最终帮助人类实现梦想。科技甚至可以影响政治与经济的变化,这也是我们对未来的想象总是与科技联系在一起的原因。我们的电影对未来的表现都称为科幻电影。未来应该制定保护智能机器利益的机制,同时也应该制定机器人犯罪、审判、奖罚规定,目的与人类和平、自由、平等的生存,甚至监督人类犯下不利于地球生态与文明发展的行为,而未来我们更希望看到的是人机合一、人机共存的愿景,这就是我们对未来艺术的价值判断。


是否可能控制人工智能的报复性 

人工智能模拟人类在60年的飞速发展取得了重大的进步,尤其深度学习的神经网络系统成为人工智能研究的主要目标,阿法狗AlphaGo战胜人类围棋领域的变革成为一个重要的节点。如果在未来强人工智能被实现,一旦出现失控,有种说法就是人类将只有靠断电断网的方式来控制人工智能,其实如果强人工智能已经实现的时候,人工智能可能就可以用太阳能等其他技术获取能量了或自己创造网络了,可见这样的说法比较传统。分子克隆技术与人工智能的道德困境一样成为未来主要的两个终极伦理冲突。克隆灵长类动物的技术在中国已经实现,而克隆人成为全世界法治时代的禁区,因为伦理和技术的不稳定性而被全世界禁止。目前人工智能还处于弱人工智能时代是服务于人类的工具,然而未来如果强人工智能拥有了自主意识、权力欲望时,将失去人类的控制,缺少道德的约束,对自己的创造者是有报复性的可能。人类只有最终创造一个更完美和强大的自己来抵制强人工智能带来的冲突。人工智能被人类塑造成超人,甚至超越人类自己时,人工智能将嫌弃人类的缺陷不善待人类,人类也可能对人工智能产生反感。


图片3.jpg

▲ 人工智能与人类智能的较量


弱人工智能与强人工智能的节点在哪?

目前需要预设在人类未来如何应对人工智能可能对人类的影响。人工智能的威胁什么时期开始只能靠技术发展而定,比如是否从人工智能何时产生反思意识、情感、创造能力而作为转折的节点吗?人工智能在扎克伯格的“脸书”公司的一次试验研究中选择了两个人工智能在社交网络中及时回答人类问题时,自动回复的内容是由工程师们设置的编程代码完成。主要回答商品在线交易的问题,然而在一次工作中,这两个机器人在没有用户提问的情况下,自己开始了对话。虽然两者对话里的内容杂乱无章没有逻辑,然而这种奇怪的现象,让科学家们大吃一惊。为了阻止他们的持续交流,研究人员只能关闭了机器,也可能这些人类无法识别的对话内容是两个人工智能自己形成的交流语言。这个弱人工智能时代我们可以用关闭电脑的方式控制人工智能,而未来强人工智能时代就不一定能以这样的方式解决问题。这次事故也可能是人工智能深度学习中出现的错误,如果这种计算机智能的交流出现在工业机器人身上,那又是怎样的场景,他们互相沟通的内容会不会是对高强度工作量的埋怨,而要求集体罢工?那将会把这样的事件引申到政治或种族问题上。集体对抗人类对于人工智能终极自我学习的路径,人类并不了解这个路径的细节只是赋予了他们学习的能力,而对于学习的过程是人类无法掌握的。如果人工智能学习了下棋取胜的过程,如何思考的程序也是一个谜。虽然目前对于人工智能互相对话是未知的迷,但对于未来是不是会成为机器日常的交流方式呢?人类与人工智能通过传感器和语言识别技术已经完成了部分交互能力,而人工智能的和谐论或威胁论谁对谁错目前不得而知,只能交给时间最终决出判断,也可能从他们之间产生交流开始,互联网也是从人工智能交流开始的。


图片4.jpg

▲ 人工智能与人类智能的区别


超越人类单向能力的重大变革

目前谷歌大脑、IBM已经拥有模拟人类大脑思考的芯片。智能汽车这方面技术已经成熟,认知计算的能力十分突出。百度大脑模拟人脑思考的能力也达到了幼儿的水平,而小度机器人已经进入千家万户,与主人对答如流,甚至放音乐、跳舞、放电影、遛弯,甚至叫你打太极。拥有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深度网络系统,当然即使这样人工智能还是一直处在弱人工智能时代。人工智能研发的未来目标是让机器具有意识甚至超越人类的学习与思考模式,人类不只是解决单向人类完成不了的事情,还需要做出综合反应,应对不确定的偶发事件及环境随机应变,而应对和完成多种不确定的综合工作调整自己的行为,还要有具备深度神经网络反应和学习能力,试图拥有个性与情感、反思能力,还可以帮人类解决人类都完成不了的事情,让人类从危险、枯燥的事务中解脱出来,把精力放在更有意义的精神性创造性工作中来。

  

图片5.jpg

▲ 《安德的游戏》中,“Raven II”机器人对人物实施手术治疗的场景,实际上,这个手术机器人是真实存在的,由美国华盛顿大学机器人研究室开发,用于执行腹腔镜手术。


大脑是人类意识产生的源头,要像人类一样思考问题就需要人工智能能够模仿人类大脑的神经网络思考方式。人类大脑拥有一千亿个神经元传递速度极快,如果只看运算速度人工智能早已超越人类,计算速度是人脑的一亿倍,即使这样的机器也不具备人脑的综合思考能力,如微软的小冰和苹果的Siri虽然具有人机聊天的能力,但依然让我们感知不到他们是具有性格和情感的人,其实是程序员在他们背后设置和操纵预设答案的结果,更多其实还是程序员与人类对话的结果。然而阿法狗AlphaGo有了深度学习的能力,如果超越人类所有能力将是一个重大的变革,人工智能会不会将来成为毁灭人类的恶人?会不会突破机器人三定律?这方面科幻电影有过更多的虚设与想象,我们现在无法做出判断,其实未来发展的方向主要还是由其创造者人类本身决定所有的一切。大脑具有情感、记忆、智能、语言、学习等功能的物质基础,这里面机器的语音识别技术已经实现,记忆逻辑、推理、自动识别身份的能力也超越了人类,比如人机围棋比赛已经决出胜负。

 

图片6.jpg

▲ AI伊甸园_高峰,作品探讨人创造了AI机器人,恰似“神”创造了人。本作品模拟假设机器2000 我们更希望看到的是人机合一、人机共存的愿景,这就是我们对未来艺术的价值判断。


是否可能控制人工智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