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代艺术”和“实验艺术”的废除---我的理想用词是“艺术”
  • 邱志杰:区分描述性概念和分期概念――中西语境中“当代艺术”的概念考察
  • 传统、全球化,以及影响东西方当代艺术的几个问题
  • 黄笃︱艺术解决不了现实问题 但可以综合现实
  • 重要的不是“什么是当代”:我们应该关注在历史中形成的当代性
  • “一路走来”——“中国前卫艺术教父”栗宪庭的艺术之旅
  • 艺术中的政治——汪晖与朱金石的对话
  • 欧游反思录 ——欧洲三大艺术活动带给我们什么启示?
  • 当代形式与传统文化(关于观念艺术)
  • 朱青生:中国未真正诞生艺术史专业
  • 专家认为:中国策展人应具备两种目光
  • 何桂彦:重要的仍然是艺术
  • 原志阳:当代艺术如何介入城市文化权力空间
  • 鲁明军:功能自觉与价值阙如
  • 冀少峰:为什么是“中转”
  • 朱其︱疯狂消费是我们觉得真实或者踏实的存在
  • 何谓“事件”——如何创造一个展览
  • 陈晓峰:2011年艺术危机G点
  • 盛葳︱论“体制”与“当代艺术”之关系
  • 孙振华:史学传统和当代艺术史写作
  • 刘淳:策展人的价值与意义
  • 展览制度与中国当代雕塑
  • W.T.J. 米切尔︱视觉媒介不存在
  • 朱青生:对博伊斯的一些评价
  • 张海涛:对宋庄“强拆事件”的见解
  • 被误读的“行为” ——二十年多年行为艺术现象和背景
  • 彭德︱中国美术发展战略
  • 欧宁:报纸是隐形的公民建筑
  • 栗宪庭:“被消费”的影响力
  • 冯博一︱我们每一个人都在劫难逃
  • 安塞姆-基弗:艺术是艰难的,可不是娱乐
  • 奥利瓦中国行的意义与中国抽象艺术
  • [访谈]张海涛:转换即将消失的民间文化
  • 与传统碰撞?PSA“青年策展人计划”展现新生代策展人的爆发力
  • 自动化给我们带来了什么?
  • 中国当代艺术的进化论(上):中国当代艺术在变乖还是进化
  • 中国当代艺术的进化论(下):中国当代艺术的国际化之路在何方?
  • 从高岩松装置作品看今日“新垃圾艺术”
  • 朱朱:“狂欢”与“灰色”
  • 后现代艺术的商业运作
  • 两个视角回眸艺术“85新潮”
  • 尹吉男:当代艺术家仍需寻找文化坐标
  • 欧文·沃姆 选择幽默,就是选择批判
  • 中国当代艺术的审查制度
  • 夏彦国:综合媒介——当代艺术的未来
  • 艺术生态 艺术档案
    艺术档案 > 艺术生态 > 俄罗斯进攻乌克兰,边境博物馆紧急筹备应对战争,俄罗斯艺术界发声

    俄罗斯进攻乌克兰,边境博物馆紧急筹备应对战争,俄罗斯艺术界发声

    2022-02-26 10:40:09.782 来源: 艺术新闻中文版 作者:TANC

    乌克兰基辅遭遇俄罗斯袭击后,图片来源:美联社


    当地时间2月24日清晨,俄罗斯总统普京宣布在乌克兰东部顿巴斯地区发起"特别军事行动",据俄新社报道,俄罗斯将努力实现乌克兰的非军事化。在经历了数月的对峙后,俄乌前线战事全面爆发。据乌克兰媒体报道,首都基辅和东北部哈尔科夫市的军事指挥中心被导弹击中,与此同时,俄罗斯部队还在南部港口城市敖德萨和马里乌波尔登陆,另一个俄罗斯强攻的地点则是克里米亚以北的黑海沿岸城市赫尔松。当晚,俄军占领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及周边地区,继而向基辅方向推进,多地冲突仍在持续。


    2.jpg

    ▲乌克兰总统沃洛基米尔·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在基辅发表视频讲话,图片来源:乌克兰总统府新闻


