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人物档案 > 评论家+策展人 > 王将(Wang Jiang)

王将(Wang Jiang)

2021-01-18 10:17:14.364 来源: 本站 作者:

王将(Wang Jiang)

简历

王将,当代艺术策划人与创作者。2014 年始致力于独立艺术空间的创建与运营,先后担 On Space 策划人(2014- 2015)与陌上实验主理人(2016-2017),同时参与到美术馆和画廊项目的监制、策划、主持,即时展览的评论, 及艺术群落的组织。王将的艺术观念深受皮埃尔·布尔迪厄的艺术社会学说影响,在策划与创作中通过调动自我身份的能动性与相对性来打破身份政治的囿限,并以怀疑主义作为辩证工具,运用丰富的形式和媒介向艺 术系统的现实状况发问。其行动往往从艺术体制研究和文化区隔批判出发,探索网络媒介对观念艺术的新型分配,试图衍生出能够作用于艺术系统的创新型实践。

策展(部分)

2014—2016 ON SPACE 部分项目(On Space)

2016—2018 陌上实验项目矩阵(陌上实验)

2019 隐蔽的幽灵(站台中国 - dRoom)

2019 Good Luck (站台中国- dRoom )

2019 夏季群展:致青春(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

2020 分叉:凌海鹏个展(站台中国 - dRoom)

2020 瞬间或永恒:赛博缪斯的艺术课(一间 IDS)



王将谈策展︱以激进或持守来抵抗中庸

来源:新青年艺术沙龙

这是《挑战与发现:策展时代的策展人》发出的第十篇访问:

王将,一位活跃的当代艺术策划人与创作者,从2016年至今策划的机构展览与独立项目近50场,近期主要兴趣集中在艺术社会学与神话学。他在常规策展工作之外,是一位拓展策展语法边界的冒险者,并逐步建立出一种新范型。

段少锋,自由撰稿人,策展人,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艺术管理系,现工作生活于北京。从事展览策划以及自由撰稿工作,迄今策划60余场各类型展览,同时也组织论坛与沙龙工作。2011年开始发起新青年艺术沙龙,2015-2016期间发起艺术家纪录片项目,2016年同时发起策划花家地单元房实验艺术项目,策展同时同时从事出版等相关工作。

3.jpeg

▲王将/2020年4月3日798东八时区


答:王将

问:怎么样从艺术家身份转入策展身份的,你的策展起点是什么?

答:实际上并没有经历过你所说的“艺术家身份”这个状态,在我的理解中,身份的确立是需要将工作职业化的。你知道的,我从中央美院毕业后又去了德国留学, 2014年回国后就参与到了独立空间的自我组织之中,从一开始,这种个人艺术生产的方式就和艺术家工作是不一样的。到现在,我在策展人的工作上,已经非常职业化了。

而在另一方面,我的策划工作维度上比较复杂,除了规范的展览策划外,存在着长期持续的创作性策展/策展性创作,而这种工作实际上又是非常极端的,它超出了“艺术家策展”或着“强策展”的定义范畴。因为它已经占领了作品著作权的基本点,而实现它的行动本身是带有清晰的目的性和观念性的。这些项目并不大,但为了实现案例,我会投入大量的精力。随着案例的累积,它们会建构出一个系统。

艺术界低估了“策展形式”作为创作媒介的可能性。策展人的范型是约定俗成的,它指导你该去做什么又不该去做什么。如果想冲破这种刻板印象,就会在职业生涯中牺牲很多东西。

总的来说,一方面我希望把规范化的策展工作做得更加出色和严谨,持守一个策展人的本份。而另一方面,在另一条个人化线索上,我必须更多更快地完成更极端的案例,以形成系统性。分清两种不同形态的工作,用激进或持守来抵抗中庸。


问:介入策展,和参与之后对于策展有什么新的理解?今天年轻一代的策展人和以往的策展人你觉得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答:我做展览策划也有5年多了,做了不少展览,我并不觉得去理解策展的固有概念有什么意义,我只关注我的实验是否使观众对策展有了新的理解。策展人代际所产生的差异性远远小于个体之间的差异性,这里包括阶级、教育背景、文化立场等等因素,所以真正影响策展差异的是每个策展人的艺术世界观和他手中持有的资本量 ——文化资本、经济资本和社会资本。现实中,人群绝不是以“前浪”和“后浪”的方式被区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