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大史记 > 艺术思潮 > 装置艺术思想小史(四)︱构成:革命意识与社会现场

装置艺术思想小史(四)︱构成:革命意识与社会现场

2018-01-25 15:12:31 来源: 凤凰艺术 作者:张未

任何艺术手段的发明之初都是一团迷雾,任何艺术分类的边界也都等待着后来者去打破。因而有关艺术概念的分类与定义问题,始终是一个难题。解决这个难题只能重新进入历史现场,并在思想史的角度不断从时代中获得回声,才能让这团迷雾在阳光下稍稍褪却。
 
“凤凰艺术”特约撰稿人张未在本系列小史文章中,试图从同一历史时期开始的“杜尚主义”与“构成主义”两条道路及其进展中,分析装置艺术的观念演化及其社会思想语境。从法国与俄国的诞生两种相反相承的艺术创作思想,如何经历了彻底的自我背反,如何在共产主义思想中发展到极端,如何在美国经历了衰退,又在先锋剧场中被重新激活,并最终稳固为70年代以来稳定的创作思路;这些方法与道路在当代面临着哪些问题或陷阱,如何克服现成与保守而重新回到活力的源头,都是我们试图通过历史梳理来进行研讨的问题。

向外的革命意识与社会现场的改造
 
1920年10月12日,当苏波战争最终停火协议签订的消息传回苏联之后,苏联举国上下一片哀鸿。当初向全世界输出共产主义革命的理想,“世界若还有一寸土地没有被解放就永不停止”的口号,在波兰骑兵的铁蹄下彻底化为泡影。时任苏维埃军事委员的斯大林发表了声明,检讨了他对战争失败的责任。列宁同志希望建立的世界社会主义联邦,于是也在这一战略错误之中,转而开始国内经济发展的政治策略。
 
要从先锋艺术宣传向日常器物设计转变,看来是大势所趋。作为俄国的“呼捷玛斯”(Вхутемас),即苏联国立高等艺术与技术工作室(Высшие художественно-технические мастерские,Vysshiye Khudozhestvenno-Tekhnicheskiye Masterskiye)无奈之中承担了这一工作。几乎每一位苏联先锋派艺术家都是该学院的老师,他们在这里将世界最前卫的艺术理论教给学生——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