    乌克兰军队在多个战线上进行了反击。总统沃洛基米尔·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在2月25日的视频讲话中称,有137名士兵与平民已经阵亡,还有数百人受伤。美国总统拜登针对乌克兰局势发表讲话,称“现在美俄两国关系已经完全破裂”,并将联合盟国对俄实施出口管控等多项制裁措施。英国首相与欧洲理事会均宣布将对俄罗斯实施制裁。


    3.jpg

    在莫斯科,警察在反对俄罗斯攻击乌克兰的行动中拘留了一名妇女,图片来源:美联社


    2月24日,国际博物馆理事会(The 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Museums , ICOM) 特别关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博物馆专业人员所面临的风险,以及文化遗产因这场武装冲突而受到的威胁。ICOM邀请民间社会成员与当地的博物馆联系,在可能的情况下,协助他们采取各种方式和方法来保护他们的建筑和藏品。此外,ICOM警告所有相关方对来自该地区的文化材料走私的潜在增长保持警惕。国际博物馆理事会将继续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以减轻乌克兰的遗产在未来不确定的日子里可能面临的任何潜在威胁。


    4.jpg


    此前,随着与俄罗斯的紧张局势继续升级,乌克兰的博物馆工作人员焦急地等待消息,一些靠近潜在前线的机构一直生活在混乱之中。敖德萨美术博物馆(Odessa Fine Arts Museum)的代理馆长科瓦丘克(Oleksandra Kovalchuk)在上个月的Facebook帖子中阐述了该机构是如何应对当前的威胁的。这座乌克兰黑海港口城市,对俄罗斯海军来说很容易进入,也非常接近德涅斯特河地区,这是邻国摩尔多瓦的一个亲俄地区。


    5.jpg

    敖德萨美术博物馆悬挂着乌克兰国旗,图片来源:© Oleksandra Kovalchuk/Facebook


    虽然敖德萨是一个以俄语为主的城市,但科瓦丘克说,“外部威胁正在使敖德萨艺术博物馆陷入困境”,该博物馆工作人员迅速转用乌克兰语通信。“谁知道我们国家边境上的十五万名军人/对语言的影响会比法律更大?”科瓦丘克说,博物馆已经评估了其安全系统,并 “弥补了我们注意到的所有漏洞”。她感谢警方“对博物馆的关注以及他们对博物馆和藏品安全的责任”。

    乌克兰国旗已被添加到博物馆的所有出版物中,并放置在博物馆的入口处,博物馆的标志现在也是国家的颜色。“也许有些人认为,博物馆现在应该远离政治”,科瓦丘克写道,“以我所有的专业知识,我想向你保证,情况并非如此。纵观历史,艺术一直是,而且仍然是政治的一部分,与公共生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2020年当选为敖德萨市议会议员的科瓦丘克也强调了艺术在安抚人们神经方面的作用。她规定博物馆在2月20日免费开放,以帮助“消除压力”。


    6.jpg

    KSOP的第二代成员将他们的工会命名为Gosprom集团,以纪念这座哈尔科夫的历史建筑,图片来源:Sergiy Bobok


    哈尔科夫摄影学校博物馆(Kharkiv School of Photography)的负责人谢尔盖·列宾斯基(Sergiy Lebedynskyy)通过电子邮件告诉《艺术新闻》:“我们仍然无法相信,这样的事情在欧洲发生了。这是非常可悲和令人担忧的。” 该博物馆于2018年启动,展示了驻扎在该地区的苏联时代的开创性摄影师的作品,包括国际知名的鲍里斯·米哈伊洛夫(Boris Mikhailov)。2021年,它是巴黎蓬皮杜中心收藏的乌克兰艺术作品的捐助者之一。

    “哈尔科夫是乌克兰第二大城市,距离俄罗斯边境只有40公里,”列宾斯基说:“在受侵的情况下,几乎没有可能迅速疏散城市,因为不幸的是,城市间的道路系统没有做好准备,在发生大规模疏散等事件的情况下会崩溃。由于博物馆的档案设施尚未完工,很大一部分藏品被存放在德国,这在此时是[幸运的]”,而乌克兰的作品 “可以用几辆货车撤离”,他补充道。“就在昨天,我们完成了展览空间照明系统的安装。在知道一切都可能随时崩溃的情况下,依照未来的计划工作,这有点奇怪。”


    7.jpg

    位于基辅的军器厂国家文化、艺术和博物馆(Mystetskyi Arsenal)


    奥莱西亚·奥斯特罗夫斯卡·柳塔(Olesia strovska-Liuta)是基辅军器厂国家文化、艺术和博物馆(Mystetskyi Arsenal)的馆长,该综合体位于基辅佩乔尔斯克修道院(Kiev-Pechersk Lavra)世界文化遗产附近的一座历史建筑中。她说:“有多种威胁,我们不知道哪一种会实现,从停电、缺乏网络连接到全面入侵。因此,我们试图为尽可能多的情况做准备。”

    柳塔说,她的团队 “将按照ICCROM(国际文化财产保护与修复研究中心)的建议和我们自己的后续应急计划行事”。同时,"如果这些威胁暂时没有发生",军器厂准备“在今年继续开展我们的活动计划”。她说,在即将举行的活动中,有一个来自白俄罗斯的当代艺术展览目录的Zoom演示,这个国家“承受着我们地区独裁政权的最严重压力”。在亚历山大·尤卡申科(Aleksander ukashenko)的政权下,许多白俄罗斯的文化人士在乌克兰避难,以避免被捕的威胁。奥斯特罗夫斯卡·柳塔说:“在乌克兰文化界有一个可悲的笑话,现在没有什么比写一份资助提案(grant proposal)更有疗效的了。”


    8.jpg

    2014年,俄罗斯吞并了乌克兰东部大片领土和克里米亚半岛,西方国家迅速谴责这一举动,实施经济制裁以阻止进一步的侵略。这也引发了国际博物馆的僵局,并就借给阿姆斯特丹地中海考古博物馆(Allard Pierson Museum)的斯基泰文物展开了法庭之争。该案件目前正向海牙的荷兰最高法院提交。自此以后,文化机构就一直被卷入争端。在该国已经陷入困境的文化领域,抵制成为西方策展人和机构关注乌克兰日益紧张局势的工具。

    近八年来,当两国在战争边缘徘徊时,美国和英国宣布,在莫斯科承认卢甘斯克(Luhansk)和顿涅茨克(Donetsk)——乌克兰东部两个由叛军控制的地区——为独立地区并向那里派兵后,他们将对俄罗斯实施新的制裁。

    “我们中的许多人已经有一段时间感到非常孤立了,”莫斯科的一位画廊主叶卡捷琳娜·伊拉吉(Ekaterina Iragui)说,情况已经越来越暗淡,“这一切都非常令人沮丧,特别是对乌克兰人民来说。”但是,她说,“将整个俄罗斯艺术界与政府的所作所为联系起来是非常短视的。” 


    9.jpg

    ▲Chto Delat, The excluded (2014), 图片来源:艺术家© Chto Delat


    俄罗斯艺术团体Chto Delat的成员维伦斯基(Dmitry Vilensky)说,许多俄罗斯人已经感觉到一种被排斥和幻灭的感觉,并补充说,东欧正经历被主要的国际和活动边缘化,如今年的卡塞尔文献展(6月18日至9月25日)。“似乎已经存在一种不成文的抵制,不仅仅是对俄罗斯艺术家——东欧地区[艺术家]在国际舞台上的存在感严重不足。” 


    10.jpg

    Art as a healer:成立于2021年的莫斯科画廊Spas Setun的讽刺性海报,图片来源:Spas Setun画廊


    莫斯科和纽约的Fragment画廊的管理合伙人安东·斯维雅茨基(Anton Svyatsky)指出,“近十年来,没有一家俄罗斯艺术画廊在[瑞士]巴塞尔艺术展上展出,”在巴塞尔艺术展的画廊页面上,莫斯科甚至没有作为一个城市列出。来自莫斯科的Regina画廊在2011年和2012年参加了巴塞尔艺术展。斯维雅茨基说:"大多数主要机构和媒体都没有给来自前苏联阵营的艺术家提供能见度,目前的地缘政治使这些国家的文化从业者与西方机构接触非常困难。"

    撰文/Sophia Kishkovsky,Dorian Batycka

    翻译、撰文/杨曜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立场和价值判断。